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3|回復: 0

[创作] 粽子丶胖子丶书呆子:隐地之穴(6)

[複製鏈接]

2259

主題

2259

帖子

7163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163
發表於 2018-10-11 12:52: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6:活人,死人    我感觉到一双冰冷的直透心里的手搭在我肩头上,我下意识的往後猛架一个拐子,却只 感觉到自己打到了一个如同石头般坚硬的物体,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打折,疼的我眼角直逼 泪。    我顺势往後一蹬,以一个饿虎扑食的姿态直接往前蹦了出去,落地就是一个滚翻直接举 起了枪对准了抓我的那东西。   刚刚搭在我肩膀上的正是那个通道里的人俑。这他娘的人俑怎跑下来了?只见四周岩壁 上开始浮现出点点青光,照亮了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少说有百来只人俑。    胖子也发现不对劲,他一边骑在那日本友人的头上一边对我大叫:「不过就拆了他家的 门,这些人偶至於这麽往死里追吗?」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似乎有什麽掉到了胖子旁边,只见胖子飞也似的狂奔到了 我身边,手上紧紧的拎着那日本友人的头颅,劈头就拉着我往岩缝那跑,边跑边指着後面 摇头说到:「打不赢打不赢,这日本友人也拉着他孪生兄弟来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数个和日本友人同个模子刻出来的粽子正在後面死死的追赶着我们, 而那些人俑正和那些粽子打个难分难舍。    我拉住胖子,胖子一看乐了,说道:「这他娘的是人偶跟粽子的竞技场不成?」说完胖 子直接坐在地上打算来出坐山观虎斗。    我踹起胖子,继续往岩缝深处走。走了约半个时辰後越想越不对劲,我一开始见那位日 本友人也不过走了五分钟不到,半个时辰用爬的也早该爬到底了,怎我俩还在岩缝中间走 呢?    「鬼打墙?」胖子对我说道,但我迅速否定了这个推论,因为身旁的景色一直在变动, 这说明了我们应该是走入了一片我们没去过的地方。    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在这奇异的空间中人对於时间的感受已经完全失了真,只 能够依疲累来大致判断过了多久。当我和胖子体力已经将近极限,只依靠着机械性的反射 来强迫自己往前走时,周遭又发生了变化。    日本友人的日记中提到的那扇门不知道在何时出现了,那扇门极为奇怪,正确一点的说 法是没有任何的形容词能够描述它,日记中「极为巨大」这个词远远的不够。只见那些人 俑慢慢的从我们刚刚来到地方出现,我跟胖子慢慢的後退到那扇门前,眼看着面前的点点 青光越来越多,个个高大的人俑在我们面前形成了一道不停人墙。    「你有没有想过把手上的粽子头丢掉?」我冷冷的对胖子说道。胖子看了看手上那颗已 经被他砸得稀烂的人头,挠了挠头苦笑道:「不成,这头很值钱。」    在这当下那些人偶又前进了数十步有馀,现在我们距离那些人俑已经是一个箭步就能到 的距离了,我将枪上膛,对准了最前头的人俑,要把自己交待在这里至少也要拖个垫背的 。    胖子看见我准备要搞事,急急忙忙的压低了我枪口骂道:「这人俑是在当咱保镳,没付 工资已经很对不起他们了你还要搞他们?你现在仔细想想家里有没有人姓赵或姓徐的?」    ...姓赵或姓徐的?我姓郑,老爸也姓郑,爷爷也姓郑,再往上就要问中国同胞了。这 问题我还真答不上来,我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阵洪亮的战鼓声响起,随後是号角声,震的四周直发颤。只见那些不断前 进的人俑此时突然全部跪了下来,一副古代见天子朝贡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让万人臣服於你脚下的感觉还真挺爽的。难怪古代一堆人抢着当天皇老子。 胖子看我愣在那,一巴掌就将我拍回现实,骂道:「他娘的皇帝梦做完没?现在你要怎出 去?穿越这些人俑?」    现在面对的情况着实有些尴尬,前面是数百个跪地上就不动的人俑,後方是一扇难以形 容的巨门。要麽踩着那些人俑过去刚刚的地方,要麽进去门後面赌赌看。我将选择和胖子 说了,胖子看了看他手上拎着的日本友人,看了看那些人俑,突然对我说道:「这些人俑 在这是不是就为了指引方向啊?」    胖子这句话彷佛替这死局开了一个口,对啊,一路上的路都是给这人俑追出来的?从一 开始的墓道摔到日本友人他家,再到现在这扇门,其中的共同点都是人俑。而这一路上虽 然有惊但却无险,日本友人诈尸是唯一的变故,而当胖子和我也要变成粽子时这些人俑就 出现当了保镳。    