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復: 0

[创作] 明年见

[複製鏈接]

2470

主題

2470

帖子

769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692
發表於 2018-10-11 00:52: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她把所有相关的密码都仔细抄写下来了, 连同金融卡一起, 收进从甜点店获得的比蛋糕还香的牛皮纸袋里。   鞋子......  她犹豫着该穿球鞋还是毫不负担的塑胶拖鞋, 最後她还是选了陪她最久的跑鞋, 红色的美津浓rider19。 陪她流乾了很多眼泪跟汗水, 在她病得最重的时候, 她也只愿意穿上它。 换上了喜欢的洋装, 一点都不搭嘎的搭配, 站在落地镜前她笑得灿烂, 她从没觉得自己这样好看过, 这可能是她此生最喜欢自己模样的一刻。 肩上军绿色绣着柴犬的帆布包里只装着一叠厚厚的信还有牛皮纸袋, 出门前她看着空荡的房间一眼, 什麽都看不见,还残存用以让她勉强平静的优雅伯爵香气。 传了讯息给代理人, 将钥匙留在管理室。   天光未亮, 清晨的空气闻起来很悲伤。 她笑了起来, 她记得这样的场景, 第一次失恋丶第二次被背叛丶 第三次人生失去方向, 不知怎地总是在这里, 场景气味温度都像复制贴上, 主角换了几个, 最後只有她被留下。  她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前行。  街道上是没有人的, 只要不经过早餐店那种过早的作息, 她不需要闪避任何人的目光。   沿路下了山, 她坚毅要走向淡水河畔。   除了偶有的通勤车辆, 视线所及都还酣睡着, 她抖擞像是要参加盛会。  她靠在栏杆上, 将提袋放在一旁地上,脱下鲜红的鞋子摆在上头。  河岸一片墨黑安静。  她环顾四周,确信没有人。   「别做傻事吧?」  她蹑手蹑脚地正要攀上栏杆,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她吓得跌坐在地上。   明明刚刚就没有人。  她再次审视周围, 仍然没有人。  「这阵子业绩够了, 妳现在跳的话很不划算。」 男人幽幽地浮现在她身旁, 看起来就是个斯文普通男子。  她瞪大眼说不出话。  「嗯?为什麽要自杀?妳看起来还很年轻。」  惊魂未定,但她更多赌气咬着唇不说话。  甘你屁事。以她平时对待陌生异性的态度绝对是要这样回应的。  「啊, 不过我死的那时候可能也跟妳差不多年纪?」 男人兀自说了起来, 搔了搔下巴, 白净的脸庞上诚恳的困惑。「多久了啊......可能也有八年?哎,我跟妳说,这八年来妳 这 种傻蛋我也看多了。」他挑眉看着她的红鞋。「为情所困?那妳的洋装怎麽不是红的?」  才不是这样,为了男人就结束生命很不值得。她身边有很多很好的朋友陪伴着,她才不需 要为了男人自暴自弃。  「你,想要怎麽样?」她防备瞪着男人,挤出声音时发现自己竟然在颤抖。她安慰自己是 天气转凉而她还穿着夏。   「我?就被通知今天可能会有新来的啊就先来偷看一下。」男人笑了起来。  他笑的时候太云淡风轻, 毫无依恋一般。  她想学他扯嘴角,却连同紧绷的肩一起垮了下来。 她环着膝, 刚刚一鼓作气的勇气都被跌跑了。  其实也不需要勇气, 她想这麽做很久了。 只是时候好像到了, 像他说的,今天会有新来的报到。   