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惠仲娱乐惠仲娱乐城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诡志-暗黑便利店(2)

[複製鏈接]

475

主題

475

帖子

1473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473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到了,就是这一间!」  我透过车窗指着前面转角的便利商店,那里正是英山上班的地方。  路边刚好有一个停车格,老熊马上打方向灯,把车子停到格子里面去。  不过,当老熊把车子熄火後,我跟他迟迟都没有下车,那是因为在我们脑里所打转的,全 都是关於「一人捉迷藏」的事情。  一人捉迷藏是我跟老熊所一起经历的都市传说事件,简单来说,就是有位女孩被虐待致死 後,她的灵魂因为一人捉迷藏的仪式被招唤到布娃娃里面,仪式的地点则位於新德市郊区 的一栋废墟里。  但是因为进行仪式的人突然从废墟里逃跑,没有把整个仪式完成,就等於是好不容易让碟 仙现身,却没有让碟仙离开一样……这种行为导致她的灵魂被困在娃娃跟那栋废墟中,直 到我跟老熊进入那间废墟,把她带出来还她自由。  老熊本来决定把娃娃交给熟识的法师处理,但没想到娃娃竟然在回程的路上不见了。  而当晚,女孩竟然在我的梦中现身,我看到了她全身饱经虐待的伤口,也感觉到了她想报 仇的决心。  而她也真的报仇了,在隔天的新闻中,有名男子被发现在自家公寓遭刺杀身亡,而在被打 了马赛克的男子尸体旁边,就躺着那个娃娃。  我才知道……原来她得到自由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找虐待她的凶手报仇。  但之後就完全没有她的消息了,男子被刺杀的案件也成为悬案。  这位男子的真实身分其实是杀人凶手的事情,只有我跟老熊知道。  至於那位女孩的身份……虽然我在梦中看过她的脸,但那只是匆匆一瞥,也没有照片可以 比对,根本无法指认。  所以她的真实身份及尸体所在,到现在都还是个谜。  直到现在,她在这间便利商店里出现了。  「为什麽呢……」在副驾上的我开始喃喃自语,「为什麽会选择在这里出现?」  「在这里自言自语是没用的,等一下我们看到那个娃娃後,你再试试看亲口问她吧。」老 熊先打开了车门,决定杀入敌营,「反正先进去店里确认再说吧?我要先买个冰淇淋吃, 外面真的有够热。」  我们下车後,在逐渐走近便利商店时,我注意到有一大群的机车停在店门口。  那群机车的停车方式简直毫无公德心可言,他们不但每台都是用侧柱停,而且停车方式歪 七扭八有如抽象的俄罗斯方块,直接把人行道跟路边红线都给霸占了,要从店门口出入还 得绕过这些车。  而从机车的改装方式跟车身上所贴的贴纸来看,这群机车应该是同一夥人的,从这种无德 的停车方式,就可以大概想像出机车的主人们是什麽德性了。  走进便利商店里後,那群机车的主人果然在里面,大约七丶八个人霸占了座位区的两张桌 子,每个人都在低头玩手机,看起来都是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小夥子,桌上摆满了饮料罐丶 零食袋跟食物碎屑,他们一边玩一边从桌上拿东西吃,嘴里更不断喊着一些游戏用语。  「我不是说先打魔龙吗?怎麽只有我在打?人咧?」  「靠,刀锋躲在我这边啦,跑不掉了,妈的。」  「不要打他们的坦,先去杀後面的克里希跟凡恩啦,是要我讲几次?是听不懂吗?」  从这些用语中,不难猜出他们在玩的到底是什麽游戏,风海自己偶尔也会玩,但他们喊的 语气之激烈,好像玩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手机游戏,而是一场攸关生死跟荣誉的真实战役。  老熊看到他们以後,忍不住感叹道:「唉呀呀……便利商店里面开始有椅子可以坐以後, 这种真的把全家当成你家的人就变多了。」  我看了一下柜台,英山正在後面帮客人结帐,我先跟他挥了挥手,然後跟老熊一起到冰箱 里拿了冰淇淋过去结帐,顺便问英山:「那个娃娃今天有出现吗?」  「这样总共一百三十元喔。」英山接过冰淇淋并刷过包装上的条码,说:「当然啦,只要 我有上班,她就一定会出现,她现在在最後面的那个座位上,你们等一下可以去看……啊 ,总编你好。」  英山看到在我身後的老熊以後,赶紧跟他打了招呼。  我把钱交给英山,说:「那我们先去看看罗,等你不忙的时候再来聊。」  