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復: 0

[心得]《LIFE》之一:事实与真相

[複製鏈接]

2128

主題

2128

帖子

6664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664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这心得真的,写了很久,感觉很像在拚一个三千片的拼图,有时候拚到中间发现拼 错还要重来。要写《LIFE》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能谈的很多,但要谈清楚不 容易,而且整体来说,这些议题可能比《秘密森林》还要来的严肃或沉重几分,可 以说直到最後几分钟才稍稍有一点喘气的空间。  总之真的写得很慢,也数度有想过是否需要那麽认真的继续文本爬梳(说实在真的 蛮累的而且一直脑袋打结),但又觉得,不留下一些什麽心有不甘,所以还是尽力 尝试把脑袋里的东西倒出来。  神奇的是这周斗娜的《最完美的离婚》开播後,不知为何一边看着她纯粹自然的演 技表情,一边就能够定下心来慢慢写完。这一定来自始木汝珍拍档神奇的力量! (不管怎样都一定要扯上关系就对了) https://i.imgur.com/27PPrZc.jpg  原本希望可以一次就解决,所以是没有分篇的,但在总字数逐渐破万後,感觉一整 篇贴出来连我自己应该都会看到想吐,所以勉强分成两篇.但总之他们其实原本是 一起的就是了。(不过第一篇还是有八千多字,只能请大家各自珍重了。XD)     ***(练习碎念少一点,以下会有剧情雷)***  鲜于昌:「等哥离开後,这里会变成怎麽样呢?」  具胜孝:「生病的人会来,接受治疗,不过救不了全部,就那样呗」  鲜于昌:「已经回不去具胜孝社长来之前的那个时候了,       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   https://i.imgur.com/rR7kAnL.jpg  当在剧尾看着天台上具boss跟鲜于昌两人最後这段对话时,想到了电影《范保德》。  在那出探询父子关系的电影最後,一直热衷於各种发明的父亲抱着刚出生的儿子, 对怀中婴儿喃喃说明着物理变化跟化学变化的不同,在一代接着一代的岁月时间流 逝中,某些东西像物理变化一样,冰变水,水成为蒸气,蒸气再重新化成水般,不 断反覆地出现,那是传承丶或者宿命循环,然而某些东西,就像辣椒丢进了油锅里 再捞出来,那锅子里已经有了辣椒的味道,当一个生命被另外一个生命给介入,一 但被影响改变,就不会再变回原本的样子了,父亲说:「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这  就是一种化学变化。 」这句话成为从没说过爱字的父亲,对儿子唯一的告白。  对相国大学医院里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吧,对於具胜孝本人来说,当然也是,不论 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对於生命真正的影响一旦发生,就很难再回去了.  所以让我暂时脱离一下病毒与抗体的隐喻(虽然这的确是秀妍打从一开始就想要提 出的命题,但一旦一开始就绕进去谁是哪个,感觉会有点陷入迷惘.)先试着重新 再爬梳一下几个事件的顺序脉络,最後跟下一篇再来试着聊聊最让大家(其实是你 自己!)感兴趣的「具胜孝相国大学医院半年游」(又名起底具胜孝)(?!)  ****  从第一集就开始潜藏在冰山底层,两个互有关连的事件,一个是前院长之死当天, 一个是与之相关的评价金汇入院长私人帐户事件,这两件事互相纠缠着,一直到最 後几集才被集中说明。但实际上真正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最终依然带着部分的暧昧 未明.(这可能跟在这出剧中没有「当事者视角」有关系.