除了能穿透他看见他背後所有的景, 这男人看起来跟常人无异。 以後她也会这样吗?  人家说跳海好一点的遗体被冲到岸边前就已经喂鱼。 她希望这样, 人活着已经对这地球造成好多伤害, 要死掉也要选择比较不负担的方式。 只是听说会浮肿败相, 但眼前的男人没有啊? 五官健全, 白净的素T跟牛仔裤下的身材仍精实, 他连鞋子都有穿呢。  「是真的会很丑喔! 妳看妳现在脸就跟面包超人一样, 之後会变成米估喔!」  她倒抽一口气瞪他。「读心术?那你问题那麽多?」  「我怕吓到妳嘛。」男人笑得更加灿烂,一屁股坐在她身旁。  「欸怎麽样,不然妳明年再来,给我点业绩吧?」男人对她使着颜色, 彷佛一桩划算交易。  「不要。我待会,就要跳。」有点难为情,这种事说得像待会早餐要喝大冰鲜奶茶一样坚 定脸不红气不喘干嘛。   「喔。」 男人也乾脆地单音回应。  ......太快放弃了吧, 为什麽男生总是这麽容易放弃哄女生呢? 笑着说没事怎麽就相信了? 「嗯。」 她思绪千回百转, 她尴尬试想现在该起身狼狈地重复刚刚动作,还是......   「那妳还没跟我说妳的故事啊?」幸好男人的好奇心中断了她的困扰。  「你不是会读心术?」她一脸不屑,摸着自己的跑鞋心里又感到平静起来。  那些跑到生理像橡皮筋紧绷快要断裂丶心理却只能因此得到救赎的日子, 都是踩着这双鞋的。  「骗妳的啦,我们怎麽会这种事啊?我们就是活在另一个时空的你们啊,我们仍然是平凡 人——平凡鬼?」他侧脸望着她像徵询认同,兀自笑着。  「那怎麽会?」她瞪大眼,无视他飒爽笑意。  「妳打量我的眼神太不客气了吧?我刚好比较敏锐聪颖一点。」男人无谓的耸肩。「包包 里装什麽?遗书?很多人都是説跳就跳的,妳这种准备周全的,对这世界一定还有很多牵 挂。」  「胡说!」她突然激动起来。「我就是生无可恋才在这里!」  「哦?」男人挑眉,再抬手她袋子里的信件全都在他手上。「那这些信给谁?」  「到底关你什麽事!」她生气地想抢回信件,却一把穿过了男人。  心中一股莫名的空洞失落回荡。  死掉就是这样吗? 不轰烈不牵挂不纠缠, 就只是这样虚无。   「别做傻事吧。」男人敛起神色,又回到最初那一句,只是声音变得更加温柔。   「我升高中的时候我爸被朋友骗,欠了一屁股债,妈妈离家出走,好几年的时间日以继夜 努力工作,我也拼命半工半读,好不容易顺利毕业上了大,努力接家教过活。 当时的女朋友是我最大的支撑,结果我一当兵就被兵变,我最好的朋友跟女朋友!我在里 头生不如死,POA跟弟兄都怕我出事,我成天被当成废人,大家就怕我想不开。熬到退伍 我的父亲操劳过世,我还是想尽办法鼓励自己,一个人也能活得精彩,这世界多麽美好! 我得熬过去,没有钱没有朋友我还有自己,靠着学经历进了补习班工作,才发现我早就得 了癌症,肝癌。连个保险都没有更别说钱,我觉得这世界负我,老天不屑眷顾我,我何苦 留在这世上给人糟蹋。」  「妳知道吗,最荒唐的是我连偶尔奢侈地吃个卤肉饭,都会吃到钢丝!」 男人双掌摊平交叠在头上像只鱼, 「扑通!我什麽都没留就跳进来了。」  「我才是最生无可恋的呢。」他笑得云淡风轻:「看看妳,还有眼泪。我当时连哭都觉得 白费力气了。」  「妳一定觉得我的故事狗血,这八年来,我却还听过无数比我更惨更心酸的历程,我都要 为我自己可惜了呢!但痛苦是无需比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课题丶过不去的坎。」男人 转过身正色望着她。「我只是希望妳多想想......」  