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回復: 0

[创作] 山海part4结局

[複製鏈接]

1498

主題

1498

帖子

4656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656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喜欢做梦                              梦中,是记忆重组之时』 =====================================       『我问你,你等了这麽久,我会不会不是第一个』       湿透的被窝令我无法停止颤抖,而呼吸依旧急促,从这梦中惊醒,脑中万绪奔腾停不下来       『这是什麽意思?』       被奇怪的问题吓到,博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也是…你应该也不知道…』       在这山中困了60年,对外界应当什麽都不知       『没事…明天早上就知道了…       仍对我自言自语感到疑惑,但博欲也不知该说什麽,只能默默一旁为我担忧 =====================================       过了一宿,但身心依然疲倦。一大早我和正佑便拿着住宿送的优惠券去泡了温泉       在这暮冬的清晨,烟雾围绕,袅袅蒸气带来薰人的香气,仰望群山在晨曦照耀下微微发光,美的令我暂望烦忧       踏进池子,不再感到疲惫了,身子也渐渐暖了起来,舒服的让我差点永眠於此       『不要睡着欸』       彷佛看透我的心思,正佑噗通一声也埋入水中       『不会啦~』       懒洋洋的音调,好像我真的忘却忧愁一样       『等等车行的八点就会来了,我先跟车子下去一趟,你自己在这里,可以吧』       一瞬又将我推回悬崖,跟他共事,是好是坏呢       『可以…吧?』       『你自己小心一点啊,你一点灵感都没有,很容易就…』       『不说这个了,昨天晚上,你有感觉到什麽吗』       『嗯…是没感觉到什麽啦』       『一丁点都没?』       『有是有啦,只是波长跟你相似我就没特别注意了』       『是吗…?』       渐渐的,脑中思绪更加坚信了       『我感觉到的不就是上次跟你出山那个,我都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       『干话』       我闭上眼睛,享受这最後的宁静 =====================================       八点一到,车行的准时跟正佑一起下山,独留我一人       『那现在怎麽办?』       跟在我身後,脚步轻的无声无息       『先去昨天的地方吧』       我转过身,带着微笑,钓起博煜的胃口 =====================================      『我看着 天真的我自己                       出现在 没有我的故事里          等待着 我的回应                            一个为何至此 的原因』        走到了施工的地方,一片平坦,都快无法忆起那间庙的原样了       『现在呢』       我没有回应,只是任凭身体行动,默默走到树下,开始挖掘       那是一个小小的铁盒,生锈的黄褐色证明它的岁月,幸好不需多费力便能开启       一张泛黄的图画静静的躺在其中,即便历经许久,蜡笔依旧鲜艳。       儿童的笔触,画出全家福,爸爸牵着妈妈,妈妈牵着小孩,而两个小孩也互相牵着手。爸爸妈妈的脸,早已模糊一片,但两个小孩的脸庞,却是一模一样,就像双胞胎一样。而其中之一,穿着便是那小男孩       博煜不再出声了,只是一旁看着       『走吧,来去我们的秘密基地』       放空,让记忆,带我前行 =====================================       『我听见那少年的声音 在还有未来的过去                     渴望着 美好结局 却没能成为自己』       拨开芒草,大步向前,不出多久,一条古道出现脚下      『祂明白 祂明白 我给不起                                   於是转身向山里走去』       任凭脚步向前,脑中全是梦境       沿着小河往上走,清澈的山泉水,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我记得,初次相见,他也是在哭泣,而我只是默默坐在一旁拍着他肩膀,帮他擦拭伤痕       一棵大榕树耸立在路中,一条条气根垂到地上就像一座小丛林一样,我们就曾在此嬉戏       我记得,我们一起构思短剧,在幼稚园成发上表达心中最厌恶的恐惧       一个深黑山洞出现在小路尽头,小的只能让小孩子进入,这,便是我们的秘密基地,在一次次受受伤害後,唯一安全的避风港      我记得,我一直记得,只是深藏在心,我也曾深深为此哭泣,随年纪增长,我再也望不见他了      『翔翼-』       像是触碰警铃,博欲蓄势待发       『没事的,祂无法伤害我的』       我望着他,我长大了,但他却永远长不大了       『对不起』       『你骗我』       小男孩,愤怒的大喊       『对不起,放你一个人』      『你说过,你会一直陪着我,陪着我走过去的』       祂一瞬间逼近到我眼前,再度揪上我的喉头       祂的愤怒,祂的孤寂,祂的恐惧,随眼神交流进入脑中 =====================================      在幼稚园上,他勇敢演出,道出自身悲剧,渴望不会重演其他人身上       在一次次辱骂,一次次毒打後,第一次起身对抗给予生命之人       殊知,年幼的他,却无力反抗       夜晚,他在睡梦中,咽不下,空气 =====================================       『没事的,我都懂…』       因为我也一样       差一点,生於一双手,也死於同一双       『承谚,没事的,他们无法伤害你了』       我轻轻握住祂的手,细嫩的小手却不知早已经历多少苦痛       『别怕,我陪你…       缓缓的,紧握的双手松开,取而代之,一颗颗珍珠落下       承谚又嚎咷大哭了起来,希望这是最後一次 我没有多说话,只是蹲下温柔的抱住他       不再感到痛心,只是一种压抑的情绪释放,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哭累了,承谚才吸吸鼻涕停止啜泣了       『你好慢…你让我等好久,真的好久…』       『别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以後,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我牵起祂的手,离开这伤心之地 =====================================       一路上我俩都没说话,但气氛却不再沉重。祂就只是像个小孩子,紧紧牵着我的手深怕走失一样       『汝想带祂去哪』       不陌生的声音出现在眼前,园区的老板,还是又该说是此山山神       祂一开口,我才发觉我手中抱着一个坛子。自己抱着自己,这是多麽奇特的经验       『汝辈想去哪』       『回家』       没有多想,这是唯一想法       『祂给吾闯了这麽多祸,岂能说走就走』       见山神对祂怀有敌意,承谚害怕的躲到我身後       『但祂现在不会再害人了,是吧』       『嗯…』       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几乎都快听不到祂的声音       『但有罪就应当赎罪』       『哇-       被山神吓到,承谚又放声大哭了起来,这一哭让我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当作还我上次人情,放他一马吧』       试图利用上次的事件,说服山神       『但…       『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就让我们走吧,我会看着祂,有事我负责』       一直没说话的博煜这才开了口       『唉…真是…服给了汝,怎麽这麽敏锐』       山神边说边拿起手中的黑色簿子       『只有这次,下不为例,汝辈快走吧…  =====================================       刚好一回到园区,正佑的车也修好了。没有多逗留,我们就赶紧回去探望建成       『我刚刚打给华生了』       『嗯…』       直到现在,听到这名字,心中还是难免会揪一下       『他们那边的学弟应该没事了,而我们学校的学弟状况也稳定下来了』       『那七小的学妹呢』       『嗯…在劫难逃…庆幸她还未成年,又加上长期受到凌虐,应该不会太惨』       『嗯…』       我想…承谚不是真的有心去害人…但祂最痛恨这种父母了吧       在车上摇摇晃晃,我又缓缓阖上眼睛,陷入梦乡  =====================================       梦中,我看见承谚跟博煜玩在一起       『翔翼-』       见我到来,承谚飞奔而来       『原来你小时候长这样喔』       看着我俩开心的微笑,博煜打趣的问道       『啊你是不知道自己小时候长怎样喔』       听着我跟博煜的对话,承谚满脸问号       『不过,失去山中的灵气,撑不久吧…』       『你是说,承谚会消失?』       『嗯…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只是魂魄被分开,但他现在留下的只是执念』       说道这样,又难免感伤了起来       『没关系,我不怕,我又见到翔翼就好了,反正,我会一直活在你的记忆里的』      超龄的发言,令人不再为他担忧了      『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了』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有了彼此,我们才完整…  =====================================       『怎麽,这次出去,好玩吗』       建成坐在病床上,笑得如此灿烂,看不出是一个差点冷死在路边的人       『你还敢讲,不知道是谁乱许愿害我要跑这一趟』       『恩亨,你钱记得还我喔』       『不是吧…』       正佑突然插了进来,这种事记得那麽清楚干嘛…       『那你要不要猜我许了什麽愿啊』       『不要』       『我跟他说,我想泡温泉』        『真是…为了一个温泉差点冷死在路边值得吗』       『没关系,我这不就知道了,庙不能乱拜,愿不能乱许…  ===================================== QQ感觉这次写的好烂 上次的写起来比较有灵感 这次怎麽写怎麽卡 好不容易才把它挤出来QQ  然後,说实话 当中描述的梦境 真的是我所梦见的  最後附个连结 之前写的 跟这篇主题还满 https://meteor.today/a/m3u3pb?ref=android  ----- Sent from JPTT on my HTC_A9u.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18 14:49 , Processed in 0.077278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