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惠仲娱乐惠仲娱乐城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尸雾小镇】01:遗忘

[複製鏈接]

341

主題

341

帖子

1069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069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长满锈斑的老旧火车厢内,一个少女双手环抱着腿,全身缩在座椅上  她看着车窗外的浓雾,微微颤抖地念着:「怎麽还不回来?」  「啪。」突然,一张男人的脸撞上窗户玻璃,他的脸苍白丶皮肤乾裂 得像是经过数十年风吹雨打,他的瞳孔呈现蓝色,还隐隐散发光芒。  「不要!」少女害怕地向一旁倾倒,跌坐在走道上。  「砰!」苍白男人厚实的手一击敲碎玻璃,碎片在手臂上划出伤痕。  血从伤口中冒出,但流动速度缓慢丶浓稠,颜色是接近黑的暗红色。  少女害怕的向後退,在她身後的走道上,却站了另外一个男人,身穿 黑色的僧服,腰上绑着白布,一头及胸的白色长发,红色的脸庞。  男人的声音空灵地像是透过另一个空间传来。  「等妳……很久很久了……」  「啊──」少女惊恐的尖叫着。  半夜两点钟,卧房的双人床上躺着一男一女,他们是夏瑜雅跟林楷杰。  夏瑜雅睡在右侧,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头旁,她闭着双眼正陷入梦乡, 平静的神情却突然一变,眉头紧皱,双手用力抓着棉被。  「呜。」夏瑜雅神情痛苦的呢喃:「不要……」  夏瑜雅的叫喊声越来越大,睡在她在身旁的林楷杰被吵醒,一转身便 发现夏瑜雅的异样。  林楷杰掀开棉被:「瑜雅,妳身体不舒服?」  夏瑜雅的双手开始在空中胡乱挥动,林楷杰赶紧抓住夏瑜雅的肩膀。  林楷杰摇动夏瑜雅:「瑜雅,醒醒!」  「啊──」夏瑜雅满头大汗的坐起来,衣服全被汗水黏在身体上,张 大眼睛低头喘气着。  「呼呼。」  林楷杰赶紧拿起床边的毛巾给夏瑜雅擦汗:「妳做恶梦 了吗?」  「嗯?」夏瑜雅喘息一会,等到呼吸平稳後,皱起眉头看着林楷杰: 「我又作了火车的恶梦……」  林楷杰是台北一间外商公司的业务经理,夏瑜雅则是同一间公司的美 日语翻译,两人同居五年时间,林楷杰不久前向夏瑜雅求婚,他们将 在三个月後举行结婚典礼。  隔天早上,夏瑜雅坐在餐桌前傻傻盯着盘子上的三明治看,一脸出神 的模样。  坐在对面的林楷杰说:「还在想昨晚的事?」  夏瑜雅右手肘放在餐桌上,手掌撑着下巴说道:「奇怪了,自从大学 毕业之後,我都没有再作那个火车恶梦,怎麽突然又梦到了?」  林楷杰起身微向前倾,右手掌摸着夏瑜雅的头:「可能妳最近在忙结 婚的事情,太累了,才会又做恶梦吧。」  「或许吧。」夏瑜雅嘟着嘴说道:「可是,常常做同一个梦,这样不 是很奇怪吗?」  「妳以前不是说过,这个恶梦只记得是在火车上,其他的内容都想不 起来?」林楷杰咬了一口三明治。  「对啊,印象很模糊。」夏瑜雅耸了一下肩。  「搞不好妳潜意识里,是对火车有种恐惧吧。」  林楷杰摇头笑说:「总之别想那麽多了,我们今天可是特地请假去试 婚纱呢,我的新娘!」  「是。」夏瑜雅甜甜一笑:「我的新郎大人!」  婚纱店,一间摆满镜子的房间里,穿着白色西装的林楷杰,坐在黑色 单人沙发上翘着右脚。  夏瑜雅则是穿着一身洁白的露肩新娘婚纱。工作人员站在夏瑜雅身後, 为她捧起长长的裙摆。  夏瑜雅张开双手说道:「你觉得这件怎样?」  「该怎麽说呢?」林楷杰皱着眉头,装作很困扰的模样:「不管穿哪 一件都是这麽漂亮,真烦恼!」  夏瑜雅笑着说道:「少来,快给我认真的建议啦!」  林楷杰轻轻一笑:「这一件感觉比前几件要好一些,比较衬托妳的气 质!」  「是吗?」夏瑜雅对一旁的工作人员说:「那就挑这一件吧!」  「好的!」  夏瑜雅到更衣间换下礼服後,便回到林楷杰身旁:「今天我要回彰化 老家整理东西喔,等一下载我去台北火车站。  林楷杰点头说道:「要不要我去帮忙收拾?」  夏瑜雅说道:「不用了啦,今天才礼拜四,你明天不是没请到假?这 样来回跑很累!」  「都怪这礼拜的业务太多了,老总只准妳连续休假,不肯放我走!」 林楷杰十分懊恼。  「没关系啦。」