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回復: 0

[创作] 黑水08-困局

[複製鏈接]

1222

主題

1222

帖子

3820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820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文连结:http://bit.ly/2N82jxP  宇涵从家里出发准备前往精舍。山上的钟声敲得急促,村民们穿着精舍的衣服,一片黑压压地爬上山顶,宛如成群的蚂蚁朝糖果前进。山雨不知何时聚集在山顶上,漆黑的乌云伴随着闪电彷佛在预告厄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在家里突然出现又消失的陌生男子的缘故,宇涵总觉得路上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异常诡异,就好像接下来要发生什麽大事一样。他不敢大意,故作镇定不去看其他人,自顾自地走在前往精舍的路上。  走到树头公附近的时候,宇涵看见惠心跟小澈正蹲坐树头公下方,小澈不知道什麽缘故,一直在发抖,惠心则是一脸心疼地安抚着他。宇涵本该是要上前帮忙惠心的,但他为了调查精舍已经刻意跟惠心与志明疏远了一段时间了。现在正是利用精舍自乱阵脚,查出精舍意图的机会。宇涵无奈地走过惠心母子的身边,不想被其他的信徒发现他们之间的联系。  此时,山顶上的雨已经飘到村子这边了。惠心抱着小澈,在树头公的遮蔽下,远远望着宇涵离去。  下雨让上山的路更加艰辛,大多数的信徒没有带雨伞出门,就这样淋着雨,浑身湿透地上山。山雨让土石变得泥泞,山路的泥巴地已经满是数不清的脚印,但这些都没有妨碍信徒们前往精舍的意愿,每个人不知道为什麽,都露出魂不守舍的表情,机械般的前进。  宇涵总算走到精舍门口,华丽的大门敞开着,不同於平常晨拜的时候,都有干部站在门口迎接信众。现在大门虽然开着,却没有任何人在外头,但每个人都还是很有秩序地一个一个进入大堂。宇涵也在这长长的排队人潮中,他纳闷地看着前方,平常都没有这样排队的状况,怎麽现在会这样?  宇涵很快知道为什麽了,因为原本应该在大门迎接的干部,现在正在大堂门前,一个一个给要进去的信徒黑水,并且看着对方喝下。宇涵紧张地看着前後的信徒,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就好像被催眠一样,有秩序地前进,规律地接下干部递上黑水,一乾而尽後,进入大堂。  看着自己越来越接近大堂门口,宇涵脸上开始冒出紧张的冷汗。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除了他以外,这边的人早就都喝过黑水了。这样的举动很明显是在针对他。如果此刻他离开队伍的话,绝对会立刻被现场的所有人抓住。  该来的还是来了,排在他前面的信徒恭敬地接下干部送上的黑水,完全没有迟疑地喝下。干部们带着虚伪的笑容收回喝完的茶杯,马上又倒满另外一杯,准备拿给排在後面的宇涵。  宇涵想要维持镇定,伸手接下装满黑水的茶杯,但他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这样细微的异状,还好没有被眼前的干部们注意到。因为这些干部仅将目光聚焦在宇涵手中的黑水而已。  宇涵看着手中的黑水,小小地吞了一口口水,眼前似乎没有可以回避的选项,他将茶杯缓缓举起,正要喝下去的时候,身体本能的抗拒,胜过了对眼前十几个目光注视的害怕。宇涵无意识地手滑了一下,茶杯掉落到地面,发出清脆的破裂声,黑水溅上宇涵的鞋子,随即听见在场众人全部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你......你在做什麽!?」 将茶杯递给宇涵的干部最先反应过来,大声斥责宇涵。  「竟然这样浪费尊师的恩惠!,简直不可饶恕!」气愤的干部将右手高举起来,正准备要一掌打向宇涵的脸上时,被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宇涵的脸下意识地眯上眼睛,但发现对方停手之後,宇涵这时才注意到抓住那名气愤干部的人,是之前在火车站要送黑水给他的年轻人之一。  「谁准你动手打人的?」对方用冷漠无比的声音看着被抓住的干部,干部脸吓得发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报告师姐,这个人刚刚竟将尊师亲自准备的茶水给打翻了。」一旁别的干部急忙出来缓颊,但眼前的师姐看起来完全不领情。  「尊师平常是这样教导各位的吗? 你们都来到尊师座下多久了,竟然还想动用私刑,对其他信众虎假虎威!?」师姐生气的说。  「不是的,师姐,我们没有呀!」其他的干部急忙低下头,向师姊道歉,特别是刚刚要动手打人的干部,全身发抖,头也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  看着干部们纷纷道歉鞠躬的样子,旁边的信徒也从原本面无表情的样子,开始交头接耳,不断传出耳语。彷佛掌握所有人生杀大权的师姐,也察觉了现场氛围的转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们继续吧,此事下不为例! 