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回復: 0

[翻译] Nosleep-一切都是假的

[複製鏈接]

1450

主題

1450

帖子

4510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510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文网址: https://redd.it/8meyom  原文标题: Everyone is so fucking fake  部落格网页版:http://mizuya.pixnet.net/blog/post/46010367   =====正文开始=====    首先,你不应该把与网友会面的地点选在她/他家。有太多的事件显示其最後的结果不是 死亡就是被绑架。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我想,如果事先告诉凯伦(我的朋友)我要去的 地址,并且在我的包包里放罐胡椒喷雾,大概就万无一失了。      我在Tinder上和马丁大概聊了三个多月,後来我们就决定要见面。我刚从一段很糟糕 的关系中走出来,所以很想要有新的生活重心。我使用了升级版的Tinder,希望能在外地 找到配对。马丁是我第一个配对成功的人,我发现他的个人资料很吸引人。      他不久前才离婚,喜欢烹饪,还养了三只狗。他的个人简介里有很多笑话,让我笑得 很开心,而且老实说,我很高兴看到他的简介跟别人不一样,不是那种千篇一律的文字。 (你喜欢咖啡和健行,当然,谁不是呢?)      马丁的照片显然是在facetune上编辑过了,但是,嘿,我的也是。他在每张照片上的 头顶都放了一顶帽子,这似乎在暗示「我秃头了」,但我不介意。我们一配对成功他就发 了讯息给我,而我们真的很有话聊。      我们开始每天晚上都用电话聊天。他的声音有我所欣赏的特质,那种孩童般的温和气 质。但是他蛮会吹嘘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谈论对我们的生活…然後第一个地雷出现了。 我们谈论的是我们以前的工作。      「我曾是一名医生丶警官丶消防员丶太空人,只要你说得出来的我都做过。」他宣称 。      我笑着说:「你在开玩笑吧。」      「不,我是认真的。」      「真的吗?我的意思是,这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我绝对没有说谎。」      我认为他只是在跟我讲一个长篇笑话,我相不相信并不重要。我把它当作一个我听不 太懂的愚蠢笑话,我们还是照样聊天。尽管如此,我的潜意识里升起了一股担忧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我居然去跟他见面,真是笨到不行。老实说,我那时只能说是孤注一掷吧 。     几天後,我决定该是我们见面的时候了。他邀请我过去吃晚餐,我同意了。我把他的 地址告诉我的一个朋友,然後我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程,去他所在的「爱之镇」( Loveville)。      我以爲这是个假名。「爱之镇」,真的吗?然而,我在我的Google地图上输入了地址 ,想不到还真的有这个地方。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一直听着podcast,试图在我开 车的时候让我的心情保持平静。我想,克服焦虑的最好方法就是赶快去面对它。      当我接近爱之镇的时候,我的podcast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我的手机显示收不到讯号 ,但是我已经在Google地图上设定好路线,所以我继续跟着导航走。      在这里收不到讯号很奇怪,毕竟爱之镇整体环境看起来很不错。大房子,环境整洁, 一切都井然有序;也许马丁对他从事过百百种行业这件事并没有说谎。他八成赚得钱包满 满。      当我开到马丁家的那条街道时,我开始感到恐慌。我扫视了一下这个区域,看看哪间 有可能是他的房子,最後终於停在他家门前。那是一幢非常高的粉绿色房子。它看起来像 是出自剪刀手爱德华的作品。      我做了四次深呼吸,拿出手机,试图传简讯告诉马丁我到了。      讯息传不出去。      真是太棒了。      我带着沉重的呼吸下车了。阳光耀眼,附近邻居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关心,所以我随便 戴上一副太阳眼镜,走近了那栋房子。我按了门铃,可以听到房子里响起一阵悦耳的铃声 。门开了,我的心脏瞬间停止跳动。      「卡麦隆?你好吗?」      马丁的照片毕竟没有离事实太远。他有完美的肌肤,一个毛孔都看不见。他的头顶几 乎光滑得要发出光来。他不是快要秃头,他是已经完全都秃头了。要是我没有戴墨镜,从 他的头上反射过来的太阳光搞不好会把我闪瞎。他穿着亮粉色的polo衫,搭配亮蓝色的牛 仔裤。他的穿搭不是我会特别欣赏的那种,但我确信他认爲我看起来很随便。唉,这就是 人生啊。      「我很好,马丁。你呢?」      「再好不过了!」马丁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快进来吧!」     我慢慢地呼出一口气,进入了他的家。它的家装饰得完美无缺。到处都是像粉蜡笔涂 出来的那种柔和色彩,这似乎是这个小镇的主题。