夏瑜雅笑说:「你周末再去彰化帮我载东西回台北就 好啦!」  夏瑜雅独自一人从台北搭火车南下彰化。她从小就是在彰化市长大, 一直到上大学才到台北生活。  夏瑜雅的家是一栋透天厝,她刚走到门口前,夏瑜雅的妈妈张美凤便 拉开大门小跑步地冲出来。  「瑜雅,回来啦。」张美凤喜孜孜地说着。  「对啊,爸爸在家吗?」夏瑜雅往家里张望。  张美凤露齿一笑:「妳爸从中午就一直在客厅等妳呢!」  夏瑜雅走进客厅,她的父亲夏勇背对着门口,坐在长沙发上看电视。  「爸,我回来了!」夏瑜雅笑吟吟地喊着。  「嗯。楷杰没跟妳一起回来吗?」夏勇微微转头,看着夏瑜雅说道。  夏瑜雅摇头说:「他明天还要上班,後天才会过来!」  「这样啊。婚纱照有决定什麽时候拍吗?最近几个礼拜好像没什麽好 天气。」夏勇说道。  「今天才去挑婚纱,还没选日子拍啦。」夏瑜雅笑说道。  「嗯,以後嫁人了,个性要收敛一点,不能够在像家里一样任性,以 後就是人家妻子了,做什麽事情要想清楚,还有……」  张美凤打断夏勇的话:「好啦,你怎麽那麽罗唆,有甚麽话晚餐的时 候再说吧。瑜雅搭很久的火车回来,还要整理很多东西。」  张美凤拉着夏瑜雅的手走上楼,她在楼梯间小声的对夏瑜雅说:「妳 爸他啊,听到妳要结婚的那几天都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每天在我耳边 问结婚要做什麽准备,紧张得要命!」  夏瑜雅笑道:「谁叫我是老爸的宝贝女儿!」  张美凤笑骂:「只是老爸的吗?」  「我当然也是老妈的心肝宝贝啦!」夏瑜雅靠在张美凤的肩上撒娇。  「嘴巴这麽甜!」张美凤打开二楼房间的门:「我把储藏室的东西也 都搬来妳房间,妳看看有什麽东西要带的!」  夏瑜雅已经搬出去住好几年了,所以房间内只剩简单的摆设丶文具, 还有一些国高中留下的东西。  房间地板堆了四五个沾满灰尘的纸箱。  夏瑜雅打开纸箱说道:「这麽多,里面都是些什麽啊?」  「什麽都有!」张美凤从纸箱中拿出一件小孩尺寸的亮片衣服:「这 件是妳幼稚园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服装,後来你老爸硬缠着幼稚园长, 把这件衣服买下来!」  夏瑜雅惊奇的拿起那件表演服:「居然还有这种东西啊!」  张美凤指着角落一叠册子说:「这些是妳从小大的照片,妳看要不要 带过去。」  夏瑜雅坐到角落翻开相册,里面的相片保存得非常好。  「好怀念喔,这是小学三年级去垦丁……还有这个是去合欢山玩,天 气冷到我直发抖,可是都没看到雪,我还记得车子在半路抛锚,坐在 车上都快吓死了。」夏瑜雅一边拿出照片一边回忆着。  夏瑜雅将翻过的相册重新排好,思索了一下,对张美凤说道:「妈, 这些照片还是放在家里好了,以後我想看可以回来看啊!」  「妳这孩子。」张美凤宠爱的摸了摸夏瑜雅的头,接着起身说道:「 这些东西妳自己来整理吧,我去楼下准备晚餐。」  「好。妈,我今天想吃糖醋鱼喔!」夏瑜雅拉着张美凤的手说。  「早就知道啦,有帮妳准备好。」张美凤离开房间,顺手关上房门, 让夏瑜雅静静的整理东西。  夏瑜雅转头看着这间房间,墙上挂着褪色的偶像明星海报,床头摆满 布偶娃娃。她走到书桌前,轻轻摸着桌面。还是学生的时候,夏瑜雅 就是在这张书桌上,每天苦读到半夜,只是为了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  「没想到,现在已经要结婚了。」夏瑜雅轻轻一笑,转头看着地板的 纸箱,卷起衣袖说道:「开始整理吧!」  夏瑜雅拿出一个乾净的箱子,把要带走的东西都装进里面,全是一些 极具纪念价值的东西。全家福合照,从国小到大学的毕业纪念册,历 任男友送的,却又舍不得丢的几个礼物。  「咦?这个书包我没有丢掉吗?」夏瑜雅从旧纸箱中拿出一个蓝色的 侧背包包,旁边用白色字体绣着彰化某所国中的校名。  「以前常背这个跑补习班呢。」夏瑜雅打开扣子,翻开书包一看,里 面竟然还放着一本小册子。   她将小册子拿出来,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是我国中写的日记,居 然会放在这里!」  今天来了个新的体育老师,看起来很年轻很帅,对女生都很温柔,还 把那些臭男生治得死死的!  夏瑜雅毫不客气吐槽十多年前的自己:「哈哈,现在这个体育老师, 大概已经变成秃头大叔了吧!」  