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復: 0

[创作] 折命铺-50

[複製鏈接]

2179

主題

2179

帖子

6821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821
發表於 2018-10-10 12:52: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祝大家双十节放假快乐。  ***  纪翩没说什麽,回忆在祈上他身时,像接通电线那般的同时也流入了他脑内。 接下来的故事更为悲伤,是那种连他也无法开口的悲伤。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麽难过程度排行,「被珍视的人刻意遗忘」这件事情,不是第二就是第一了。 「所以你要夺我灵识,来恢复冯菈菈对你的回忆吗?」纪翩像是自言自语的对着当时存在自己身体的祈的意识说:「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没试过怎麽知道不可能?」 「铺子拿走的东西,是不会还给你的。」 「存在过的,怎麽可以这麽轻易地就放弃了?」祈痛苦地回覆纪翩:「我也是他们的儿子呀!」 是呀,你也是冯家的儿子。 纪翩是独子,无法同理祈的悲伤,但他似乎可以去理解祈的痛苦。 当一个存在过的事实,被亲爱的人们可以抹灭,那种被无视的痛楚应该更难以形容。 「只在乎活着的人,公平吗?」 祈的问题,纪翩回答不出来。  ***  纪默然收了这个委托。 是也没什麽好不能收的,这铺子运行本来就没有一个道理可言。 堂给他的东西是一幅画。他交代冯家挂在冯菈菈的房里几天,事情就会有所变化。挂上几天後,冯菈菈发高烧,住了几天院。为此,冯爸爸还去找纪默然理论:事情还没结束,又惹了一件事情。  「为什麽她发高烧?」 「堂有他的想法。」纪默然看着眼前这个揪住自己领口的男人,很平稳且缓慢地:「我无法猜测它要怎麽做,你只能等,然後等到结果发生。」 「什麽屁话!」 「你打了我,事情也不会改变:你女儿现在住院,而你用你的馀命换你女儿对你儿子的记忆。如果到你女儿痊愈後返家还是没效的话,你再来找我理论也不迟。」纪默然依然很淡很淡,很淡地陈述着。 冯爸爸也只是看着他,然後把手放开。  等冯爸爸离开铺子後,纪默然去看与冯菈菈同年的纪翩,纪翩沉睡着。 这样公平吗?抹灭掉对过去的记忆,为的是要好好活下去。那麽对曾经存在过的人而言,算什麽? 人活着,唯一的牵连就是对彼此的回忆。如果这点回忆也没有了,那些痛苦的开心的激烈的平淡的曾经,也都不再有意义。 对於活着的人是种解脱,那死者呢?  纪默然不知道,多年前的这笔交易,未来将会造成自己多大的波折。  冯菈菈醒了,却什麽也都忘了。冯祈在病房一头痛哭失声,但谁都听不到他的悲伤。 堂很乾脆,所有与冯祈有关的全部,在冯菈菈脑海里一乾二净,而存在在冯家的冯祈的物品,也全部丶全部都消失。 照片被销毁,亲戚们被噤口,那些曾经都当作不堪,成为家族里最深丶最深的秘密。谁都不提起多年前这家出生过一个活泼可爱的男孩,然後健康快乐的长大。 这个男孩在那次意外中,从骄傲变成禁忌。   ***  「他……还好吗?」冯菈菈看着病床上的纪翩,怯怯地问。 「不怎麽好。」刚被具强大灵力的灵体夺舍,相信纪翩自己本身也多少有耗损:「不过多休息应该会没事,倒是你,家人知道你在这边吗?」 他相信,冯家人是不愿意看到冯菈菈跟自己接触的。 「……」冯菈菈沉默,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快回家吧,家人会担心。」纪默然拍拍冯菈菈的肩膀:「也晚了,这里我来就好了。」 「所以,纪叔叔,」冯菈菈又再次看进纪默然的沉默里:「我可以交换我爸的秘密吗?」 当然不行,你知道你爸牺牲什麽换来你的平安吗? 纪默然没开口回答,但是他可以看到在一旁的冯祈满脸难过。 沉默了好一阵子,纪默然还是开口了:「你快回家吧。」  此时有脚步声从远而近,从急促地踏着可以知道,脚步声主人是多心急。 「菈菈!」最不想见到的画面在纪默然眼前上演:冯爸爸气喘吁吁地出现在病房内:「回家!」 「爸!」 「我说,回家!」 不顾冯菈菈意愿,连拖带拉的将她拔离开病房:「姓纪的,这笔帐我晚点跟你算!」 算什麽,纪默然苦笑。 事情如果发生在纪翩身上,他也会这样义无反顾的阻止吗? 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得到最好的。但手心手背都是肉,牺牲掉一个,去圆满另一个,怎样也都会不甘心吧! 不甘心必须放弃一个存在,才能换取另一个平安。 他无法体会这种问题,毕竟他只有纪翩一个孩子。 多年前的另一个,陪妻子换取他接铺子的命运。 纪翩还没醒,也不知道什麽时候会醒来。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纪翩前所未见的虚弱。 但是纪默然觉得,此时的纪翩比谁都还坚强。 因为他面对的,是自己的命运。从纪翩愿意提出学吉他开始,对於某件事开始会在意甚至有执着,纪默然觉得纪翩才像个人。 才像个活在这世上的人。 不像自己已经无悬念,纪默然最大的心愿其实只剩纪翩平安长大罢了。 其他多想也没有用,反正接了铺子後的命运就跟死去差不多。 但纪翩还有机会活,还有机会对这个世界丶对自己的人生保有一点热情。 哪怕是一点点也好,他希望纪翩可以多一点情绪,可以体会除了苦涩及酸楚外的人生。 苦涩与酸楚,这铺给的太多太多了。 「加油。」他摸着纪翩的头轻轻地说。 我只希望你快乐,虽然我做不到给你快乐。 没说出的这句话很悲伤,纪默然很轻丶很轻地哭出声音。 但其实纪翩都听到了。    ----- Sent from JPTT on my Samsung SM-G930F.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10-21 11:50 , Processed in 0.07306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