「没问题!」英山对我竖起大拇指。  我跟老熊结完帐後,在找位置坐之前,我们刻意到最後面去看了一下,果然看到在靠墙的 单人座位上,有一个布娃娃孤独地坐在椅子上。  看到娃娃的第一眼,我跟老熊心里原本还存有的一点点疑虑现在全都消失了,因为我们都 非常肯定,现在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一人捉迷藏事件里的那个娃娃。  「真的是妳呀,好久不见了……」我对着娃娃轻轻叹了一口气,「妳不是已经杀死凶手报 仇了吗?为何又现身了?」  对於我的问题,娃娃只是沉默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回答。  「看来人家现在不想理你。」老熊用手上的冰淇淋碰了我一下,「先找座位把冰吃掉吧, 不然等一下就融化了。」  现在店内除了那一大群专心在手游中厮杀的年轻人之外,并没有太多客人,我跟老熊很快 就找到座位,各自打开冰淇淋的包装开始挖来吃,但我的眼神仍忍不住飘向那个娃娃所坐 的位置。  「你觉得她为什麽会盯上英山?」老熊把一匙冰淇淋送入口中後,突然抛出了这个问题。  我摇摇头,直接承认自己目前什麽想法也没有:「我不知道,如果她这次的出现一样是为 了要报仇的话,就代表英山是杀她的帮凶……但英山怎麽看都不可能会是那种人。」  「嗯,再说,如果她真的想杀英山的话,英山早就死了,不可能拖到现在。」老熊把汤匙 从嘴巴里抽出来,用汤勺指着娃娃目前所坐的位置,说:「看来我们有必要查查看那个女 孩的真实身份了。」  「查得出来吗?」  「我会请在警界的朋友帮忙,看他有没有什麽线索。」老熊将汤匙用力捅进冰淇淋里,好 像在发泄什麽一样,又用力挖了一匙放到嘴里,「虽然那件案子已经过一段时间了,警方 对外宣称什麽都没查到,不过我可不信这一套,他们一定偷藏了一堆情报。」  老熊所说的,正是杀害女孩的凶手在公寓遇刺的案件,凶手跟女孩之间一定认识并有某种 关系存在,只要找到这层关系,就能确认女孩的身份了。  说着说着,当我跟老熊的冰淇淋都快要吃光的时候,英山适时出现在我们的桌旁,并送上 了两杯冰咖啡:「风海老师,熊总编,抱歉,我可能还要忙一下,这两杯先请你们喝。」  「没关系,如果你真的忙不过来,我们可以等你下班以後再去别的地方聊。」眼看咖啡已 经送到桌上了,我跟老熊也无法拒绝,只好先接受,并约好等英山下班以後请他吃晚餐。  英山接受了我们的请客,当他要回去处理工作的时候,他注意到了那一桌正燃烧着生命在 玩手游的年轻人。  当英山看到他们桌上满坑满谷的垃圾时,整张脸都皱成了苦瓜样。  虽说多数在便利商店用餐的顾客都会自动把垃圾拿去垃圾桶,不过还是会有没公德心的人 直接把垃圾弃置在桌上一走了之,最後倒楣的还是店员。  而此刻的英山,应该是预见了自己在收拾那整桌垃圾时的狼狈画面吧。  这时,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声音。  这声音所说的内容牵动了我丶老熊跟英山的神经。  「喂,你们看这个娃娃。」  一个染着有如彩虹般丶有七彩发色的年轻人刚从厕所里出来,正站在娃娃所坐的位置旁边 ,这时他已经一手把娃娃拎了起来,对着其他还在玩手游的同伴说:「哇靠,你们看她的 肚子,缝得有够恐怖的。」  彩虹男的同伴们似乎刚打完一场游戏,他们纷纷把手机放下扭动着脖子活动筋骨,并一边 拿桌上的零食吃,看到被提起来的娃娃後,他们也开始吐槽。  「干嘛啦?那麽丑的娃娃不要乱拿好不好,没看过安娜贝尔吗?」  「喂喂,你把人家捡回去的话,可是要负责的耶。」  彩虹男把娃娃丢到空中转一圈以後,再用单手接住,说:「可是我觉得她丑的很有特色欸 ,反正会放在这边也是没人要的吧?」  「抱歉,先生。」英山看着彩虹男,终於忍不住说:「可以请你把那个娃娃放回去吗?」  对方听到後,眼睛开始瞄向英山,他的眼神似乎对英山充满兴趣,但当中绝对没有善意, 「这是你的吗?」  「不是,但我相信那是有主人的,请你把她放回椅子上,免得主人回来找不到。」  「是喔?那好吧。」彩虹男作势要把娃娃放回椅子上时,手却一滑,让娃娃直接摔到地板 上,但这个动作不管怎麽看都是故意的,或许是不甘心被英山纠正而想刻意惹怒他吧。  彩虹男还刻意把滑掉的手停在空中,放慢语调,充满挑衅意味地说:「唉呀,对不起,手 滑掉了。」  彩虹男接着把手掌在裤管上擦了一下,就好像刚丢掉什麽脏东西一样,再走回同伴的身边 。  