夏瑜雅越看这本日记越觉得有趣,很多事情勾起了她久远的回忆,还 有些往事她都快想不起来了。  比如说,跟班上某个女生吵架绝交,结果过没几节课,两人就和好一 起去福利社买东西。    方龙今天又拉我的头发,讨厌死了!他如果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还是个长得很帅的男生啦。   「方龙,是谁阿?」夏瑜雅仔细的回想,却记不起来这个方龙的长相。  夏瑜雅继续看下去,发现日记里写了许多跟方龙有关的事情,将近一 半的篇幅是方龙的「观察日记」。    方龙今天历史考了九十八,他这一科好强喔!   今天是班际联赛,方龙盖了七班好几个火锅,他打球的模样真的好帅。 最後我们班拿到了总冠军呢!    夏瑜雅快速的翻阅小册子,读到日记的最後几页。    方龙放学把我约到後门,他说他一直很喜欢我,我害羞得跑掉了。  怎麽办,这是告白吗?我要怎麽回应?我好像也满喜欢他的!    「等一下。」夏瑜雅歪头,摸着额头说道:「没记错的话,我第一个男朋友, 应该是高中吉他社的学长。那这个方龙是怎麽回事?我怎麽不记得国中有发 生过这种事!」  夏瑜雅低头看着日记的最後一天,逐字逐句轻声念着:「明天放学後,我跟 方龙丶许妍真丶林裕仁丶周明哲丶林宗贤要一起去台中逛街,我决定明天坐 火车回彰化的时候,就给方龙答覆!」  「这些名字,我一个都不认识。」夏瑜雅看了看小册子的封面:「这是我的 日记对啊,笔迹也是我的,但是这些事情我怎麽一点印象都没有?」  「瑜雅,下来吃饭了!」这时,楼下传来张美凤的大喊。  「喔!」夏瑜雅大声回应,她把疑问放在心理,起身把这本奇怪的日记放到 书桌上。  夏瑜雅走下楼梯,来到一楼的餐桌旁,看着一桌子的料理说:「哇,有好多 好料的喔!」  「妳很久没吃到老妈的手艺吧,快坐下来吃!」张美凤端着一大碗汤放在餐 桌上。  「嗯!」夏瑜雅甜甜一笑,拉开椅子坐下来。  晚餐吃到一半,夏瑜雅放下筷子说道:「妈,妳记不记得我国中一个叫方龙 的同学?」  「方龙?」张美凤皱着眉头说道:「好像没听妳提起过,这个方龙怎麽了吗?」  「没什麽啦,只是突然想到。」夏瑜雅摇头说道。  「是以前的好朋友吗?要不要发喜帖给他,反正可以多赚一袋红包!」张美 凤笑道。  「我也记不清楚他是谁了啦。」夏瑜雅又再问道:「对了,那妳还记得我国 中有一次放学後跟同学去台中逛街吗?」  「那麽久的事情,怎麽可能还会记得。」张美凤笑道。  「也是啦。」夏瑜雅抿着嘴,有些失望。  「我记得。」夏勇突然说道。  「真的吗?」夏瑜雅笑逐颜开。  夏勇背靠椅子,双手抱胸:「妳国中的时候,有一次一个人跑去台中。」  「我一个人?」夏瑜雅愕然。  「嗯,而且那天妳晚上十二点才回到家,我跟妳讲话都不回我,慌慌张张 的把自己关进房间里。隔天早上,倒是很正常的跟我打招呼,好像不记得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担心了好一阵子,以为妳发生什麽事了。」夏勇说 道。  「这麽久的事,你怎麽记得那麽清楚?」张美凤惊讶地问道。  「那天被瑜雅的样子搞得一头雾水,去公司还莫名其妙被老板臭骂一顿, 所以就记得很清楚了。」  「为什麽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夏瑜雅满脸困惑。  所有的事情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夏瑜雅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记忆力, 偏偏夏瑜雅根本不记得日记上所写的事情,不管是方龙或是其他四个同学, 夏瑜雅对他们完全没有记忆。  to be continued ....    by 猫爵 Duke of Cat  https://www.facebook.com/dukeofelliott/   想方子设计 https://www.facebook.com/TDSLIMF/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5-22 14:20 , Processed in 0.080307 second(s), 23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