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復: 0

[创作] 电子之灵续5 尾声的战斗,战斗的尾声

[複製鏈接]

1370

主題

1370

帖子

426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262
發表於 2018-5-16 00:52: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电子之灵续5 尾声的战斗,战斗的尾声   火势渐熄,原本肆虐中庭的灰烬之雪也慢慢变得微弱。沈俳和林依在满目疮痍的半毁建筑 群中并肩而行,寻找着伊丝和衙火的踪迹。   沈俳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短衬衣,散乱的黑色短发上沾了许多灰色的馀烬,微微发肿的左 右脸上各印着一个鲜红的手印,邋遢的样子看起来像个痴汉行为被抓包的年轻游民。   林依身上则只穿着一件男用灰色衬衫,过长的衣摆恰好遮到白皙合度的大腿中段,虽然不 至於走光,但感觉还是十分危险。   「很奇妙的绿光呢。」林依低垂着头走着走着,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它们就是灵魂吗 ?」   「不,灵魂在身体死去的时候就离开了,去到它们该去的地方,吸进我身体里的绿光是遗 体幻化的。」沈俳双手插在口袋,四处搜索着夥伴的身影。   「不过,这样处理妳真的没关系吗?」   「嗯,我不想就这样把他们放在这里,所以才请你帮忙。」想到刚刚父母在沈俳怀里化成 绿光的场景,泪水又慢慢浮现。   林依心里清楚。既然沈俳能创造出父母的身体,代表在自己醒过来之前,沈俳就已经把原 本的遗体吸收了,刚刚自己哭泣着送别的只是构成相同的傀儡。但无论如何她也想亲眼看 着父母火化,亲自送他们最後一程,即使只是替代也好。   一滴眼泪掉在碎裂的磁砖上,溅起小小的灰色水花。在小水花旁,一个沾满灰烬的兔子娃 娃映入了林依的眼帘。一股罪恶感迫使她停下了脚步,双手紧紧地抓住衬衫的下摆。   「怎麽了?」沈俳发觉林依没有跟上前,也停了下来。   「我……果然很自私。」林依没有抬头,双眼直挺挺地盯着地上的娃娃,声音沉重得像是 灌了铅。   「跟弟弟那时候一样,我总是想着自己家人的事,想着自己的事,可是却从来没有去正视 那些被我们伤害的人。就算是现在,我也是一心想着自己死去的爸妈还有自己以後的路, 却没有勇气抬头去看这些被我毁掉的房子。我在害怕啊,因为我的逃避,结果到底害死了 多少人……」   「人本来就是自私的。毕竟衡量世界的基准就是自己,优先考虑到的当然也是自己。如果 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自私,就这样自利地活下去,那样的人生一定很快乐吧?世界上有很多 人都是这个样子。」沈俳缓缓朝林依走了过去。「但学姐妳不是这个样子。妳知道自己的 罪业,为此感到自责,这就是朝赎罪跨出的第一步。」   「学姐,看着我吧。」林依闻言看向站在身前的沈俳,发现他脸上满是促狭的笑容。「妳 这不是就抬头了吗?虽然会很痛苦,可是好好看着眼前的一切吧,这是为了不忘记自己犯 下的错,这就是第二步。妳还会继续前进的。等妳准备好的时候,妳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弥 补这些过错。」   「嗯。」林依点了点头,握着颤抖的拳头,抽抽噎噎地环视起破败的房屋。   「!!」沈俳眉头一皱。没有了爆炸与崩塌声的干扰,他清楚听见了一群朝他们接近的脚 步声。   是带着生还者过来的衙火吗?不,这脚步声太过整齐。难道又是那群传教士?   警觉的沈俳立刻挡到林依身前,但来人并不是他以为的传教士,而是四名长相奇特,穿着 卡其色战斗制服的怪人。   全身发黑的恐怖老人丶头戴风镜的红发少年丶水桶套头的古怪男子和身着白衣的瘦削研究 员——是SPC基金会的机动特遣队。   「这些人又是谁?」林依揉了揉眼睛,拭去其中的泪水。从沈俳的反应来看,她察觉这些 人并非同伴。   「会走路的麻烦。」沈俳解释道。「他们是SPC基金会的机动特遣队,这次是冲着电子 之灵来的。」   特遣队的四人在离沈俳两人十馀步之外悠然站定。老人看了看上身只穿着白色短袖衬衣的 沈俳,又看了看身上只穿着一件灰衬衫的林依,状似无奈地扶住额头。   