看来老子还真的有天子命啊。我简单的跟胖子说了我的推测,胖子听了比了根大拇指赞 到牛逼。看来那扇门是正确的路,但现在问题来了:这他娘的要怎进那扇门?    「要不你用撞的?」我随口对胖子说道,但只见胖子突然拉着我一头栽进了那扇门中, 猛的跌坐到了地上直往後退。    没错,栽进门中。那感觉难以形容,一个实打实的东西就这麽穿进了你的身体,就像是 将身体浸泡到了一缸比冰点还低的水中,那感觉实在恶心。    「用不着这样玩命吧?」我缓过来後当即骂道,但只看到那胖子跟傻了般矗在那一动不 动,我走近一看,只见那死胖子两眼翻白,我轻轻的一碰,他的头就以一个极度不自然的 角度歪了下去。    操,这时间点给我玩木头人啊?这时我发现了这地方不太对。    一个纯白色的房间,和门外充满历史痕迹的岩穴完全是两个地方。    不就是梦境中的那个地方吗。胖子仍然跟个木偶没两样般傻站在那,我别无选择只能背 着他往前走。那身肥油还真不是普通的重,走没两步脚就直发软。没办法,只得将手上唯 一的武器连着枪背带做成一个简易担架硬拖着胖子往前走。    往前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胖子才逐渐苏醒了过来。他一睁眼就懵了,傻呼呼的说道 :「这他娘的怎从地底跑去未来世界啦?胖爷我是不是交待了?怎脖子这麽痛?」    我勉强将他扶了起来,简单的说了进门後发生的事。胖子一拍头就骂道:「操,这他娘 的我得好好跟你说说,年轻人坐坐坐,来听胖爷讲大道理。」    以胖子的表达能力实在不便将他说的字全说出来,我就以我理解的讲其简单阐明:这墓 是徐福的没错,但只是一个器物冢,类似储藏室的概念,只要时间到了,徐福活了,他首 先要做的事就是去像这里的地方去找东西,也许是找他埋藏的神器。也就是说这墓是空的 ,这里面那些人俑丶夜明珠那些都只是徐福复活後要用的。    而关键是那个日本友人,他是徐福盖这墓时唯一没预料到的闯入者,也因此这日本友人 是出去的关键,要知道这徐福本领再怎麽高强也算不到一个因为防空洞被炸塌而莫名奇妙 进来的人。而一个在他预料之外的人进来了这墓,自然就会破了整个墓的格局,产生变卦 。而算一算徐福也确实早就复活了,而他也确实来到了这,但日本友人的出现让这墓失去 了作用。也因此徐福得不到重生的过程中必须的东西,这情况对他来说非常危险,他随时 有可能真正的死去,在情况危急之下他只得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改造成一个临时的休眠 室,用特殊的方法保存自己的肉身,等着下一次适合复活的时机再跑一次流程。    而至於徐福是如何休眠的胖子也没搞懂,只给出了一些可能性:首先,他的时代不可能 用冷冻设备,一个方士再怎麽牛逼也做不出现代的设备,所以接下来要朝杀死细菌的方式 去想,首先是用火,但这样搞可能细菌还没杀死就先把自己烤熟了,烤肉串是没办法复活 的。再来是化学物质,但这可能性同样很低,如果真是这样那日本友人和我们都有大机率 在进墓时就直接被毒死,而不是在这活蹦乱跳的想搞事。    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放射性物质。依照当时的记载,曾经有一颗陨石掉落在东海附近, 而这陨石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落在了台湾,而这陨石上可能带着一些放射性物质正好能够防 腐又不会直接让人身体产生异变,因此徐福就直接用那陨石当材料做了这间墓。而这种高 强度的辐射进而让所有进来的生物都获得了超出常人水平的能力,如此一来也能解释为何 我们一路磕碰出来的伤口都如此迅速的愈合。    而至於为何胖子进来的瞬间成了失智胖子,胖子只淡淡的说道:「我有羊癫疯,拍谢, 忘记讲。」我听了真差点没当场毙了他。    我问胖子是如何做出这些推论的,胖子说那日本友人肚子里的匣子详细记载了这些事项 ,也许是徐福复活後来提醒自己要干啥用的。    随着我们的前进,我们进来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了,看来这地方是做成一个弧形的。我跟 胖子在这墓室里面又走了约莫五个时辰的时间,看来胖子的推论是正确的,这墓室似乎就 是辐射源,在这里面我的身体似乎有着无限的体力。    在这种纯白的空间中人类是很容易迷失心智的,所以往往会听到一片茫茫雪白中有人会 脱光了衣服在那搞事,往往就是大脑承受不了这种只有单一颜色的环境。就当我跟胖子即 将崩溃时,只见地平线远方出现了一个黑点。    世界的尽头,当我看到那黑点时,我脑海中只有这个想法。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12-15 10:05 , Processed in 0.06789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