男人咧嘴一笑。 「业绩真的够了,明年再来好吗?」  她瞪着他眼泪扑簌簌流下来。   什麽啊,现在是什麽情况啊? 她才不管什麽业绩呢, 她心意已决的啊,什麽都处理好了, 尽可能不给任何人造成困扰的准备就绪消失在这世上。  会为她伤心的她都写了信, 不告而别是残忍的, 留下遗憾是最伤人的。  那她自己呢?她最大的遗憾是什麽呢?  她还有遗憾吗?  「我没有家。」她含着眼泪开口。「我去哪都是在漂泊。」  她想起孤独生活的这些日子, 怎麽样都无所谓啊, 她觉得自己对身边的人来说也仅仅是负担。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 可是她找不到任何支撑下去的动力。  活着太辛苦了太勉强了。    男人伸手揉着她的头发, 仍然穿透了彼此, 这一次她却真实感到温度。  「这世上大家都是在漂泊啊, 时间就是大家共乘的船,所有人都是在前进的,没有人可以真的停歇下来,就连死亡也不 是真的终点。看过《可可夜总会》吗?当这世界再也没有人记得你的时候,才是哦。」   「累的时候连靠岸都没有算什麽呢?」她彷佛抓到了浮木,反正此时此刻的任性都不算数 。  「妳看,妳连这时候都有我靠,怎麽可能没有呢?那些信,就是妳的靠岸,只是妳不愿意 正视而已。」  「妳还好小。无论妳觉得自己多老,在没有时间的我们眼里妳都还有很多很多机会,在做 了决定以後就没有回头路了,但在那之前,妳可以反悔跌倒无数次悲伤一万次,但离开後 什麽都没了。像我们这样,才是真的漂泊的。我们既没有时间,又太多时间。」他苦笑。  「很多人会告诉妳不要做傻事, 活着就有很多机会丶再痛苦都有转圜的馀地。他们懂什麽,那些活着相对轻松的人,说出 这些话是不会真正心疼妳的。」  「但我是货真价实的过来人喔。」男人俏皮眨着眼。「一点都不好玩,很痛苦,很孤独。 这八年来都在重复更深沉更无解的孤独。我解决了我活在妳那个世界的痛苦,但在这,只 有双倍的寂寞双倍的痛苦。」  从他清澈的双眼她看见了他说的每一字真心话,像淡水河墨黑,寂寥深远。  「我曾经觉得死亡远比活着有勇气太多了, 得克服承受所有未知的恐惧, 抛下一切可能投进无穷尽的黑暗。」男人不再看着她,视线投向河面。「我还是要告诉妳 ,我看到很多人用更坚韧的勇气活着,无论人间是怎麽样的炼狱,他们都没有投身到这里 来。那是很好的事情。毕竟人生下来,就是要感受着生活的好与坏,直到没有力气为止。 」  「我其实没有要阻止妳或真正改变妳的决定,毕竟想要这麽做的人, 都是心意已决鼓足勇气的, 真心渴望, 每个人的决定都该被支持。 有些时候真的是一念之间, 可能妳自己也还没真的想清楚, 如果留下遗憾。 就算妳到这里来, 痛苦也只会无限延伸而已。」   「好了,天快亮了,妳在黎明清晨交界之际来最好,那里的引渡人都比较和善。——但妳 改变主意的话,这是我的名片。」男人作势掏出名片。「明年我再来接妳,帮我做点业绩 吧。」其实他手上什麽都没有。  「你生前是业务吧。」她满脸泪水。  他摇摇头。「我可是补教名师呢。我最想做的呀,就是看孩子们快快乐乐长大。」他的笑 容变得落寞。  後悔了吗?那种真心为孩子快乐,却没人能让他撑下去的痛苦。  她的心都要碎掉了,有着这样心愿的男人,自己却是那样的不快乐。   「我要走了。」男人笑着:「哎唷我生前都没跟任何人说过这句话就跳进来了。好奇怪的 感觉。」  「妳好好想一下妳想对这世界说的最後一句话,不然会很遗憾耶!」  她顿了一下,反射地说出:「谢谢你。」  