被这样挑衅的英山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他也跟着走到这群年轻人的桌旁,先是看了一下有 如战场的桌面後,然後用他最大的努力控制情绪,有礼貌地说:「等一下你们要走的话, 再麻烦你们把桌面的垃圾拿去垃圾桶,可以吗?谢谢。」  尽管英山在句末已经加上了谢谢两个字,但那些年轻人抬起头来看着英山的表情,就像是 写着:「你他妈到底在说三小?」  「你现在是要赶我们走是不是?」其中一名年轻人问。  「没有,我只是想请你们清理自己所留下来的垃圾。」英山说。  「啊这种口气就是要赶人啊!」  「什麽烂店啦!下次不要来这间了啦!」  「走了啦走了啦,玩不下去了啦。」  那些年轻人开始一个一个站起来,并一边起哄说要走了,不过他们并没有要收拾桌上的垃 圾,反而又把一些卫生纸丶吸管之类的玩意扔到桌上後,才往门口的方向离开。  刚刚跟英山杠上的彩虹男是最後走的,他先在喉咙里发出一连串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声响, 然後从嘴巴里吐出一口痰,有力又乾脆的落在桌面上。  那口痰落在桌上的啪达声,便利商店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彩虹男最後两手交叉,对着英山比了个奇怪的畸形手势,这才转身走人,他本人也许觉得 这样的动作很帅气,但看在别人眼里,只会让人想把他的人生打掉重练。  如我所料,店门口外面的那些违停机车果然就是他们的,他们嘻嘻哈哈地从车厢里拿出安 全帽,有几个甚至连安全帽都没有,就直接坐上机车准备飙上路。  而英山仍站在餐桌旁,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抱怨,就只是有点恍神地看着那些年轻人,然後 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的这一叹,也道尽了服务业的无奈吧。  老熊站起来走到英山的身後,伸手轻轻拍了拍英山的肩膀,关心道:「你还撑得住吧?别 动气呀。」  「总编,我不会生气的。」英山转过头来,勉强抽动嘴唇挤出一个笑脸,并挖苦自己:「 我是服务业嘛,客人就是我们的神呀。」  「那就好,别跟屁孩过不去。」老熊低头看了一下那恐怖的桌面,只不过眼神刻意避开了 那坨痰,「等一下让我跟风海一起帮你把这一桌的垃圾收掉吧,那群屁孩确实弄得太超过 了。」  接着,老熊徵求我的协助:「风海,一起来帮忙吧?」  但我没有空理老熊。  因为我正专心注意着另一个地方。  那就是空荡荡的地板。  因为原本被彩虹男故意摔到地上的娃娃,现在竟然不见了。  「喂,」我出声说:「有人看到那个娃娃吗?」  老熊跟英山意识到这点後,那满桌的垃圾反而不重要了,他们开始看着四周的地面,寻找 那个娃娃。  但那娃娃就是真的消失了。  「好怪……」英山抓着头弯腰在地上试图找出娃娃,一边说:「之前她就常常莫名其妙不 见没错,但那都是在我下班以後,这还是第一次在我上班的时候突然不见……」  这时,另一个突发事件再度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  碰丶碰丶碰!  突然的几声巨响突然从门口外面传来,接着是许多人的喧嚣声,我听出这是那群年轻人的 声音,便马上冲到门口去看是怎麽回事,老熊跟英山也跟在我後面。  在门口,那些违停的机车东倒西歪的在地上躺成一片,刚刚那群年轻人都被压在机车下面 ,其中又以彩虹男最惨,他的机车几乎面目全非,两条腿也被车身压着,他表情痛苦地想 把机车推开,但车身却像是完全崁进他的大腿骨里一样,怎样也推不开。  除了彩虹男以外,其他人几乎都是轻伤,这时已经有不少路人跑过来帮忙把机车移开。  可是他们刚刚一群人还好好的,怎麽会突然搞成这样?  在一团混乱中,我注意到有一个女店员拿着扫把站在我们旁边,全身上下还在发着抖,难 道她有看到事情的经过?  我看了一下她胸前的名牌,问:「妳叫静香是吗?请问妳刚刚都在外面扫地吗?」  静香惶恐地看着我,并将扫把紧紧抓在胸前,似乎因为太过害怕而对我有防备心,直到英 山来安抚她的情绪後,她才不再紧握着扫把。  「静香,没关系,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妳看到了什麽,可以跟他们说没关系。」英山用温 柔的语气说着,并把扫把从静香手上接过来。  