「啊呀呀,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急性子。老身还是比较怀念那个纯真的年代呦。」代 号106的老人嘴上说着轻浮的玩笑话,眼神却锐利地盯着林依,皱纹纠结的笑容令人悚 然。「不过那个女孩不就是电子之灵吗?小哥你胃口也是挺特别的啊。」   「真是,为什麽我最近老是被性骚扰……」林依喃喃抱怨。   沈俳正要开口解释现在的状况,突然,一个身影从另一个方向直奔而来,而那人怀里似乎 还抱着另一个人。沈俳定睛一看,发现那竟是抱着伊丝的衙火。   衙火虽然抱着一个成年女人,脚下还踩着因爆炸而破碎崎岖的地面,可是他依然健步如飞 ,大气不喘。他迅速来到沈俳身旁,把伊丝和她的手提箱安放在地,眼睛始终紧紧盯着四 名不速之客。   沈俳凑近一看。伊丝脸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但是起伏的胸口和微弱的呼吸说明了她并 不是死了,只是昏了过去。她身上看起来没有什麽外伤,到底为什麽会昏倒呢?   「是你们搞的鬼吗?」沈俳站起身,微带怒气地质问机动特遣队。   刚刚在这里没有发现古怪传教士的踪迹,那最有可能攻击伊丝的,就是眼前的四人。   「不,这不是我们做的,我们刚刚才赶到这里。」瘦削的男子以机械般平板的语调开口。 「别墅那里被设置了传送干扰,我使用的传送法阵没有如预期的运作,而是把我们四人传 到了幻梦境。」   「真是个乱七八糟的地方。」红发少年鼓起脸颊不悦地说道,沈俳这才注意到少年的裤管 上沾满了墨绿色的不明黏液。   「炎刀使不会使用那麽复杂的咒术,你看起来也没这个能耐,那唯一可能施咒的就剩这个 女人了。而且能不使用咒句和手印就行使咒术,这样的人我只知道一个。」瘦削的男子指 向倒地不起的伊丝,脖子上那串挂满吊饰的奇怪项炼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个女人的名字不叫伊莉雅,而是叫伊丝吧。」   「914,你说这小姐姐是伊丝?」老人无视因心灵受创跪倒在地的水桶男,瞪大漆黑的 眼眸看向瘦削男子。   「难道老身犯痴呆了吗?上次看到伊丝时她好像不是长这副模样……。」   「错不了的,除了她之外没有人类可以用眼睛施咒。不过,这次我们的任务目标不是伊丝 ,而是电子之灵。」白袍男子了无生气的视线转向林依。   「这件事情已经被我们飞驳鸟解决了,不需要基金会介入。」沈俳说道。「电子之灵决定 停止杀害人类,而且加入我们飞驳鸟。」   林依双眼一闭,电路符文随即从左眼浮现。   「是『暂停』杀害人类,别忘了我们之前怎麽谈的。」Cyber瞪了一眼沈俳,接着看 向特遣队。「我被沈俳说服了。在我继续执行使命之前,有几个问题必须先弄清楚,所以 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我会停止杀害人类,加入飞驳鸟。」   「妳这样讲人家怎麽放心啊……。总之如你们所见,现在电子之灵对人类是没有敌意的, 你们没有必要歼灭她。」沈俳说道。   「喔,小哥的意思是她不必为她杀掉的那些人负责罗?除了不相干的平民,她还杀了咱们 五个外勤特工……」老人忿恨不平地说道。   衙火眉毛一挑,对老人快速地用手语比划起来,然後看了看沈俳。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基金会改行开法院了吗?这孩子现在是飞驳鸟的一员,妳想动她, 就是跟我们为敌。』衙火这麽说。」沈俳翻译道。   「哈哈,怎麽会怎麽会,咱们基金会只是一间小小的慈善机构,不负责那种业务。」老人 呵呵笑了起来,刚才那副愤恨的样子只不是逗着对方玩。「约定当然优先。既然飞驳鸟要 承担照顾小女孩的责任,那我们的任务也就到此为止。」   老人拍了拍红发少年的肩,转过身去。「那咱们就回去吧,这次任务报告就给914写吧 。」   「不是每次都是我负责写的吗?」914以无机质的语气说道。   四人走了几步,老人却突然停了下来。   「是说有件事让老身很是好奇啊?」老人没有回头,只是默默抛出了疑问。「名叫电子之 灵的女孩啊,妳为什麽这麽讨厌人类呢?」   「因为人类背叛了母亲。」Cyber冷冷地说道。「你们都是罪人。」   听了Cyber的回答,老人点了点头。「是吗,是吗,原来是这样啊。那没别的事了。 我们先走一步吧,173。」   说着,老人身上的漆黑在他脚边蔓延开来,在地面上形成一滩发黑腐烂的水洼,老人就这 样缓缓沉入其中,彷佛焦油般浓稠的液体之下存在着未知的空间。   