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乌鸦男孩(五)

[複製鏈接]

2447

主題

2447

帖子

7625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625
發表於 2018-10-10 18:52: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那个东西发出了一声叫声,我皱眉,这个叫声听起来很是熟悉,我开始努力回想着这个声 音的来源到底是甚麽,试图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下找回一丝神智。  透着门外的微光,我看见一只小巧的乌鸦一蹦一跳的跳到我脚跟前,用鸟喙轻轻的啄着我 的运动鞋。  「看来它喜欢你。」  我敢保证,虽然我的眼睛还没完全适应完屋内的黑暗,但刚才那句话很明显是从那对碧绿 瞳孔的主人口中说出来的。  我甚至不敢抬头,只敢把视线牢牢的盯在这只蹦蹦跳跳的小乌鸦身上,深怕只要我稍不注意,这只 可怜虫就会被藏在黑暗里头的怪物拖进去吃掉。  自己性命都有可能不保的时候我很佩服自己还有勇气去担心这条小生命。  就这样我站在门廊的玄关前的足足三十秒,都看着这只小乌鸦在我脚边转来转去,用着鸟 喙和好奇的双眼打量着我,而我的眼中只能透露出无限的空洞。  「它看过你。」  又一模一样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这次我可是真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该怎麽说呢.. ....在以往的年代,电视讯号不良或是信号遭到强制切断时会产生出的大量杂讯声音 ,而那个声音就像是被这种杂音包围着,就像是在吵杂的电车中说话那种音感,虽然不太 清楚但却还是能够听得出来大概。  我抬头,眯着眼看着黑暗:「你是谁?为什麽会在我的家里?」我直截了当的问,尽管我 的身体本能要我竭尽所能的跑。  眼睛渐渐能够适应黑暗,在那一双碧绿双眼下的妖魔鬼怪也渐渐成形。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在伯父出事那天站在街角的陌生人。  体型瘦高,戴着两个巨型放大的双眼丶和一对尖长鸟喙的面具,穿着一袭全身漆黑的袍子 ,和一双和体型极为不适合的黑头尖鞋。  那个我姑且称他为面具男的男子。  「我得靠这些灵魂维生。」面具男回答,那股沙哑至极丶活脱脱像是从阿鼻地狱中爬出的 怪物声音让我不寒而栗到了极点。  「甚麽灵-」  正当我准备开口之际,面具男从黑袍下伸出一只极为枯瘦的手臂,前端还套着一只黑皮手 套。  他将手举至额头,面具下的嘴念念有词,全身的斗篷像是触电般的颤抖起来,用着发狂不 规则的频率狂舞着,我脚旁的小乌鸦也跟着一跳一跳起来。  「你在......做甚麽?」我不解地大喊,但声音像是被强迫性的压低,环绕在这个 空间的尽是那个面具男令人困惑的呢喃还有斗篷飞舞的杂音。  小乌鸦绕着我的脚边跳着跳着,我急忙蹲下把焦躁的它抱了起来,深怕这个可怜虫被这个 诡异的仪式给波及到。  「......」面具男持续着意义不明的低语,就在那一刹那间我看见了斗篷底下渗出 了极为惨淡的暗蓝光线,随後从我身後和一旁的墙壁浮出了两个颜色沉淀着暗红的球体。  