这挺奇怪的,但我不会和有钱人争论这 点。      「何不坐一下?晚饭差不多准备好了。」      我坐在沙发上,摘下墨镜,看看我的手机。仍然没有讯号。      「你们这里收讯不好,对吧?」      「对啊,都很不稳!」他从厨房大声回我。      我不太能接受这个解释。我们用电话聊了很多次,当时没有听说有这些问题。但是我 也无法苛责他这点,毕竟他也没办法控制讯号的接收。      我用手指点着电话萤幕,等着马丁回来。      「那麽,路上还好吧?」马丁来了,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      「还不错。我有很多podcast可以听,所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你有在听什麽频道或 节目吗?」      「没什麽特别喜爱的。」      「噢。」      我们俩只是看着对方微笑。我开始更仔细地观察他的脸。当我戴着太阳镜的时候,我 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是他看起来很不一样,我意识到他正看着我在盯着他,於是我很快 地开启了话题。      「喔!你的狗!它们在哪儿?」      「它们在後院。我不想让它们把你扑倒。」他笑着说。      「哦,我不介意。我爱动物。」      我们又看了看对方,笑了。      我越看他,就越觉得奇怪。他的脸似乎不太对劲,但我又不能就这样伸出手去摸他的 脸。他看起来几乎就像是...塑胶做的。      我一定是盯着他看太久了,因爲他很快就打破了沉默。      「有什麽事吗?」      「哦!对…对,我只是——」      一声响亮的钟声在屋子里回荡。我大吃一惊,差点跳了起来。      「晚餐时间到了。我先去把菜端到餐桌上,稍等一下。」马丁站起来,回到厨房。      我开始查看客厅,不放过所有的细节。一个老爷钟,一个咖啡桌,台灯,盆栽植物。 我注意到这里没有电视,如果我们还要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这点绝对行不通。我抬头看了 看墙上,看到了一张马丁挂着的照片。他穿着警察制服。      好吧,他的笑话里还是藏着几分真实的。      马丁回来了,结果吓了我一跳。      「晚餐准备好了!」      我跟着他进了餐厅,他在餐桌的两端已经摆好了盘子。在桌子的中央有一个银盘,上 面盖着盖子。我们各自坐在桌子的一端,马丁在他的胸前塞了一个餐巾。      我忍不住一直盯着他的脸,他的脸真的怪怪的。一开始我觉得这样很没礼貌,但最後 我豁出去了。他的脸一定哪里有问题,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他看起来像是个洋娃 娃或者机器人,或其他类似什麽的...非生物体。      马丁伸手去揭盖子。他抬头看着我的脸微笑。      「请慢用。」      他掀开盖子,我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牛排丶豌豆丶玉米丶土豆丶披萨丶鸡肉丶汉堡丶热狗丶义大利面丶苹果丶香蕉丶生菜 丶番茄丶冰淇淋丶蛋糕丶饼乾丶薯条丶炸玉米饼和寿司……全都是塑胶制品。就是那种你 会在小孩的扮家家酒游戏中找到的迷你版食物。我开始大笑。      马丁开始把玩具装在他的盘子里,我忍不住一直笑。马丁也开始笑了起来,他笑得比 我更厉害。他笑得很大声很用力。随着他的笑声不断增加,我的笑声渐缓,直到我坐在那 里,面无表情,感觉很茫然。      尽管他歇斯底里地大笑,但他的脸上没有因大笑而产生的泪水。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假 装大笑的gif表情动画,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最後,过了尴尬几分钟後, 他的笑声结束了。      「真好吃!」他开始用刀叉去切那些玩具食物。这家伙真是个他妈的疯子,我得走了 。      「请问洗手间在哪?」我问。我当时应该马上离开这间屋子的。      「在大厅的最後一扇门。」他指着大致的方向说。他的手看起来很奇怪,当他把手放 下时,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僵直了很久一样。      我说了声不好意思,自己走去洗手间。那是一间小浴室,也是用粉彩色装潢,就像房 子的其他部分一样。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吐在马桶里。这真是太超过了。      过了一会儿,我抬起头,试图冲水。它卡住了。      「他妈的。」我想。我盖上马桶盖,走到洗手台洗手。      我试着转动水龙头,但它们就是动也不动。      「……这见鬼的地方是怎麽了…」我有点心慌意乱。      我抬头看了看镜子,吓了一跳。      没有反射出我的倒影。它不是玻璃的,它是塑胶做的。      我打开洗手间的门,走回大厅,感觉自己彷佛坠入五里雾中,却找不到方向。我觉得 我快昏倒了。      我看着墙上的照片,我的心沉了下去。它们都是马丁的照片。照片里的他有多种身分 ,消防员丶医生丶太空人丶教师丶赛车手丶演员丶厨师丶酒保丶混混和该死的总统。      这家伙疯了。当我走向门口时,我看到马丁站在附近。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任何 人的嘴巴都不可能咧到那种程度的超大微笑。      