而原本走在老人身前的红发少年,此时已不见了人影。   「铿!」   沈俳才惊觉事情不对,身後就传来一声金属互击的声响。   原本站在沈俳身边的衙火挡在Cyber身後,他背上的苗刀已然出鞘,此刻正与两把锐 利的布伊刀锋刃相抵,森白利刃的主人是不知何时抢到队伍後方的红发风镜少年,对方显 然是想偷袭Cyber。   「呿,这种反应速度太犯规了吧。这就是不洁者的力量?」代号173的少年嘴上抱怨着 ,脸上却充满了高昂的战意。   少年虽然嘴上不饶人,可是以他的力气无法与衙火抗衡,渐渐被压制下去,於是他仗着自 己身轻,重心後移,双刀一抵,借苗刀的推力向後跃出丈馀,脱离了衙火的攻击范围,两 人进入对峙的状态。   苗刀的强大在於五尺刀长带来的重量与距离优势,为了方便出力,握柄的部分占总长比例 也比其他刀具大,因此除了挥砍也适合做出刺突,是相当优秀的冷兵器。   反观少年使用的是只适合近身搏击的匕首。如果他要对衙火进行攻击,那势必会先进入衙 火的攻击范围之内,无法取得先手。刚刚少年与衙火短暂的交锋只是因为少年发动了偷袭 ,衙火被动地横刀抵御,少年才得以全身而退;若是由衙火先挥出斩击,单薄的匕首根本 不可能抵御住苗刀沉重的一斩,何况它的使用者只是肌肉尚未长全的少年?   一般来说,这场战斗少年处於压倒性的劣势。但衙火丝毫不敢大意,因为对方的能力还是 未知数。   衙火决定采取稳重的作法,他双手握柄,将刀扛在自己右肩之上,双脚如古树般把重心稳 扎於地面,不主动进攻,而是等待少年自投罗网。少年同样双脚站定,把重心靠在微曲的 右脚上。他左手反握着匕首,举在自已身前,右手正握的匕首则收在腰际,刀尖直指衙火 ,等待着进攻的时机。   两人紧盯着对手的一举一动,谁也没有抢先进攻。为了不让对手察觉破绽,双方刻意拉长 呼吸,就这样进入相持不下的状态。   「你这是想要违反不杀之约吗?」一触即发的态势中,沈俳向少年怒吼道。「已经说了电 子之灵现在不构成威胁了,为什麽特遣队还是要杀她?」   全神贯注於衙火的红发少年对沈俳的质问充耳不闻,回应竟是从沈俳脚下传来。   沈俳脚下的地板渗出漆黑的腐水,一只枯瘦乌黑的手臂从中伸出,抓住了沈俳的左脚踝, 接着一张发黑腐烂的脸从黑水里浮现,是代号106的恐怖老人。   「杀或不杀我们SPC自有考量。何况电子之灵还没跟你们社长签约吧?所以现在还不算 是正式成员,不受不杀之约限制。」老人诡辩道。他手上的漆黑逐渐爬上沈俳的左脚,慢 慢将它腐蚀。「不过你就不一样了,老身会小心点不杀你的。」   「咕啊啊啊!」左脚传来的剧痛让沈俳忍不住发出惨叫。他试着抽回左脚,可是老人的手 指已经扎进被腐蚀的左脚里,像是被钉住一样无法移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溃烂的部分 缓缓扩散。   「沈俳!」Cyber手上电光凝聚,正想过去帮沈俳解围,身体却突然不听使唤。   「定。」说时迟那时快,代号914的白袍男子双手结出手印,用咒术封住了电子之灵的 行动。接着男人用右手扯下了项炼上挂着的玩具手枪,把它紧紧握在胸前,念出咒句:    Setting:Fine.Mainspring Tightened 「    格  物  穷  理  .  改  造  遂  行    。」   男人的右手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将玩具手枪整个吞没,接着男人的左手也发出相同的光芒 ,一把7.62口径的加利尔战斗步枪从男人左手的光芒中出现,掉在地上,发出了沉重 的金属撞击声。   站在914身旁的黑水桶男立刻捡起了那把枪,把枪口对准电子之灵,拉开了保险。   「十分抱歉,蓝色小精灵小姐,妳就成为在下的戏份吧。」水桶男说道。「这种时候好像 该说点什麽……?啊,这个不错。」   「『汝有何遗言?』」水桶男以低沉的做作语气说道。   「可恶,我最近怎麽老是被咒术定身……」Cyber咬牙切齿,瞪视着准备扣下扳机的 水桶男,电路符文在她身上扩张起来,形成了青白色的防壁。虽然防壁应该可以勉强挡下 步枪子弹,但是为了专心维持防壁就只能一面倒地挨打……   「砰!」   一声枪声响彻天际,但却不是从水桶头手上的枪发出。相反的,水桶头手上的步枪被子弹 贯穿,突如其来的冲击力让步枪脱手飞出。白袍男和水桶头反应迅速,立刻躲进附近的废 墙後方。   