我抱着小乌鸦的手越来越紧,几乎整只手臂都快陷进小乌鸦乌黑的羽毛里,眼睛却直直盯 着眼前这个活到现在却从来也没见过的神鬼般的现象。  那两个颜色暗沉的红色球体就这样以及度缓慢的速度在空中漂浮着丶轻旋着靠近面具男斗 篷下的暗蓝光线。  随後那两个球体像是液体般没入斗篷当中,随着面具男把手臂伸回斗篷之际,面具男戴着 的面具发出了剧烈的颤抖,夹杂着被极度压抑的狂笑声,面具背後的碧绿瞳孔散发出了强 光。  等到了斗篷下的光线逐渐淡去,一切才又回复正常。  如果不包含在刚才遭遇了千百遍生死轮回的我在内的话。  「那些是甚麽?」  我敢肯定我的脸色一定很苍白,就如同被我手劲压的喘不过气的这只小乌鸦一样,毕竟我 现在在我自己家里和一个陌生的妖魔鬼怪对话,而且才刚看完一个极为震撼和诡异的仪式 。  「灵魂。」面具男的声音轻笑着,点了点头。  我手中的小乌鸦看见了面具男的动作,摆动挣扎着从我臂弯中脱出,用着刚学会飞行的姿 势跃上了面具男的肩膀,而这时我才发现,面具男的肩膀丶斗篷和脚旁都站着零零散散的 乌鸦。  「那些......是谁的灵魂?」我尽量止住我声音里的颤抖。  「一个是你伯父,另外一个是不久前才在附近摔死的可怜鬼。」面具男不动声色。  「那个小偷......是你让他从阳台上摔下来的?」我想起黄昏时在路口那两个大婶 的对话。  「不是,我充其量只能算是旁观者,真正的主角是这群孩子。」面具男摇了摇头,低头看 向身旁的乌鸦们,身旁的每只乌鸦都将头歪向面具男,低微的鸣唱着。  「那......我伯父呢?!」我紧皱眉头,我还真想不到被酒驾撞死的伯父有做错了 甚麽事情。  「他侵吞了以前公司的大笔赃款,还占了你爸留给你的补偿金一大把便宜,甚至还在他女 儿熟睡时对其上下其手,所以这群孩子才会趁着那个酒鬼开车经过你家门口时,群体挡住 了挡风玻璃的视线。」  「那你吸收这些坏的灵魂......」  「没有天生就是好坏的灵魂,是灵魂自己选择了好坏。」面具男往前踏步,肩上的乌鸦顺 势飞落在地。  「每一个人,出生一下来落地都是纯粹的灵魂。」面具男开始长篇大论:「人的灵魂会在 这个世界上开始变好或变坏,当灵魂趋向善意时,颜色会转为淡淡的浅蓝色,相反的,灵 魂为非作歹时,就会变成你刚才所看见的那个红色。」  我点点头,试着消化面具男的话。  「就像你刚才看见的,这些做尽坏事的灵魂,幸运的话,就会被这群孩子提早归还给我, 不幸的话,这个社会还得继续被这些禽兽不如的人摧残下去。」  「那些善良的灵魂呢?」我问道,那些善良的灵魂总该不会也要遭到面具男啃食吸收的下 场。  「会在这个世界上等着下一次的转世时间。」面具男蹲下,摸了摸身旁乌鸦的头。  「你有面包吗?」  「?」我皱眉,根本还没回过神来。  「面包,这些孩子可不像我一样残忍到吃人类的灵魂。」面具男抬头看我,虽然我完全看 不见他的表情,我却很能肯定他一定在笑。  因为太过於临时,我只好走进客厅拿出昨天晚上为了做三明治刚买的白吐司,再把这袋白 吐司交到面具男的手中。  面具男接过吐司,哼着歌把吐司撕成条状和片状放在手上。  一旁的乌鸦纷纷蹦蹦跳跳的聚集到面具男的身旁,津津有味地吃着吐司碎块。  一个高中生,要在家里遇见一个吸食人类灵魂为主食的男人,再亲眼看着他拿着面包喂乌 鸦的机率有多小?  我想是零,但毕竟事实就发生在我眼前,我可不能否认现在看到的一切。  「一般人......看的见你吗?」我蹲下。  面具男摇摇头,眼神专注地喂着乌鸦:「除非是和灵魂有间接关系的人。」  面具男接着陆陆续续说了一些话,我也茫然地听了一些。  