但男人已经爬上栏杆,神色全然陌生,是那样生无可恋的超然。  接着他跳进河里,她瞪大眼看着让人怵目惊心的画面。  他很快的就被水呛得面色通红,双手挥舞着却不是在求救,只是本能痛苦挣扎而已。  她看见了,很多人争相拉着他的四肢。    她流着眼泪。  不是害怕。   她好心疼, 生前那样痛苦的他, 痛苦一直延续着没完没了。 如果那时候有人可以像他现在这样支撑他自己就好了。他就不会露出那麽寂寞的眼神了。 她晓得的,同类的眼神都会在无意间变得黯淡无光。  「世界和平。」  这是她想对这世界说的话, 却不是最後一句。  她恍惚地穿上鞋, 天光缓缓透出云层映射在水面。  她背起帆布包,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要大杯冰鲜奶茶!」 她成了早餐店第一个报到的客人。 鼻涕眼泪齐下,店员慌张的抽着卫生纸给她。 「马上给妳!别哭了。」   「活着就能吃很好吃的早餐, 所以我不要死掉了。」   「好,妳很棒。 老板说要招待妳最好吃的早餐!」   这世界上人的情感连结,或深或浅,始终存在的吗?  她不晓得, 好累好累。 可是再撑一下吧, 也许明年再见, 她也能真的帮得上他的忙也不一定。   「明年见。」她在心底默念。      「......值得吗?」引渡人漠然的看着眼前的傻子,伸出手等着拉他回到他们的岸。  这样好的机会, 错过了不知道要再等多久才能入列排队?   「当然值得啊。」男人笑得灿烂, 彷佛刚刚重复上演几千次的痛苦真的能成为习惯。  「假如她能因此好好的活下去,代替我去做更多更快乐的事,远比我再次回到那个世界承 受一切未知好吧。」男人耸肩。「我的勇气在生前都用光了。活着真的是满辛苦的事。」  两个男人认同得只剩下深沉的沈默。  「但我相信她。」    「那样善良的孩子, 让她继续活下去,是有意义的。 她的温柔善良,只要多一个人感受到,就能少一些憾事吧? 而且你说过她也救过你不是吗?」 男人促狭笑了起来。  面色惨白的引渡人突然红了双颊。  去年的中秋节他排休, 跟其他夥伴喝到不省人事, 隔天宿醉上班时差点就引错人。 是那个还在生活间努力挣扎的她, 挤出所有心力去陪伴那个突然喊着想死的陌生人。  奇怪,那样坚毅的她怎麽就学不会拿那样的力量来善待自己呢?   算了,他不该多管闲事的。 反正这世界永远不可能会和平, 把那种笨蛋丢来这里会让人很困扰的。  他们最大的心愿啊, 就是这种笨蛋多努力一点多活久一点。 不要来这个阴暗的世界制造麻烦吧。  像他隔壁这个笨蛋,带给他最大的麻烦......  「一起去烤肉喝一杯吧,我明天放假。」  「好啊,你帮我生火吧。」男人双手垂在胸前幽幽晃着。「我好冷哟!死得好惨哟!」  「白痴。」引渡人白了他一眼,仍然伸手握住他湿冷浮肿的手。水气缓缓退却,又回到那 双很适合执教鞭好看的手。  男人笑嘻嘻看着引渡人。  除此之外, 在这里终於也有了让他再痛苦也舍不得离开的原因呢。        ————   o.O 中秋节写的国庆日发  嗯~~ 好像很适合连载但我从没有框架过自己的故事 有缘再见了大家>_<   https://m.facebook.com/haxdgoodgoodeat/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10-20 00:32 , Processed in 0.08003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