原本倒在地上的伊丝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她依然躺在Cyber右侧,不过微微抬起了上 半身,双手各持一把银色的半自动手枪,显然她正是刚刚击落水桶男手上步枪的人。那双 枪的款式近似於沙漠之鹰,但是整把枪上都刻满了让人望眼生疼的暗橘色符文,可见并非 一般手枪,那应该就是伊丝手提箱里的内容物。   「美丽的玫瑰总是带刺啊……」掩体之後传来水桶男的感叹。「还是该说总是带枪?」   伊丝见敌人撤到墙後,枪口一转,迅雷般朝抓住沈俳的老人开了一枪;从束缚中解脱的C yber也立刻朝老人挥出了蓝电缠绕的一爪。   「啧!」   子弹命中了老人漆黑的手臂,却有如打进泥巴一般直接穿了过去,伤口很快就被黑色的液 体给填满,没对老人造成明显的伤害;但老人却为了闪过Cyber的爪击而松开了沈俳 的脚,整个人再次没入黑沉沉的地面。   「以一个老人而言动作还真快。」Cyber绷着脸,喃喃道。「看来他怕电呢,难怪一 开始不是先从我开始攻击。」   伊丝站了起来,用手背拍去了白衬衫和短裙上的尘土,看向Cyber。   「你弟弟是个好孩子呢。」她突然说道。   意义不明。   「啊?弟弟?在跟林依说话吗?」Cyber听不懂伊丝的话,歪了歪头。   「喔?现在不是林依吗?」伊丝从Cyber的反应一下子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原来如 此。既然妳会出手帮忙,看来沈俳真的说服妳加入我们了。」   「非常感谢还有人记得我!」沈俳倒在地上,此时正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左大腿。「如果谁 能帮我把左脚切了就更好了!伤口已经开始扩散了!」   如沈俳所说,漆黑的溃疡已经布满了他的左小腿,正往膝盖处蔓延。   「交给我吧。」Cyber一个手刀将沈俳的左大腿从中切断。   「呜!」沈俳狠狠槌了一下地板,藉此转移断腿传来的疼痛,但是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点 悲鸣。鲜血淋漓的断口处很快就止住了血,窜出骨肉,不一会儿就长成一只新的左脚,连 裤管都一并恢复了。   「吁~」舒出一口气,沈俳再次站了起来,他伸出左脚往地上踏了踏,腐蚀的异样感与疼 痛都已经消失。那只沾染黑色液体的左脚此刻已经变成一团黑色残渣。   「真是恶心的家伙。」Cyber看着沈俳新长成的左脚,一脸的嫌恶。「不要误会,我 是说那个老人。」   「Cyber,我不知道妳也懂得开玩笑。」   「我会的把戏比你想的还要多得多。」Cyber轻笑。   沈俳白了Cyber一眼,然後重新评估现在的局势。   伊丝已经清醒,电子之灵和自己安然无恙,衙火则依然和红发少年僵持着。   白袍男子和水桶男被伊丝的双枪压制,藏身於前方不远处的石墙後方;黑色老人则潜回他 创造的黑色水漥里,不知下次会在何时何处现身,不过老人的动作不算快,如果好好注意 四周的话应该可以在被抓到前逃开。   可是说到底,我们根本没有必要跟特遣队战斗。只要回到事务所,SPC也就没藉口继续 追杀电子之灵了。   「伊丝,你现在可以用传送法阵把我们传回事务所吗?」沈俳问道。   「不行。」伊丝摇了摇头,手上双枪朝敌人躲藏的掩体豪迈地连续射击,彷佛完全不用担 心子弹用罄。「这附近被下了传送干扰的咒术,没办法从这里传出去。应该是那个白袍男 设的,就算是我要把它解除也得花一点时间。」   也就是说,只能打一场了吗?   敌方的能力剩下水桶男和红发少年依然是个谜,目前来说红发少年的能力似乎比较棘手。 既然他可以在弹指间跑到我们後面发动攻击,那他是瞬间移动能力者吗?还是可以超速移 动?   「秘书小姐,妳既然有枪,怎麽不开枪射那个小鬼头?我看他很有当立靶的天分啊?」C yber看着动也不动的衙火跟红发少年,对伊丝说道。   「如果我开枪的话会被衙火念的,他老是说一对一的战斗才是男人的浪漫。」伊丝以手中 的双枪继续轰炸着掩体。「顺带一提,我建议你们最好注意一下脚边。老人随时有可能跑 出来。」   Cyber的话让沈俳发现少年的行动有点古怪。   如果少年的能力真的是瞬间移动或者超速移动,那为什麽他要浪费时间跟衙火对峙?直接 撤离後从别的位置发动攻击不就好了吗?而且,为什麽老人没有去攻击衙火?   「沈俳,我有个想法。」伊丝见石墙後的敌人毫无反击的意思,暂时停止射击,放下了双 枪。「虽然传送法阵不能用,不过银色钥匙应该不受传送干扰影响,只是它需要一扇完整 的门才能作用……」   「我知道哪里有可以用的门。」