这稍微後面一点再说明) https://i.imgur.com/PfZo78R.jpg  保险评价金是在1月被汇入了院长私人户头(在ep10吴院长交代副院长跟她交接的 时候,副院长第一份交接的文件就是按季度审核申请的保险金,表示这部分可能属 於副院长业务),4月时被发现,善宇丶镇宇丶院长跟具社长都是在同一天知道有 这件事的,善宇通知了镇宇,具社长是副院长告知的,但院长是怎麽知道的没有说 明.(镇宇甚至可能比院长知道的更早,因为如果EP16最後急诊科科长的推测没有 错,当镇宇接到善宇通知後去找院长时,院长以为他是在指责自己隐瞒了具社长准 备要三科派遣的事情.)  这一天发生了非常多的事情 *当天早上例会时院长对具社长发布的绩效奖金制度大发雷霆并且准备去找具社长  理论(ep1镇宇的回忆) *院长在副院长的陪同下跟具社长争执,同时提到急诊跟产科(-->这是派遣三科  的其中两科)(也就是必须科别)不可能以盈利为优先考量。 https://i.imgur.com/O8F2nWc.jpg  *评价院发现了款项被汇入私人帐户的事情,曾经试图私下收回但款项已被转走  (最後又拿回了款项并且同意不追究) *镇宇从善宇那边知道了这件事,跑去质问院长为什麽隐瞒 *院长跟副院长争执(表示他已经知道了评价金的事情,同时认为是副院长做的,  但被副院长反驳) *院长晚上到了副院长家再次询问,之後到顶楼抽菸,心肌梗塞发作坠楼,副院长  叫了救护车跟着回医院。 *具社长接到姜组长通知赶回医院。 *具社长和副院长谈话确认事件经过,以及评价金已经归还并且处以完毕.  如果重新检视这些当天的线索(包含ep2开头具社长的回忆,副院长在当天事故後 回到医院後被具社长叫去时之间的对话丶以及ep15吴院长问具社长评价金事件时) 更令人好奇的可能反而是金副院长这一整天到底都做了些什麽(结果这一天最忙碌 的可能是他):  首先他在例行会议时对院长对於绩效奖金制的激动在一瞬间露出了微妙不屑的神情 (被镇宇瞄到),但之後又立刻跟着院长去跟具社长「抗议」,三科派遣公告是在 院长过世隔天由他直接发布的,意味着院长去找具社长争执奖金制时,具社长或许 就已经进一步下达了准备派遣的指示,所以在争执内容中院长提到了急诊和产科是 无法赚钱的.  然而在这个争执画面之外,评价院发现了评价金汇入帐户有误又转不回来後的第一 联系人显然是副院长,接着才有了晚上七点时院长对他的兴师问罪(ep1露乙提到 的目击者记忆丶ep16镇宇看见的画面),再接下来是院长去他家後的对话(ep14开 头副院长的回忆),然後是院长的坠楼与送医,而在收到评价院通知跟救护车回医 院这之间,他已经在不知道哪个时间点,把钱给还了回去,同时还跟评价院协调好 了彼此不声张,甚至在确认院长死亡开始器官移植的过程中,联络完了院长家属, 并且在最後报告时,一并将评价金事件告知了具社长.  所以在这过程中隐而未现的事情是,副院长在跟具社长汇报的同时,其实一并主动 提到了评价金的事情(因为原本是给院长挖的坑,但院长过世後,这个坑可能会变 成他的)(所以ep2的社长室对话显然不是全部).而在评价院发现到傍晚跟院长 争执,或者晚上院长到他家这之间的某个时间点,副社长已经将评价金归还给了福 祉院甚至谈妥不再追究,而院长显然在这一天的某一个时间内知道了这件事 (-->时间范围大概可以缩小到镇宇找他争吵跟他傍晚去找副院长争吵之间)  在评价院跟院长过世这两件事上,副院长隐瞒或撒了点小谎的部分,一个是当具社 长问他评价金的事是否只有副院长和他知道时,他说是的(但显然院长是知道的, 否则就不会有傍晚的争吵),还有说院长晚上去他家是一起喝酒的部分.之後则是 彻底的隐瞒了评价金这件事,但私底下将之改成是院长生前做过,他是为了院长的 名誉而隐瞒.  而具社长则是在听过副院长的报告後就心生疑虑调查过了(传说中的「你没被诈骗 过吧」),所以或许他可能早就猜到是副院长动的手脚,但「维护院长声誉」这件 事并不在他的工作范围内,评价金已经被解决,不会对相国大学医院以至於华正集 团造成影响,所以他也只是让姜组长确认了之後,就不再管了.(他不知道/或者 也不会在乎的是,这件事情是最让芮镇宇耿耿於怀,因而引发他一连串行动的最重 要的那颗石头.)  