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惠仲娱乐惠仲娱乐城
查看: 0|回復: 0

[创作]长春22

[複製鏈接]

387

主題

387

帖子

1205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205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两人眼前的景色通通都消失了,那张令人怵目惊心的血脸又浮现在眼前。    他们环顾四周,不知什麽时候竟然已经移动到那何老爷的卧室,墨渊看着黑暗中那男 人身边似乎还躺着一个妙龄少女,两人均是睡得极熟,男人更是鼾声不止。    血中的脸就这样一直站在床沿注视着他,像是想将男人的脸孔刻入心中般,那张扭曲 的脸五官都显得十分平板,只有两只眼珠,死死地凸出来,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恨。    「何震禹你还我一家老少的命来!」血脸开口,翻来覆去都是这样一句话。    正当白灵与墨渊还以为这情况会持续到天亮时,本来在沉睡中的男人却忽然睁开眼… …    被叫作何震禹男人看到眼前的景象,表情僵硬片刻,随即爆发一串高声的尖叫,凄惨 的叫声中挟杂着许多片段的句子,「啊──是你!我杀得了你一次就可以杀你的二次!你 不要过来!」说着,人从床上一溜烟翻下来。    血脸并没有因为男人的话语产生任何情绪,仍是凸着双眼,从眼眶中一滴滴的流着血 ,「用你一条命给我女儿抵命,太便宜你了!她在生前是如何被你们凌辱,我要你们全部 还给她!」    话音落尾,那个方才被何震禹尖叫惊醒的少女抬头对上血魂的眼睛,瞪大的双眼跟着 流出鲜血,她张开嘴似乎想叫,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就这麽抽搐几下後,眼珠翻白往後 一仰,竟是活活吓得断气了。    何震禹眼看着她断气,脸上的神色更是惊恐,可说出来的话却更是嚣张,「装神弄鬼 !你是哪里来的东西,以为这样就可以吓死我?作梦!」他说着,抓起床上的玉石枕头就 往血魂丢,通体碧绿的枕头击中脸的中央,却穿了过去,最後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墨渊看这人命在旦夕,却还兀自逞泼,不由得略带嘲讽地说:「做了什麽事情还什麽 债罗,你也乾脆点,不要白费力气,大呼小叫的。」    白灵朝墨渊扫过去一眼,罕见的没说什麽,还好像微微点头同意着。血魂倒是完全没 有想管他俩的意思,他的目光始终盯着何震禹,「你亲手养育他十几年,只因为不是你的 孩子,就要这样对她?逼死我妻子,又让人毁她名节,就因为她是我的女儿?」    何震禹见玉枕头打不到血魂,这惊吓更是不轻,态度却仍旧是嚣张,「让老子免费帮 你养孩子,哪有这麽便宜的事情,那婆娘敢这样算计我,她就要付出代价,你们一家都要 付出代价!」他语调高昂的说着,不一会儿,又从地上捡起鞋子,痰盂什麽的一阵乱丢。    这阵乒乒砰砰的声响惊动府宅里的其他人,顿时整条走廊上丶数间房里都点起灯火, 隐约听得有人走来的脚步声。那血魂最後深深地看了男人一眼,脸的轮廓逐渐变淡,渐渐 消失在空中……    白灵有些讶异的看着那东西的身影消失,「就这样走了?」    墨渊答腔:「来人了啊,他又不是你我,没有实体待在这也没啥作用。」他们俩说着 话,同时也将自己的身形隐藏,等何震禹再抬头向四周张望时,已经全然看不见两人的身 影。    薄薄的木门很快被人从外推开,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夥子,他手里拿着油灯,照着 男人铁青的脸色,「老爷,你这是咋啦?」    何震禹乍然见到光,又看见小夥子,伸手紧紧的拉住他的衣襟,「你丶你方才有没有 看见什麽?」    小夥子困难的搔搔头,「没有啊,老爷您的房里动静太大了,总管叫我来看看,老爷 您这是怎麽啦?」他手中的灯火一偏,这才看见倒在何震禹身後的那名女子,她的双眼瞪 大,脸色灰青,一眼看过去就像是具尸首,吓得那小夥子手里一抖,油灯砸在地上匡当一 声,伴随着他的大叫。    「啊唷喂!不得了啦!死人啦!」丹田十足的大喊引来左右早已点起灯来的几个厢房 ,人群鱼贯般纷纷朝这聚集,刹那间房里就被人挤的水泄不通,伴随而来的是几声此起彼 落的尖叫与议论声,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眼看血灵已经退去,现场又吵杂不堪,白灵用手肘顶了顶墨渊就想离开。却听见墨渊 看着何震禹说:「咦?我看他还有十年阳寿呢,这是为何?」    白灵依言看那个如今被人们搀扶着离开房间的人,脸色已经从铁青稍稍恢复了些,只 是嘴里仍不忘念叨着有鬼啊,那个男人没死,要来找我报仇了一类。    远远地,那张染满鲜血的脸出现在深黑色的夜里,渗血的双眼像是流不乾眼泪,血红 的痕迹在地上凝聚成一圈圈血红的湖泊,无声看着人群。    墨渊说:「这可不行,我们得帮帮他。」        ※        昨日闹的极晚,好不容易等天都放光,人才逐渐散去。可是何府死人一事一下子便在 镇上传开了。天色刚亮,便见到几个官府打扮的男人陆续进入屋内,到底谈了些什麽白灵 与墨渊也没去听,但他们却明明白白看见何府老爷送走官差後,回头便差人请来了许多道 士,僧侣,甚至还有些看来不伦不类的人,也搞不清是表演杂耍还是驱鬼。    那群人一律挤到何老爷的房内,有的念经,有的开坛,还有在旁边蹦蹦跳跳唱歌的, 墨渊与白灵在房梁上看了好一阵子都没看出什麽名堂。而就在这群挤到屋内的人中,有一 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他并没有像众人一样当即做法一显神通,只是在屋里转了一圈, 随即离开房间,走到了宅府的院子里。    墨渊一看这人就觉得不好,当下追了上去。白灵本来还趴在梁上看下头那群人打趣, 忽然看墨渊的身子追出屋外,跟着也追了出去,一面问:「怎麽了?」    「那个人有蹊跷。」    白灵打量着那人,那人也正巧在这时回过头来,朝两人站着的位子一扫。墨渊见他这 个举动,压低了音量说:「他好像看得见我们?」    白灵也有这种感觉,只是那人扫了一眼,很快又转回身继续往前走,一直沿着长长的 回廊,走到砌石假山,流水小桥的林园。    何府不愧是镇上首富,那院子里除了一个极大的水池,上头蜿蜒回绕着红顶凉亭,水 池中更种满各色莲花,现下正是初春,几朵花开的早了,点点零星的座落在池面。    年轻的男子走到湖面中心那个凉亭,墨渊跟白灵却不敢走的太近,只好站在离男子有 数十步的距离,静静看着。    男子在庭中央像是与谁说话,但两人看得明白凉亭内并没有人,甚至连堪称怨魂的意 念都没有。这怪异的行为持续数刻,然後他从洁白的衣袖中掏出一个白玉做的乌龟,那块 白玉雕的乌龟栩栩如生,像是滢滢发着光芒。    男子突然随手一甩,将玉乌龟丢到了池中心,随後又沿着曲曲绕绕的回廊,离开了何 府。    白灵跟墨渊跟着他到大门,都没搞清楚这是怎麽回事。两人对看一眼,只见墨渊用嘴 型说了个:「追!」同时解除了隐身的咒法,大步跟上那青年。    「我说这位兄台,请留留步。」待白灵追上墨渊的动作,他却已经拍着男子的肩膀, 把人拦下了。    年轻男子转头看见墨渊笑出一脸白牙,像是十分热情的神情,不禁有些疑惑,「怎麽 了吗?」    「我们是想向您请教一下,何府是发生了什麽事情?为何突然间请来这麽多道士和尚 呢?」    男子一听何府两字,眼神顿时变得有些防卫,「你问这要做什麽?」    「兄台你别误会了,我其实也稍懂些五行八卦之类的,我看这何府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啊,你才从里头出来,不知道有没有看见什麽?」    他一听他这样说,虽然心下还有几分怀疑,却松了口,「何府刚买回来的姨太太死了 ,你没听说吗?」    「这我自然知道,可我说的不是那个姨太太,你当真没看见其他蹊跷之处?」墨渊说 着,那双绯红的眼睛不住上下扫视着男人,像是有些挑衅的意味。    男子对这眼神也是莫名其妙,可愣了一下却忽然想到什麽般说:「你想打探什麽?」    这时候一直晾在一旁的白灵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忽然抢过墨渊的回答,说了句不阴 不阳的话,「万物都有因果,你明明知道,为什麽还要帮助恶人逍遥於因果之外?」    墨渊没想到白灵这麽直接就把底牌掀了,当下愣着。那男人起先也是愣着,随後却说 :「我不知道什麽因果,我就是救人,难道你们看着妖物横行,也都见死不救吗?」    白灵没等墨渊回过神,再次抢道:「你救了他,他却再去害别人,这难道也是你的善 心?」    墨渊这下可真是惊到了,他从没看过白灵跟个陌生人说超过一句以上的话,更没听他 一句的话说超过五个字的,这会儿不知是哪里出问题了,一下子话却比他还多。    那男人顿了顿,却没有再说什麽,转头离开了。白灵见状也不追上去,只是对墨渊说 ,「他就这麽走了?是不再干扰血魂复仇的意思吗?」    原来他虽然凭着一股反射的念头,上前说了这麽一串,但是终归没跟人打过交道,连 自己到底有没有说服对方也不知道。    墨渊搔搔脑袋,「我想……他这举动大约……是所谓的好男不与女斗吧。」    白灵只看着那已经消失在巷弄的身影,连墨渊的揶揄都忘了。                --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镜文学: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1712 FB粉丝页: https://tinyurl.com/y8g53fx8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5-22 14:24 , Processed in 0.074537 second(s), 23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