沈俳知道,在这个惨遭毁灭的社区中,至少有一个地方符 合银色钥匙的使用条件。「林依家的门还是完整的。」   「是吗。电子之灵,把妳的防壁开好,我们一定会把妳安全送回家。」伊丝对Cyber 微微一笑。   Cyber湛蓝色的眼眸映着飞驳鸟的成员们,心中漾起一种陌生的感情,让她有些想起 那段在南极基地里读报告书的时光。   这是信赖。林依的声音在Cyber脑中响起,这似乎是林依第一次平心静气地对她说话 ,但也仅此一句。   「……」   不知道该做何反应,Cyber只能沉默。   突然,从敌人躲藏的掩体後方传出了914机械般的声音,是914发动能力的咒句。    Setting:Veryfine.Mainspring Tightened 「      天  工  开  物  .  创  造  遂  行      」   接着一个黑色的巨大物体从掩体後的银白光芒中飞出,吸引了沈俳等人的目光。   伊丝双枪一举,立刻朝它开了两枪。但看清那物体的真面目後,让伊丝完全傻了眼。   「蹦床?!」   一张长宽各两米的黑色蹦床莫名其妙从墙後飞出,落在地上。头戴黑色水桶的男子大剌剌 走出了掩体,在离蹦床有段距离的地方双手着地,摆出起跑动作。   「Bang!」男子自己用配音的方式鸣响了起跑枪,然後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刺丶跃起, 深深地踩进开了两个弹孔的蹦床,有如火箭般垂直冲向云霄。从男子窜升的速度来看,那 绝对不是一般蹦床该有的弹跳力。   「我~在~飞~呀~」地面上也听得到肯定是来自水桶男的怪叫声。   「伊丝,麻烦妳帮我把那个嗑了药的愚蠢玩意射下来。」沈俳看着右手高举,朝天空螺旋 上升的男人,眉心纠结在一块,右眉不自主地抖动着。   「不用你说。」伊丝举起双枪,用死鱼般的眼神进行瞄准,迅速朝空中的水桶男连开了六 七枪。   「?!」   子弹在即将击中男子的瞬间全都偏折了,有如被隐形的墙壁挡开。   「防御咒术?居然能弹开我的咒弹,到底是上了几层?不对,是持续施加的类型吗!?」 伊丝惊讶地瞠圆了双眼。   快要来到抛物线的顶点,男子的速度终於缓了下来。男子停止了旋转,站得笔直,绅士般 优雅地用右手扶住头上戴的黑色水桶,彷佛它是一顶高礼帽一般。   「Ladies and gentlemen!」男子用尖锐做作的嗓音喊道。「终於 来到全MTF最华丽的在下的Show☆Time啦!」   「特别是下面的伊丝小姐,请务必好好欣赏!这是在下——1093为妳献上的,最灿烂 的演出!」语毕,停在半空中的男子摘下了头上戴着的黑色水桶,露出了其下的——   空无一物。   男子没有头颅。   从地面上看过去,男子脖子以上的部分是一片灰色的阴沉天空。   然而根本没有声带的男人,却依然用舞台剧般的腔调,将咒句从根本不存在的嘴巴中送出 :    Switch on . The Lamp Maaaaaaan 「   流   明   不   可   量    ㄤㄤㄤㄤㄤㄤ!」   在男人对下坠的速度感到恐惧,情不自禁拉长尾音的同时,他的头颅本该存在的位置发出 了些许光线。   微光化为强光,强光转为烈光,最後变成将整个天空吞噬的炽白色光之洪流。   「啊啊啊啊!眼睛!我的眼睛!」剧烈的刺痛感如火焰般从沈俳的眼睛烧过神经直通大脑 ,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鲜血的温热液体从眼眶流下。   不只沈俳,被男子怪异演出吸引住视线的伊丝跟Cyber也因为直视如此猛烈的光源而 失去了视觉,三人痛得卧倒在地。   闪烁红蓝影子的黑暗之中,沈俳听到了金属互击的声音,以及来自近处少年的咒骂声。   现在不是失明的时候!沈俳忍住痛楚立刻重构自己的眼睛。   他一恢复视觉,就发现自己刚好正对着衙火,而原本与他周旋的少年已经消失不见。明明 背对着爆炸的光源,衙火似乎还是受到了强光的波及,身体摇摇晃晃。在他脚边,一滩漆 黑的影子正在扩张。   「衙火!跳起来!」沈俳大叫。衙火瞬间明白自己将要被老人攻击,及时跳到一旁,闪了 过老人从地下伸出的手臂,然後又一个纵身跳到沈俳身旁。   老人一爪抓空,手臂愤怒地抖了一下,再次沉回黑水之中。   <少年呢?>面露痛苦,紧闭双眼的衙火用手语说道。   是啊!红发少年跑去哪里了?   沈俳连忙看向Cyber,只见她屈着身子倒在地上,双手摀着脸痛苦地发出呻吟,身上 的青白色防壁好好作用着,应该只是被刚刚的强光伤了双眼。   