但这是勉强能拼凑出的全部了,关於这件事情所有人都跟芮镇宇一样,无法得知到 底真正发生了什麽事情,院长又究竟是在想什麽,因为他已经无法开口,关於一个 人的死以及他的死前,最後能获得的「事实」依然仅止如此,无法究责。(这种对 於「真相」到底是什麽的拼图到最後也始终不完整的郁闷,之後在李贞善事件时会 以社会事件的方式再现。)  ****  在这一层冰山之上,之後才是三科派遣正式公开的时间,也是具胜孝口中「变数」 发生的时间.  随着三科派遣以及癌症中心用药事故,和一连串的医院变化後(之前整理过就暂时 不重复了),随之而来的就是跟院长选举,同步交错产生的副院长过度医疗,以及 让手术器材业务员无照执刀的医疗行为失当。  丢出石头让事情产生变数的人,还是芮镇宇.  (其实在七集最後镇宇回忆兄弟对话那里显示真的是他去举报,而善宇是因为担心 镇宇而跟着搅进,因此这完全是兄弟联手这件事有稍微惊吓到我,毕竟他在被只凭 直觉就猜测是他的副院长踢小腿骨时.那麽镇定的说「不是我」。)  以绩效奖金制度开始正式在院内实施为底,铺垫了「院内大势科系科长们」(如果 有所谓的亏损三科,那当然相对一定有盈馀三科),以及大势代表副院长的医疗行 为失当跟院长选举,从七集中段副院长收到那一纸审查通知公文开始,一路到十集 初才大局抵定。  在这个过度阶段中,实际上是芮善宇以公家机关审查身分进入到了相国大学医院组 织的内部关系链里,在各方面造成的效应(包含他和具胜孝社长的两次坦诚对话兼 过招,对副院长医疗行为失当揭发的同时,一并掀出了当年想要进入医院实习的艰 难与被排挤,并且让副院长从院长唯一候选人跌至候选人之一,同时在对露乙的表 白中,间接透露了他可能时日有限的身体状况) https://i.imgur.com/p5EUREp.jpg  在这之间穿针引线,协助了翻盘可能的,实际上是善宇,而一路瞎忙忧心乱跑的芮 镇宇,首先有了一场意外的晚餐(消夜?)约会(成为後面李贞善事件的伏笔), 最终也还是继续用他直觉式的莽撞跟真挚,召唤出了那曾经被前院长看见过,的确 有着改革经营信念的朱景文参选.(莽撞,但有用) https://i.imgur.com/QvWz4pa.jpg  然後在生性外表强悍,还会超过五十种不留痕迹丶证据杀人方法(误)的吴世华院 长正式上任後,我们就迎来了两个月之後的李贞善事件。 https://i.imgur.com/Fd99uPy.jpg  (到这里实在太累了,请出具boss笑颜来中场休息一下) https://i.imgur.com/8RVjOKJ.jpg https://i.imgur.com/RMj7vYP.jpg https://i.imgur.com/1Yt8ulb.jpg  *****  「我的女儿,对你们来说真的是人吗?」  https://i.imgur.com/2NfYQ1a.jpg  如果要票选最心痛的一句话,这句话肯定会被我列入痛彻心扉的前三名。 (秀妍写这种一针戳进人心里台词的功力真是...好狠)。  李贞善事件开始出现痕迹,最开始起於书贤向镇宇谘询了议长声称是基因研究而报 帐公款的收据内容,镇宇判读後确认了是跟皮肤美容相关而非医疗研究相关,书贤 提到如果帐单内容属实,表示议长报假帐私吞公款,将会如实报导(ep9).接着就 是院长选举结束後,镇宇回到家随手转电视,看到新闻报导收据被提出作为证据, 同时爆料的记者(不是书贤)被反过来指控伪造证据(ep10)。然後随着两个月的 过去,开工典礼上华正会长接到QL电子会长的电话那刻起,正式的朝着所有人迎面 而来。  如果稍微整理一下事件经过的话,李贞善是议长滥报公款证据(也就是书贤曾经请 镇宇帮忙判读的那些收据)的提供者,虽然一开始举报的原因可能只是单纯出於对 议长夫人颐指气使的不满,但最终这个收据成为新文21记者揭发议长虚报公款报导 中最关键的佐证。在最初的报导後,记者被控告这些收据是报导方制造的伪证,於 是再将她请了出来做影像采访以反驳伪证说法,同时在将访问内容播出时,因为粗 糙的马赛克处理暴露了她的身分,使得她被医院解雇,遭受了各方面的骚扰,她在 承受不住的情况下去找了采访记者争执,最终在争执过程中忽然病发倒地.  