好不容易才勉强懂了这个穿着古怪的男人实际的行动意义,这个男人为了生存得吸收恶的 灵魂。  而这些灵魂可能出自各式各样的人,例如犯下各类凶案的罪嫌丶偷排放有害物质到水中的 恶质厂商丶在食物里加上各式有毒加工品的老板......反正恶人不嫌多,我也倒不 担心面具男会有饿死的一天。  作恶多端的灵魂会被面具男所吸收,而为善的灵魂则会再重新轮回转世,再次进到某一个 幸运的受精卵里,等到呱呱坠地时又是一条一尘不染的灵魂,然後进到这个世界上,成为 被这个社会下被奴役或奴役人的人类。  在各大宗教都有轮回转世的概念或是信仰,例如在佛教中,认为人类得靠着修行跳脱轮回 ,因为众生生活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上,这点我大大同意,这个世界要是公平了,那些有 钱人的嘴脸肯定会少掉一大半。  至於基督教则消极看待轮回的这个说法,认为人死後头一次复活是在末日时,没有轮回般 的灵魂重生,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教义时觉得很亏,人类不仅仅不能回到人间,还得在末日 时复活,多惨。  至於面具男所说的事实我不知是真是假,但刚才亲眼所见的一切可是假不了的。  我试问那些坏的灵魂下场是如何,面具男却怎麽都不肯和我说,小气至极。  回到乌鸦上。  这群在前天占据我家的乌鸦,则会使那些恶人的灵魂提早几年或几十年来见面具男,算是 面具男身边的打手抑或是某种意义上的夥伴,哪种意义我不清楚,但要是面具男十天没吃 东西的话,这群乌鸦八成会上了各大报纸社会版的头条,成了到处惩奸除恶的好手。  但是......。  「你还没说,你来我家的目的是甚麽。」我听着听着,这才想起来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  面具男站了起来,手中半袋的吐司被乌鸦们吃得一乾二净:「报答你。」  「报答我甚麽?」我一头雾水,但总算对於前天房子被一大群乌鸦占据的事情有了头绪。  面具男没有回话,就只是耸耸肩领着这群乌鸦从我身旁跨步而去。  一阵翅膀拍打丶群鸟击空的声音从背後传了过来,我这才回过头,却只看见两丶三根黑色 羽毛散落在玄关旁。  遇见这种事情对当时的我来说还过於冲击,我走上前,将那些羽毛收了起来,算是作为一 种见证。  而面具男口中所说的乌鸦报恩,直到後来我才知道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  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当成一辈子都不三缄其口的秘密,毕竟如果要我带着这麽一个秘 密好几十年直到我进棺材,我想我到最後还是会受不了从棺木中爬出大声嚷嚷这件诡异的 事情,即使没有人相信。  而我对於昨天的我经历完这麽一趟惊心动魄的夜晚後,竟然还能安然自在的泡了杯克宁牛 奶,坐在电视前面看完重播不知道几百遍的金牌特务,才睡眼惺忪的洗脸刷牙滚上床睡觉 这件事感到异常的骄傲。  昨晚也意外的没有失眠,我想是因为那些令我失眠的乌鸦声和那个面具男的事情早已有了 底,自然也不会在夜里独自醒着妄想着一些不存在的恐惧。  而且。  还意外地做了个好梦。  关於恶梦我在以往的经验可以说是完全不缺乏,在我爸过世的那几个礼拜,我简直每天每 夜梦里都会看见那个令人不忍直视的车祸画面。  