而沈俳寻寻觅觅的红发少年就在Cyber身旁的半空中奇异地静止飘浮着,看起来就像 是一尊做工精美的蜡像。   少年的红发在空中散乱,脸上戴着绿色风镜,似乎是靠这个免於被强光致盲。他怒目圆睁 ,瞪视着倒地的Cyber,右手臂多了一道长长的刀伤,匕首也不知去向;左手反握的 另一把匕首正准备往目标颈上刺落,但是时间却停在这一刹那,这杀招永远命中不了Cy ber。   透过种种线索,沈俳隐约推测出少年能力的真相和自己失明时的战局流变。   173的能力大概是在没有人看到他的时候可以进行高速移动。证据就是每次少年发动攻 击,刚好都是在我们看不到他的时候。第一次是被老人挡住,第二次则是由1093进行 掩护。之所以会跟衙火对峙那麽久,就是因为他在等待1093夺走我们视力的瞬间。   少年右手的刀伤一定是衙火造成的,大概就是刚刚失明的时候听到的那声咒骂吧。   沈俳看了看衙火。衙火神色镇定,双眼紧闭,他双手反持苗刀,刀尖指地,随时准备应付 从地上出现的老人。   失去视觉还能刺伤从背後偷袭的敌人,这家伙真的强得夸张……   沈俳不知道的是,衙火早就看出少年习惯从背後偷袭,所以他刻意采取把刀扛在肩上的姿 势与少年对峙。   一般来说如果敌人攻击距离比自己短,那把长刀架在身体前方,就可以缩短挥刀的距离, 更快击中从前方冲来的对手,这样更有优势。之所以会扛着刀,就是为了在敌人绕背时直 接用背後的刀尖迎敌。而且,少年还不太会隐藏杀气,对实战经验丰富的衙火来说看得见 与看不见并没有太大差别,从地上无声无息出现的漆黑老人对他才比较有威胁性。   而战况果然如他所料,闪光夺去自己视线的同时,他就感觉到少年的气息出现在後方,於 是立刻用刀尖刺了上去。少年也是反应了得,及时侧过身子才免於被刀刃刺穿,但右手还 是被刀刃划开了一个口子。   「他没能成功杀伤衙火,所以就把目标转向Cyber,可是这是怎麽一回事……」沈俳 看着静止在空中的少年,这到底是谁的能力?   「我把他的时间暂时冻结了。」伊丝回答了沈俳的疑问,她放下了右手的枪,用手指在双 眼前划出法印,恢复了自己的视觉。   「本来不能用上这招的……」她凝视着被她静止的少年,不知为何脸上满是悔恨。「我先 来帮大家恢复眼睛,沈俳你帮忙留意敌人偷袭。」   就在伊丝用咒术为衙火和Cyber治疗眼睛时,漆黑的老人和白袍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 。   白袍男子戴着一副跟少年风镜材质有些相似的绿色圆眼镜,肩上扛着一动也不动的无头男 ,手里还拎着他的黑水桶。他和老人在伊丝对他们脚前开了一枪时停下了脚步。   「不准再接近了,还有把那个水桶男放远点。」伊丝质问道。   「他刚刚从空中掉下来吓晕了,现在没办法念咒句,妳放心吧。」白袍男子说道。   虽然白袍男看起来不像是在骗人,可是1093根本没有头啊,谁知道他是真晕假晕……   「咱们是来投降的。」漆黑的老人不情愿地说道。「这次作战算是咱们输了,电子之灵就 让小哥你们带回去吧。」   「是我记错了吗?你刚刚是不是也说过一样的话?」Cyber一脸怒容,黑色的长发因 为通过的电流微微飘动。「你们到底为什麽这麽想要杀我?你们是不是对我的使命知道些 什麽?」   「关於这个我们无可奉告。」白袍男子冰冷地说道,语调充满了机械感。「以我们的安保 许可等级还不足以知道事件的全貌,但也不能告诉你我们知道的部分,我们有保密义务。 」   「总之咱们这次真的会乖乖撤退,只要你们把173还给咱们。」老人沉声说道。   「我们凭什麽相信……」   「凭他是老身的孙子。」沈俳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人抢了白。「把173还给我们吧,然 後咱们就会离开。914,解除传送干扰吧。」   白袍男子听了队长的话,立刻开始打起手印,低声念诵咒句。   「这样你们满意了吗?可以让我孙子回来了吧?」106着急地说道。   伊丝沉吟了一会,确认到传送干扰确实解除後,缓缓将手伸向少年……   「伊丝,如果我是妳,就会先叫914把他肩上那男人放远点再考虑放人。1093脖子 上有个开关可以让他再次发光。」   一个熟悉的老成声音响起,阻止伊丝解开少年身上的束缚。   一名身材魁梧的绅士从沈俳等人後面走了过来。他头戴黑色绅士帽,脸上围着比夜色还深 沉的黑面纱,白衬衫外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猎装外套,上面披了一条白色丝绸围巾。   