不管李贞善可能是已经被严密监控所以被彻底掌握行踪,还是在事故後议长或QL洪 会长立刻收到消息,QL会长打了一通电话给华正会长,而原本在一般医院的李贞善 产生了意识变化(生命状态危急),接着就在连父母都没有被通知的情况下,被转 往相国大学医院,最终在相国大学医院的急诊室急救无效而死亡。  如果追溯源头,这件事原本跟华正集团甚至是相国大学医院是没有关系的,可是当 牵涉到利益交换时,事情就变的复杂了,或者应该说,直接碰触到了政客财团的贪 婪与报复心。  根据书贤的资讯,原本议长夫人(或者家人)这些医美支出都属於QL集团对议长的 贿赂,消费由洪会长买单(这两个先後出现的贿赂多聪明,一个是用比市价高的底 价买你的土地,另一个是帮你结你的高额消费,在金钱往来上几乎都找不到违法的 证据),但议长又把这些原本就不用付钱的收据拿去报了公帐,试图再赚一手,因 此才导致收据成为诈领公款的证据,也是让议长去找了昔日同学QL会长求救(再查 下去可能会查到QL集团的贿赂)的原因。 https://i.imgur.com/aqH8Cvt.jpg  而原本跟这件事可以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华正会长加入这场策画的原因,从商业角 度来看非常简单,首先这是千载难逢,能卖给一直霸占着甲方地位,死不肯跟医院 合作开发手机健康应用程式的QL洪会长一个大人情的机会。华正会长这一伸手,和 QL会长之间的甲乙方关系瞬间就互换,由他占了上风。再来这还能顺手整掉老是找 财团麻烦,之前爆料过集团负面消息,被自己当作眼中钉的新闻媒体「新文21」。  「我的手里有一间医院,要医院依照我的需要把死因弄成过失致死,开启日後肥厚 生意的大门,顺便对眼中钉狠狠踩一脚,这是有什麽难度?」於是李贞善事件同时 成为了华正会长检测自己是否真的「拥有」相国大学医院,这些人到底会不会如同 企业员工一样乖乖依照他的指示做事,还有那个对自己而言如芒刺背的具胜孝,究 竟能不能够好好把自己吩咐的事情办妥,而随手朝相国大学医院丢出的一颗石头。  「医院本来就是这样,就算我们乖乖待着不动,社会问题也会迎面朝我们撞上来」   所以以这个被推进急诊室的人为起始,医院会随着其所有者利益被卷入更复杂的社 会结构中,以及工蚁具胜孝社长上有财团利益,旁有员工安危,内在还有自身工作 伦理价值的多方拉锯,也正式的搬上了台面。  李贞善的死以及死後,始终踩在一条试炼人心的道德界线上,并且同时遥遥呼应了 院长之死和癌症中心的用药事故.前者体现在过程中,後者则是引发在具胜孝身上。  在一整个追寻她真正死因的过程中,李贞善这个人一如已经过世的院长,已经没有 了自我辩护说明的可能,所有的证据都是间接的,而每个想知道死因的人,或多或 少都不只是因为想要知道真相,还有那个真相所能/或会带来的「结果」.  财团联手利用事件的目的有着利益和报复(惩戒),报社记者们迫切需要真相的目 的中参杂着对自家媒体声誉安危的顾虑与平反,镇宇的横冲直撞急切奔走中带着对 牵连其中书贤的担忧(他们两个都是事件间接关系者,在别人看来可以无关,但他 们知道自己实际上与其有所关联),冲出来拦截了初步尸检的吴世华院长在作为医 生的专业尊严以及保护家人(包含医院)之间纠结後选择了後者,具胜孝则是在接 到会长指示电话後,第一次表现出了对财团的愤怒,但依然要求吴院长照做。  https://i.imgur.com/u6RO2OD.jpg  所以ep11一整集里,从李贞善人被送到急诊室,书贤回忆看见记者前辈的剪辑,院 长发表死因,媒体报导,报社记者跟家属下跪恳求解剖验尸,到镇宇带着CT照片和 信来找贞善父母,在各种要或不要,该与不该的纠结跟攻防中,直到最後,贞善妈 妈的那句话,才会如雷一般的,打在每一个人(以及观众)的心上。  这句话台面上问的虽然是镇宇,但其实问的是每一个在女儿死後才围绕在他们身边 的人们.甚至一路延续到之後贞善妈妈决定解剖验尸,(中间甚至窜出一个趁机要 发起连署声援解剖验尸的停职中副院长),将他们推进验尸现场以确保拍照证据, 以及之後吴院长的更正死因,让事件再度翻盘成功。「李贞善这个人,有被当成是 个人看待过吗?」(而当我们看着各式各样的新闻消息时,又可以把这个人名,代 入多少其他的人名,跟芮镇宇一样,默默扪心自问?) https://i.imgur.com/cvIVO5l.jpg  因此当最後「死亡原因」终於揭晓时,这个「死亡原因」是否就代表了导致李贞善 死亡真正的原因,就像那句话一样,成为所有人心中挥之不去的疑问与不安。 