「一切都还好吗?」马丁龇牙咧嘴地问道。      他看起来和刚刚不太一样了。要麽是我产生了幻觉,要麽是他的脸在我眼前发生了变 化。他的眉毛更厚,看起来就像是多画了好几笔。他的眼睛看起来黯淡无光,彷佛每一丝 精神和特徵都消失了。      我没有回答,我转过身去,朝另一个方向走。我走到大厅的尽头,在那里我看到了一 扇可滑动的玻璃门,是一扇真实的丶真正的玻璃门。我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它,走进了他的 後院。      在地上有三只狗,三只塑胶做成的狗。      我的心跳加快,我的眼睛因泪水而酸涩肿胀。我只想回家。我四处寻找可以从後院溜 走的途径,但是一无所获。我回到後门,马丁站在那里。      「一切都还好吗?」      他依然微笑着。他那看起来像塑胶的皮肤像是上了一层油一样。      「我想离开。」我用痛苦的表情说。      马丁走了出来,进了院子。      「一切都还好吗?」      「我觉得不舒服,我想离开了。」      马丁继续接近我。      我的脑子里响起了警钟。我拿出胡椒喷雾,当他距离够近时,我就往他脸上喷。这并 没有阻止他的脚步,他继续接近我。      他的脸扭曲成一种愤怒的表情,他的微笑似乎完全颠倒了。      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尖叫着,用我所有的力量猛击他的头。      马丁的头突然掉了。      不,它不只是掉下来,它是「啵的」一声,很大力地弹掉了。在他的脖子底部有一个 洞,上面有个连接身体的块状物。      我尖叫起来。我无法停止地尖叫了一会儿。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试图找到他的头。      现在不是思考这一切的时候。我跑过马丁旁边回到屋里,抓起我的钱包,朝前门走去 。在我出去的路上,我发誓我听到了那三只狗的叫声。      我在钱包里摸索着找钥匙,跳上我的车,从他的车道上开了出来。我试着用Google地 图找出回去的路,但怎样都连不上。      我一边啜泣着,一边开车四处乱绕,想要找个能帮我指出方向的人。但是街上一个人 都看不到。最後我终於找到了一个加油站,我急忙停下来,希望里面有人。      我擦了擦眼泪,走进了加油站附设的商店里。它非常小,比我以前去过的任何加油站 都要小。       我想要找个店员或顾客都好,但里面还是空无一人。     当我环顾商店的时候,我看到了店里呈现了人们可能会买的一般商品。薯片丶糖果丶 汽水丶啤酒丶肉乾丶香菸丶冷冻食品等等之类的,但它们全都是贴纸。      每条走道和每一面墙都贴满了类似的产品贴纸。我又尖叫起来,冲出了商店。      我不管了,我像个疯子一样横冲直撞地开车。逆向行驶,随意穿越别人的院子,我只 是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但视线范围内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最後,我看到了一处似曾相 似的地方,就沿着这条路开过去。      几分钟後,我离开了爱之镇,回到了高速公路上。我的速度很快,我的车几乎是在车 道上蛇行了起来。毕竟,边哭边开车实在很难有好视线的。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直到我 终於平静下来,最後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拿出手机,希望能连上线。值得庆幸的是,终於有讯号了。      我一共收到了47条简讯和52通来自凯伦的未接来电。她说她已经准备好要报警了 ,我赶紧传讯给她,向她保证我没事。她还告诉我一些让我觉得恶心反胃的事。      地址是假的。      「假的?」我马上传讯问她。      不可能。我在Google地图输入了这个地址,它还引导我去到马丁的家。不可能是假的 。      为了再次确认,我又在Google地图上输入了那个地址。令我惊讶的是,它说找不到这 个地方。当我听到这个资讯时,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关於这个地方的所有证据都不见了, 那怎麽可能呢?      我无法理解发生了什麽事。这些东西似乎都不是真的。一个假的人,一个假的城镇。 这是我有生以来经历过最可怕的事,但我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考虑过现在转回去拍些那里地方的照片。这样我就有一些证据可以证明我不是疯子 。但是一想到要被迫再次经历那些事,我就忍不住反胃。      我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很高兴能回家,那是一个所有事情 都合乎道理的地方。我不知道在我的手机震动之前,我闭着眼睛坐了多久。我拿起来手机 来看并希望是来自凯伦的讯息。      来自马丁的讯息:      我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平顺圆滑而已。          (完)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17 00:24 , Processed in 0.079247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