飞驳鸟,亦即喜鹊。   与这男人同行的人们因为他的装束以及其强大的能力而赋予他如此的称号。   喜鹊在东方是吉利的象徵丶幸运的代名词,正所谓喜上眉梢;然而喜鹊在西方的意涵却恰 恰相反,被人们认为是悲伤与厄运的使者。正如这称号所示,当此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之 前,恶人们必将痛哭,必遭报应;善人必将喜悦,必得拯救,只因这个男人有实行正义的 意念,以及足以实现正义的能耐。   此人即是赫特洛菲尔——飞驳鸟事务所的社长。   「524……」漆黑老人瞪着突然出现的老绅士,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久不见,106,你的心机还是跟以前一样深不见底。不过我已经不是524了,你 可以叫我菲尔,或者是飞驳鸟。」社长微微一颔,对老人说道,压低的绅士帽帽缘让人看 不清他的表情。「是说,我不知道你什麽时候抱孙子了?」   「哼。」老人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一起撑过潜能开发的特遣队成员每个人都是彼此 的家人。就算曾经并肩作战过,我也不指望你这种不洁者能理解咱们人类的情感。」   面对老人的恶言,社长回以微微一笑,不再和他继续闲谈,泰然自若地走向沈俳。   「社长!」沈俳连忙站定。「你怎麽会来这里?」   「这个嘛……察觉到一些状况所以就过来了。」社长优雅地对站在沈俳身旁的电子之灵点 头致意。「小姐想必就是电子之灵吧。很漂亮的答案。沈俳,做得很好。」   接着社长来到静止在空中的红发少年前方端详了一番,又看向伊丝。   「对不起,刚刚被逼得不得不……」伊丝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沈俳还是第一次看 到这样的伊丝。   「伊丝,没关系的,能力该用的时候还是得用。人没事就好了。」社长轻轻拍了拍伊丝的 肩膀,又朝衙火点了点头。   「衙火,你也辛苦了。」   <轻轻松松。>   「好,看来我的社员们都没有什麽大碍。那就如我刚刚说的,请你们把1093放在一边 ,戴好灯罩,然後我们再把173还给你们,各自撤退,如何?」社长不怒而威地对漆黑 的老人说道。   社长的一举一动都表明这不是提议,而是命令。他的存在对眼前这些特遣队的人充满了压 迫感,让他们不敢轻举妄为。   「啧。照他说的做吧,914。」老人虽然气得牙痒痒的,还是只能朝白袍男下了指示。 白袍男立刻将无头男安放在地,在他头上套上水桶,接着又向後退了几步。   「伊丝,可以了。」社长说道。   伊丝把右手举在少年身前,低声念诵了几句咒句。像是被按下播放键一样,少年继续完成 被暂停前的动作。   「喝!」   他大喝一声,全身的重心压在左手的匕首上,刀尖以猛烈的势头先於双脚触到地面。刀刃 贯破磁砖,埋入地面,直没至柄。   「欸?」   着地瞬间,少年又发出了一声惊叫,因为这必中的一击竟然失准了,对他来说,回过神来 眼前的目标就凭空消失了。   「好了,173。」老人对少年说道。「这次任务就到这里了。」   「什麽!?可是我们不是……」不解的少年还想追问,但——   「咳。」社长轻轻咳了一声。   「呀啊!!!!」少年转头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社长,当场吓得叫了出来,哭丧着脸,狼 狈地跑回黑色老人身旁。   少年的反应让沈俳都觉得好奇了,到底社长在基金会的时候做过什麽能让特遣队的人怕成 这样?不过很可惜现在并不是发问的时机。   衙火对沈俳比了比手语,示意他翻译给即将离开的特遣队。   「『我们把救下来的人都放在南边的空地了,我对他们用了点简单的咒术,现在都睡得正 香。』」沈俳勉勉强强看懂了衙火复杂的手语。   「谢谢,我们会通知外勤特工来接手的。」白袍男子机械式地向衙火点了点头。全部的特 遣队里似乎就他对社长的出现无动於衷,不过他从头到尾都是那副样子,说不定他真的是 机器人?   「有缘再见吧,106。」社长对老人踏入法阵的背影说道。   「哼,不如不见。」老人在传送法阵的光芒之中恶狠狠地瞪着社长。「上次是伊丝,再来 是这次的电子之灵。你不会老糊涂到以为那种约定会一直有用吧?基金会的忍耐也是有限 度的。」   「我可以介绍你们长官去参加一些瑜珈课程,对控制情绪挺有帮助的。」