https://i.imgur.com/XlTAgX5.jpg  「事实」(fact)不等於「真相」(truth)。但要知道真相,又必须从厘清事实 开始。假若因为事实被掩盖,致使真相模糊失焦,那麽要回头重新厘清的过程中, 势必会引发某些检视中令人想要回避的反抗,或难以避免的疼痛。这样的过程带来 的疑问与不安,会直到当我们在面对要发起罢免社长集会时(ep14)一开始,副院 长对於镇宇指控他是造成前院长死亡的原因时的反指控时,才被更具体的指认并呼 应了出来. https://i.imgur.com/pUwGPtZ.jpg  李甫训前院长的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发作坠楼,但谁敢说,自己不曾朝他的心 脏拧上一把?在他心脏逐渐无法负荷的路上,推了一把?李贞善的死因不是实际上 被推挤甚至殴打导致的跌倒撞伤意外,而是由她自己原本的疾病引发的,但谁,蓄 意不好好打马赛克的记者,辞退她的医院,骚扰她的致电者,冷漠无视了的人,甚 至是最後刻意要扭曲死因,不让亲属知道真相的财团...谁,能够说自己丢向青蛙 的那块石头,虽然不是最後让青蛙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块,却没有在已经伤痕累累 上心脏上,再加上一笔?  这也是为何李露乙要在跟具胜孝去灵堂凭吊之後,重新再问了一次她许久前曾经问 过具社长,关於癌症中心用药事故的问题,又在具胜孝最终沉默不语时,转身离去 的原因。  容我这里花一点的篇幅,处理一下露乙跟具社长的这一段对话(这是露乙误会社长 前最後的一段长对话了)。因为从李贞善事件开始,其实已经开启了具胜孝和华正 会长之间微妙的攻防战,而这个转折可以说是从露乙跟具社长的这一段对话开始的 (不是原因,但看得出端倪),但它又必须跟最前面他们两个人在流浪狗中心时的 对话(EP7)对照着看。  这两段对话都很长,但必须要先稍微完整的抄完。先看去一起凭吊之後的这段对话 (露乙应该是在看见镇宇跟朱主任出现在那,而调整室室长又守在那里,就看出了 似乎有什麽不对劲)  露乙:「这次请回答我吧」    「我之前问过您吧,癌症中心死亡事故,究竟是为了之後可以当作筹码才公     开,还是原本真心为了遗属,只是做着做着变成了那样」 胜孝:「为什麽现在又重新好奇起了这个?」 露乙:「把我们和急诊派遣出去,也是为了藉此诱导罢工,让我们无暇反应其它的     事情吗?」    「所以才突然撤回命令的吗?」 胜孝:「不存在着"做着做着"这种事情,做事业靠的不是偶然」 露乙:「所以真的是早有计画的...?」 胜孝:「做手术的时候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吗?因为和预计的不一样,必须考虑到下     一步对策的情况」 露乙:「不能那样,做手术不能那样」 胜孝:「真好啊,做事业的时候,总是会突然出现变数,     必须无止尽地进行应对,迅速采取对策,随时准备好备案,一步一步的接     着进行下去。     "做着做着"成了那样的人,是存活不下去的。」 露乙:「原来是变数啊,那时候匿名上传的销售表。」 胜孝:「确实是变数」 露乙:「所以社长您,并不是那种人呢」    「那现在呢?李贞善的事呢?是社长您下的命令吗?」  https://i.imgur.com/I7RunDy.jpg  那麽露乙说的「所以您并不是那种人呢」究竟是指什麽,要回到前面露乙第一次问 起时的对话来看。  https://i.imgur.com/DKyvgkg.jpg 露乙:「有一件事很想听听您的答案.」    「用药意外,将事实告诉遗属的决定,打从一开始就是带有意图的吗?」    「要以此为把柄,以後我们质问说为什麽要帮别家公司卖维他命时,     就以"知道买机器帮你们减少失误的是哪家公司吗?"当作藉口来挡枪吗?」 胜孝:「要是最初没有用药意外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露乙:「但事故的确存在」「(所以)目的真的是那样吗?