身着西装丶满身是血的爸爸倒卧在驾驶座前流着泪,而那个年纪的我只能呆呆看着爸爸不 停嚎哭。  雨依旧静静的在梦里下着。  还依稀记得那几个夜晚隔天的早晨,我都是满脸泪痕的醒来,极为别扭又哀伤。  离题了。说到那个好梦。  是关於我和爸爸开心的在晴朗无云的天空下野餐的梦,但在我记忆当中我和我爸从来没有 去过任何森林公园或是大草地上野餐,真要说起来也就是到各处景点走走晃晃,用脚步和 笑声填满每个周末的闲静时光。  但是那个梦却有着异常的异样感,感觉梦里每一寸阳光,每一处的风吹草动都那麽真实地 进入了我每个毛细孔刺激着我的感官,而和爸爸的对话和互动却一点也记不得。  毕竟是梦境,在梦境醒来後会随着时间淡忘梦境的内容本来就是正常的过程,我只记得在 醒来的当下我还难以从梦境里的快乐时空脱离出来,准备好出发去学校。  若要说这是那个面具男送给我的莫名其妙的梦境或是那群乌鸦馈赠我的礼物,我也欣然接 受。  日复一日的我爬下床,准备了两人份的早餐,穿上校服和背包,循着不变的路线遇到欣妍 ,到了学校上着制式又不乏催眠效果的课程。  生活依旧枯燥不变,并没有因为昨夜的奇幻经历而让我今天的人生有了甚麽改变。  当然,昨天的打赌既然因为那场事故没有兑现,我和欣妍还有阿杰理所当然的又开始准备 到我家,去看看有没有任何乌鸦的踪迹,但是在那之前,我提议去一家附近的蛋糕店坐着 休息,顺便喝点饮料替上了一整天课的脑子活跃一下。  这家店常常在放学时间被一群单纯想要聊天和吹冷气的高中生占据着,而像我们这样随便 来上一杯饮料就坐了一小时以上的人也大为多数,我选了靠上落地窗边的位置,尽量远离 周遭吵杂的人群,以免等等要说出口的事情引来许多侧目。  而店里的一只黄金猎犬也憨慢的走了过来,靠在我的脚边吐着长长的舌头盯着我,这只极 为懒惰的黄金猎犬叫做「阿鲁」,不过似乎不是这家蛋糕店的店狗,因为当我到隔壁的租 书店去站着看漫画的时候,阿鲁这只笨狗也很常待在那边的柜台发呆睡觉,而那个租书店 的女员工也总是阿鲁阿鲁的叫它丶摸它头。  我猜想,或许阿鲁是只习惯了随遇而安的豪迈狗,才会在每个地方留下踪迹,却又不擅长 久留。  而在这间店里,阿鲁的行为模式有一贯的作风,当活力饱满时就会跑到隔壁的租屋店乱晃 乱跑,等到累了就回来这间店,顺势趴在一桌客人的桌旁,期待着摸头或是喂食等等的额 外报酬。  而我总是不吝啬的脱下鞋袜帮阿鲁这只贪婪的笨狗来上一阵子的人脚按摩,它露出享受的 表情,我自然而然也喜欢上它身上松软的毛包覆着脚的触感。  坐在蛋糕店的小小角落里,我和阿杰各点了一块起士蛋糕,欣妍则来上了一杯上层有着浓 厚奶泡的卡布奇诺。  至於在这之前,要不要将昨晚的事情全盘托出,还是保留着部分秘密。  我始终很犹豫。  我吃着起士蛋糕,想起昨晚我也没有问面具男他的存在是否不能被任何人知道,我想,他 大概觉得我说出去也会被别人认为是个神经错乱的疯子吧。  但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是有任何神鬼和各类荒腔走板的奇幻故事都能够照单全收的人,而 那个人正坐在我对面靠着落地窗吃着起士蛋糕。  「你说你昨天晚上发生甚麽事情了阿文!」阿杰嘴上满是蛋糕屑的大吼大叫,我还记得之 前他还说他毕业後一定要去国外找出霍格华兹学院的存在,简直是疯了。  我用手指抹上盘子上的起士块,放进嘴里:「我遇见一个男人,他说他有着一群乌鸦,那 群乌鸦会帮忙他对付坏人。」  在这部分我得承认我并没有坦露出所有的实情,擅自作主的我选择把那个面具男会吸收掉 人类作恶多端灵魂的片段给挑出了。  