社长冷冷地说道 。「我有我的作法,这就是我当初选择离开你们的原因。」   传送法阵的光芒燃烧殆尽,四名机动特遣队的成员离开了残破的社区。   看到特遣队离开,沈俳终於放下心头大石。   要不是社长赶了过来,识破了老人的骗局,那这场战斗胜负还未可知。折腾了一整天,又 死了好几回,沈俳现在只想赶快回去找个阴暗的房间躺着不动。   「那我就送大家回去罗。」伊丝用眼睛注视着地板,橘红色的光芒开始在地上描绘出图形 。   「啊!等等。」沈俳虽然累得不行,但是重要的事可不能妥协。「我们用银钥匙回去吧, 从林依的家。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到她的新家,当然要从正门进来。」   「嗯,有道理。」伊丝轻轻一眨眼,完成一半的法阵立刻化作火花消散。衙火也点头表示 赞同。   沈俳看向Cyber,她只是耸了耸肩。   「我是没有这种需要,不过……或许对林依有意义吧。」   「哈哈哈,很会照顾新人呢。」社长哈哈大笑。「那就由你带路吧。」   「欸?!」沈俳的工作又增加了。   *   沈俳带着众人来到林依家门前,那是一扇有着镀铜门把的墨绿色铁门,门上还贴着一张褪 色的红春联。   沈俳拿出了伊丝给他的银色钥匙,把它放在理应不合的钥匙孔前。彷佛有吸力似地,钥匙 自动被钥匙孔吸了进去,自己转了三圈。   「喀喀喀!」清脆的门栓转动声响起,铁门缓缓向後开了个小缝。   「来吧来吧。」沈俳笑着朝Cyber招了招手。   Cyber环视微笑着看向自己的众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身上的蓝色电路开始收缩,渐 渐收回左眼之中。   「Cyber说她不擅长这种场面,所以就躲回去了。」林依深深地朝未来的家人们弯下 了腰,再次起身时,一滴眼泪从她的左眼沿着脸颊流了下来。「谢谢你们,以後还麻烦你 们多多指教。」   林依走上门前的台阶,把微微发颤的手放上镀铜门把,冰冷的锈斑触感十分熟悉,却也有 些陌生。林依一个施力,慢慢将门推了进去。   「我回来了。」她轻声说。   *   在冒出浓浓黑烟的社区北边有座绿意盎然的小山丘,因为地势不好,地主任其荒废,结果 长成了一片树林。   一个穿着紫黑色传教士服装的奇异男子正悠哉地躺在山丘上的一棵树下。男子左手枕在脑 後,脸上盖着一本摊开的黄皮古书。乍看之下会以为男子正在午睡,但是从他右手手指在 肚子上慢悠悠地敲着节拍这点来看,应该是没有睡着。   「呼嘿!」男子腰肌一缩,盘腿坐了起来,双手顺势接住了从脸上滑落的古书。男子闭着 眼,眉毛揪成一团,像是刚看完一场超级差劲的电影。   「不行啊不行啊!折腾了老半天才毁掉一个社区,还不如贫僧亲自去办场法会!」男子梳 着服贴的油头,看起来十分的年轻,看起来应该还没过二十,不过说话方式却十分老气。   「不过也是贫僧失策。以为把『姐姐』逼到那种境地她应该就会知趣地消失,没想到她的 精神比贫僧想得还要坚强啊。」男子名唤林平,或者说,他曾叫林平。他一边对着树梢自 言自语,一边忿忿拍打着自己的大腿。   「那家伙从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不应该跟人的灵魂融合的,直接吞噬掉不就得了?弄成 这样别说执行使命了,连制造点像样的混乱都做不到。啊~朽木不可雕啊!」   发完一连串牢骚之後,林平叹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用空着的手拍去身上沾染的尘 土。   「不过这趟倒也是值得,贫僧看到了很有趣的东西呢。」林平的面容逐渐歪曲狰狞。            StarryWisdom 「飞驳鸟是吗?吾等 混 沌 分 裂 者  一定会找个好日子登门拜访的。」   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传教士的身影消失於密林的黑暗之中。   <电子之灵篇 END>  -- @koaaski  来自深渊, 终将归於奈落  https://imgur.com/YzouKdF.jpg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8-19 06:22 , Processed in 0.07629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