「那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静香说,那群年轻人出来要骑车的时候,她刚好拿扫把要出来扫地,然後就听到机车中开 始出现撞击声,那名染着彩虹发色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麽开始骑车撞别人,不过依当时彩 虹男的表情跟动作来看,他好像也不知道为什麽自己的机车会突然暴冲,就好像有另一股 力量在操纵着油门跟龙头,而刹车却完全卡死按不下去……一阵横冲直撞之後,当静香回 过神的时候,就是眼前的画面了。  「所以是他的机车自己突然有意识暴冲了?」抓到这个重点以後,我像是理解了什麽,转 身跑回便利商店里。  「风海你去哪?」老熊跟英山在我身後问着,我回答:「回店里确认一件事情。」  我跑回店里後,马上来到那娃娃一开始坐着的位置。  果然,我猜对了。  老熊跟英山跟在我身後跑进来,他们看到眼前的画面,呆在原地。  那娃娃竟像是什麽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好端端地坐在那里。  「英山,」我说:「等你下班後我们需要好好聊聊了。」     ******   「总编,风海老师,你们说那个女孩子可能喜欢我是什麽意思?」英山问。  英山下班後,这次我们选择的地点不是便利商店,而是诡志出版社附近的老地方拉面店。  在面还没送上来之前,我跟老熊一左一右坐在英山的旁边包夹他,两人合力把一人捉迷藏 事件的经过告诉英山,并要英山理解一个事实:在那个娃娃内,确实有一个女孩子的灵魂 。  而且那女孩很可能喜欢英山,这原本只是夜猫子的臆测,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情後,我觉得 很有可能被夜猫子猜中了。  「不一定是喜欢啦,不过我猜八九不离十了。」我说:「你想想,那个娃娃从头到尾都是 针对你来的,她只在你上班的时候出现,又刻意攻击欺负你的奥客……如果要说这不是喜 欢你,那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形容了。」  「所以说……」英山谨慎地吞了一口唾液後,说:「我被她缠上了?」  「用『缠』来形容也太奇怪了,至少她没有恶意呀。」老熊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站到娃娃 那一方去了,竟然开始帮她说话。  「没有恶意?她今天才害一堆人受伤耶!」英山抓着头发,看起来非常自责:「而且那个 彩虹头的屁孩……你们有看到医护人员把他从机车下面拖出来的样子吗?两条腿看起来几 乎要断了耶!」  「你既然都叫人家屁孩了,干嘛还同情人家啊?」老熊皱起眉头,并用拳头敲打着桌面, 强调着:「那家伙用一口痰污辱了你的职业,对於这种家伙,你应该收起你的同情。」  「我赞同老熊的说法,那种人不值得同情。」我拿起桌上的麦茶喝了一口,决定转换话题 :「现在的另一个重点是,英山你跟那个女孩到底是什麽关系?她会针对你一定是有原因 的。」  英山无助的把手一摊:「例如呢?什麽原因?」  「也许你们之前认识也不一定。」我说,「她有可能是你的同学或是某种朋友之类的,这 点必须要再确认才行。」  「我的确有很多毕业後就完全没联络的同学啦……可是要怎麽确认呀?」英山又问。  老熊提出了目前唯一的方法:「只能从杀死她的凶手身上找线索了,我明天就会动用我警 方的人脉去查,看能不能查到那个女孩的真实身份。」  「真的……能查到吗?」英山的声音听起来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放心吧,查情报这一点,老熊是最专业的,而且呀……说不定那女孩也希望你快点想起 她是谁呢。」我想办法帮英山打了强心针,不过真相究竟会如何,谁知道呢?  那女孩跟英山之间的关系,真的就像我跟老熊所猜测的那样,只是单纯喜欢的关系吗…… 在查出来之前,我跟老熊也不敢把话说死。  这时,拉面端上来了。  第一次光临的英山还不晓得这间拉面店的美味,我跟老熊都叫他不要想太多,好好享受这 一碗面。  而至於那暧昧不清的真相,就等到明天再说吧。                ============================    诡志,下礼拜三见罗!     --  大家好,我是阿摊。  闹鬼的路边摊:http://batan.pixnet.net/blog  鬼话连篇路边摊: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5-22 14:19 , Processed in 0.078455 second(s), 23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