从一开始就是?」 胜孝:「那个有那麽重要吗?」 露乙:「对,非常非常(重要)」 胜孝:「哪里非常非常(重要)?」 露乙:「因为这说明了社长您,说明了具胜孝这个人是个什麽样的人.」 胜孝:「啊,根据一开始就有意图,还是做着做着就变成这样的,     看来根据答案的不同,也会让我的为人变得不一样罗?」 露乙:「是的」 胜孝:「但是结果终究只会有一个(最後只能获得一个结论)」  露乙:「我一直在等待像社长您这样的人出现」    「所以我希望您能长久的待在我们医院里.别中间出什麽岔错.」 胜孝:「应该不是担心我才赴任几个月就被换掉,那是有人想要对我怎麽样吗?」 露乙:「如果想要那样(长久待下来),您就得先弄明白自己能成为医院多麽不可     或缺的存在」    「具社长您能做的事情,真的非常多呢」  露乙:「(我)现在还无法判断。     您到底是可以赌上希望的人,或者是来摧毁我们的人。」 胜孝:「我是来做自己的工作的,既没有想要毁掉谁,也没有想成为谁的希望。」 露乙:「您不是企业人吗?」    「就如同我们不希望自己只是单纯用手缝补伤口,而是想用手挽救拯救生命     那样,企业人撇开领薪水这件事以外,应该也有想实现的事吧?」  要了解具胜孝在想什麽,必须要透过李露乙.这并不是因为具胜孝只肯跟露乙说, 而是因为除了露乙,从没有人直接问(至於具胜孝身边的人,因为已经懂了,所以 也没有必要跟别人说).在种种从具胜孝的行动判断他意图的针锋相对中,李露乙 是唯一直接问他,而不是用揣测的那个人。(直到吴院长上任後她也弄懂了具胜孝 虽然行事决断看似只为赚钱冷酷无情,但他并不说谎的原则,和懒得自我辩解的性 格-->这应该是工作养成的习惯)  如果再把上面那两段对话放在一起对照看,会发现几件有趣的事情,一个是露乙总 是会以「我有一个问题」开启「想要知道具胜孝的想法」(=令具胜孝不知所措) 的对话,所以当最後具胜孝去找她时,这个话题开头已经成为大家都能感受到关系 重新展开的洒糖。 https://i.imgur.com/uZQdTPl.jpg  再来就是在露乙跟具胜孝的对话之间,露乙总是追问「目的」(或者应该说是一种 价值信念),而具胜孝虽然会说明原因,但绝对不会回答甚至回避的,刚好就是这 个他到底想要透过这些达成什麽的目的或信念。  就如他一开始告诉露乙的,他认为自己只是来完成自己的工作的,作为集团中等级 比较高的工作者,拥有自己的价值信念这类的事情,对个人来说只是可能让自己饭 碗不保的危险(至少在华正集团内肯定是如此)。露乙指的「那样的人」,说的既 是她当初告诉具社长,她所等待的那种「不会因为自尊心或周围视线眼光,而不去 做应该做的事情的人」,但同时也意味着他不是那种一开始就蓄意诱导罢工等等事 情发生,好藉此控制医院的人。  既不是可以赌上希望的人,也不是来摧毁医院的人,所以她最後才会再问了一次, 「那麽李贞善的事呢?是社长您下的命令吗?(->您有所意图而进行的吗?)」  偏偏这个问题,具胜孝也不能回答她,因为他不能说是(这是来自财团最高层的命 令),也无法说不是(因为的确经由他的手在执行,而且他绝对不可能把这是高层 命令这件事给说出来)。所以具胜孝只是表情复杂的看了看她,然後微微低下头。 但光是这样,露乙也知道他并不是完全的没有介入其中,於是才有了之後的那个试 图握手以及先行道别。而看着露乙离去的具胜孝的悲伤眼神,其实也稍稍预示了他 即将进入最孤立无援随时得要放手一博的状态。  如果贞善妈妈说的那句话,是痛彻心扉前三名的话,那麽具胜孝看着露乙离去时的 表情,应该也可以排的上这出戏里的悲伤前三名了。 https://i.imgur.com/4lnKkvM.jpg  (待续)   -- 雨季来了又去/天空不会永远黯淡 如果妳看到昨晚有星光/第二天就会见到阳光 明天总是令人期盼—〈就像我们的人生〉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10-18 00:14 , Processed in 0.07538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