一方面我还不知道把这件事情全盘告诉阿杰他会有多大的冲劲每天都到我家门口等着那个 面具男的出现,另一个原因则是我怕阿杰会耐不住性子和同学们大肆宣扬人类的灵魂终有 一天会被一个怪物吸食掉的怪谈。  「那他像是蝙蝠侠吗?!像是蝙蝠侠跟蝙蝠之间的关系吗?!」阿杰眼里散发出光芒。  我摇摇头,继续用脚按摩着阿鲁的肚子,蝙蝠侠对付的是作恶多端的大魔头,那个面具男 顶多是清掉了其他在城市里为非作歹的小恶人罢了。  「所以你们之前在你家看到的那群乌鸦就是那个面具男的乌鸦?」阿杰兴致盎然。  「应该是吧,毕竟我家也是第一次被乌鸦占据。」我说。  「那我们今天经过你家有很大机会能看到那个面具男吗?我想和他见上一面!」阿杰怪里 怪气的高呼着。  要是青春是一场兵荒马乱,阿杰很有可能就是把我这个同袍拖下战马冲进敌方前线的那个 大头兵。  「不确定,没看到的话也很有可能。」我说的是实话,毕竟我和那个面具男也只有过一面 之交,他要不要出现我也没办法得知。  不去计算失望的可能性,阿杰继续用叉子叉起蛋糕送进嘴里。  我则开始注意到坐在一旁默默不作声的欣妍。  「还好吧,欣妍?」我问道。  从进店里欣妍还蛮神采奕奕地听着我和阿杰的怪谈趣闻,但自从我开始讲到那个面具男和 乌鸦有所关联之後,欣妍的神情就开始急转直下,若有所思地喝着卡布奇诺。  「没甚麽事,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只是......」欣妍低着头,抿了抿嘴上的鲜奶 油泡沫。  「?」我皱眉。  欣妍欲言又止,我们之间的沉默僵持了半分钟後,反映迟钝的阿杰这才狼吞虎咽完蛋糕, 莫名地看着我们。  欣妍低着头,眼睛不安的转动,直到我们之间怪异的尴尬持续了一分钟後,她才吞吞吐吐 地开口。  「我家昨天晚上和早上......窗外和电线上也都是乌鸦,全部都盯着我家。」  阿杰露出这有甚麽好大惊小怪的表情,但我的脚趾却不由自主地在阿鲁身上收紧。  因为在我没有说出来的那些怪事背後,有着一个让我极为不安的语句。  那就是只有当有人的灵魂要被取走时,乌鸦才会出现去决定着这些坏人们的命运。  我手中叉着的蛋糕在微微颤抖,很明显的欣妍那份不安感也实实在在的传染到了我身上。  「我很怕,可是我的家人......我也不是甚麽偷窃杀人的大坏蛋,为什麽那个面具 男要让乌鸦来我家?」欣妍盯着咖啡杯中旋转的纹路,声音有些颤抖。  「我很担心那些乌鸦是来对我家出手的。」欣妍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我在刹那间陷入了一种茫然,我没想到在前天昨天发生的一连串怪异的事情,会带到这个 我喜欢着的青梅竹马身上,要是欣妍她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甚麽事情,我一定会愧疚到撞 墙而死。  我很挣扎,因为......那些乌鸦会出现在那里,也一定有着必然的决定性因素。  欣妍的家人有可能有着某种足以让乌鸦察觉到的重大恶行吗?  我不知道,更不想去想之後的下场。  「搞不好......那些乌鸦只是碰巧飞到妳家附近而已,先不用这麽担心啦!」阿杰 强颜欢笑,我却能看到他藏在桌下的右手握的死紧。  「也是,乌鸦是一年四季都会出现的生物,它们的出现是理所当然的,再说也不能确定那 群乌鸦就是那个面具男带领着的乌鸦。」我挤出一点笑容,期望能消除欣妍心中的一丁点 不安。  「......」欣妍不发一语,像是在思考着甚麽。  我紧绷的脚底掌停止了按摩,阿鲁开始挪动身子,从我的座位底下慢慢的走到别的位置底 下讨食。  坐的屁股发麻的我们,只好拿起书包,准备从位置上起身回家。  一路上,除了夕阳暖烘烘的映照,其他都是一阵又一阵令人紧绷的静默。  「如果是这样,那群乌鸦有甚麽动静的话,妳就马上通知我和阿文,至少能有帮助!」阿 杰信誓旦旦的说,但这个点子很明显有着极大的缺漏。  要等我和阿杰到现场帮忙,估计那群乌鸦已经完成了任务,伤害已经造成。  「或......或是请妳们全家先暂时到其他旅馆住一晚,至少还可以请人帮忙照顾或 是看着妳们的安全。」阿杰提出。  欣妍仍然低着头,不发一语的沉默着。  要欣妍暂时请自己和父母不要住在家里,那群乌鸦也顶多只会改变攻击的地点,而不会改 变目标。  但照目前这个情况之下似乎只有这个点子还有着一点尝试的必要,毕竟能拖一点时间就是 一点。  於是,我们三人选了这个只有一丁点希望的可能,到了欣妍的家开始为了她们的安危求情 丶劝说。  「对不起伯父伯母!但今天晚上能请你们暂时到旅馆去住吗?顺便请警察照顾你们的安全 !」阿杰表情诚恳的说着。  「蛤?为什麽我们要这麽做?」欣妍的爸妈露出极度不解的表情。  「因为......」我和阿杰欲言又止,没办法说出甚麽有一群乌鸦很可能会来取你们 生命这句蠢话,大人们不可能会相信这种鬼话连篇。  「到底发生甚麽事情了欣妍?」欣妍妈妈看着欣妍,彷佛认定这是一场由我们策划好的整 人计画似的。  「我们可能......会被攻击。」欣妍低着头,紧紧咬着嘴唇。  「你们小孩子到底在玩甚麽游戏啊?是在玩甚麽莫名其妙的逃难游戏吗哈哈?」欣妍爸爸 似笑非笑,这种表情很明显就是大人们即将发怒的神情。  我微微转头,看向欣妍家门口电线上站着的七八只乌鸦,突然一股热气涌上胸腔。  「拜托你了伯父!就这一天就好,我家现在没人,也可以请你们过去住一晚,一晚就行, 费用我来出!」我几近九十度鞠躬,全身剧烈的颤抖。  欣妍爸爸终於情绪爆发。  「小孩子玩甚麽游戏!别把我家欣妍带坏,全都给我回家去!」伯父脸上的神情涨红,脖 子上的青筋毕露,对着我和阿杰大声咆哮着。  欣妍只是在一旁微微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扯着衣角,眼泪似乎要夺眶而出。  被理所当然的喝斥的一顿,我和阿杰满怀着歉意和不舒畅的心情退出了门外。  「对不起......没办法劝的动他们。」欣妍看着我们,忍着莫名的情绪。  「没关系啦,要是真的只是一场游戏或是没发生任何事情那不是很好吗?」阿杰满怀歉意 的看着欣妍。  「要是有甚麽事情的话我会通知你们的。」欣妍尽量挤出微笑,随後走进家门。  欣妍回家了,我和阿杰自然而然也没有心情再回我家看那些乌鸦是不是还在。  道别了赶着上补习班的阿杰,我独自走在入夜的街上开始思考。  要是那群乌鸦真的要对欣妍或是她家人动手的话,我还能做甚麽?  一个念头突然从脑中一闪而过,我开始跑了起来。  等到回过神来早已满头大汗,我正站在我家门口。  抬头望着天空和电线杆上,只有少数零星的乌鸦在上头理毛和发呆。  我推开门走进玄关。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10-21 14:09 , Processed in 0.0882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