不许卖弄身为干部的特权,懂吗?」师姐说。  听到师姐的话,原本低头的干部都纷纷表达感激,特别是原本以为要被处罚的那个打人的干部,更是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是魏宇涵吧?」处理完干部的问题後,师姐看向宇涵。  「疴......是。」宇涵恭敬地说,从刚刚众人的态度来看,眼前的师姐地位明显跟一般的干部不同。  「你跟我过来,尊师要先接见你。」师姐说完,在场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向宇涵,交头接耳的声音变得更大声了。  「我......?」宇涵惊讶地用手指着自己,嘴巴都没阖上。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刚刚出现在他家偷听的男人,一定是已经将他们三人的计画告诉尊师了。  「对,快点过来,你该不会想让尊师等你吧?」师姐眉头一皱地看着宇涵。  「啊!不.......不,我只是受宠若惊而已。」宇涵走在师姐的後面,他不用回头都明显感觉到无数双忌妒的眼睛正死死地瞪着他的方向。但那些人并不知道,此刻的宇涵有多麽希望可以跟他们交换。  走在师姐的身後,宇涵再次惊讶精舍的华丽与雄伟。平时因为只有参加晨拜的缘故,宇涵并没有去过大堂以外的地方。但这次跟着师姐的脚步,才知道原来大堂不过也只是精舍里头比较大的房间而已。在精舍内部,还有许多走廊与修行间,全都用华丽的饰品装饰着金碧辉煌,就连建材也是昂贵的桧木,一点都不马虎。  不知走了多久,精舍内部的结构有如迷宫一般,宇涵不但分不太清楚东南西北,甚至连自己现在是上是下,都不太确定。整个精舍除了入口到大堂以外的地方,彷佛就是刻意要让人迷路一样,明显是在保护着什麽东西。  在前往与尊师会面的路上,师姐不发一语,只是面无表情的带路,宇涵此刻心中也满是紧张,不断思考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可能。会不会自己其实根本不是要去见尊师,而是要被做更残酷的对待,还是说是要在其他信徒看不见的地方,强灌他黑水?宇涵此刻全身的细胞都在警戒着,深怕一不留神,就真的要出事了。  正当宇涵还在担心害怕的时候,师姐停在一个走廊前面说:「直走到底,打开门。尊师正在里面等你。」  宇涵惊讶地看了一下四周,周边除了眼前的走廊以外,没有任何出入口:「师姐......您不一起进来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但尊师只有要见你,请你注意你的态度,不要对尊师有任何不敬的行为。」师姐怒瞪了宇涵一眼後,就转身离开了,留下错愕的宇涵一人。  宇涵看着笔直空荡的走廊,空气中彷佛充斥着扭曲的气息。他一边前进,一边观察着所在的环境,虽然四周还是一样华丽的装饰,但没有窗户以及其他出入口,让宇涵觉得有种身处於墓穴的压迫感。  不知不觉走到底了,眼前是一个已经开了小缝的拉门,隐约可以从缝隙中看见蜡火摇曳的光影变化。不知道为什麽,外头都是现代化的电灯,但尊师所在的房间却是使用蜡烛作为光源。虽然宇涵觉得有诈,但已经是没有退路的情况了。  他手抓着门把,缓缓地推开异常沉重的门。  ***  外头的雨越下越大,蹲在树头公底下的慧心,抬头看着从叶缝中不断滴落的雨滴,一手还抱着发抖害怕的小澈。惠心看向精舍的方向,天空的落雷像是银白色的刀叉,不留情地刺在山的身上。  钟声已经停了,算算时间宇涵也差不多进去精舍了。惠心担心着宇涵,也开始纳闷怎麽还没有见到志明回来。志明是最早去精舍的,但却到现在连钟声都停了,还没有见到人影。不会是先一步被精舍的人抓住了吧?惠心心中满是各种不安的想像,深怕自己的恐惧成真。  孩子对於大人的情绪转变总是特别敏感。原本还在害怕的小澈,察觉到母亲的异状,抬起头来看着母亲。  「妈......妈妈?」小澈张大眼睛,声音颤抖着,充满恐惧地看着惠心。  「怎麽了?小澈,要回家了吗?」惠心勉强自己微笑着看向小澈,却依然没有减少小澈脸上的害怕。  「不......不可以!」小澈突然站了起来,惠心被小澈突然的动作,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  惠心查觉到不对劲:「小澈!? 怎麽了? 你怎麽了!?」  惠心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并没有传达到自己孩子耳中,因为在小澈的眼里,惠心已经是全身流着黑水的形象了。  「不! 不能这样! 她明明答应我的!」小澈又开始说出不明所以的话,惠心着急地抓着小澈,不听地摇晃他。  「小澈,怎麽了!? 妈妈在这呀! 谁答应你什麽?小澈!」惠心着急地问,但小澈已经失去判断力,推开惠心,手刀狂奔向河道的方向。  「小澈!」惠心大叫,但还是没有唤回小澈,大雨很快掩盖了小澈的身影。惠心在不确定小澈往拿条路走的情况下,只能也跑向河道。  奔跑的时候,雨水不断打在惠心的脸上,她留着眼泪,不断呼唤小澈的名字,希望可以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知道为什麽,跟小澈生活的点点滴滴开始在惠心的脑中回放。  她记得小澈刚来到世界上,那洪亮的哭声,让她体会到生命的喜悦。想起一开始照顾小澈,跟先生两人恩爱的时光。当小澈第一句话叫出「麻麻」的时候,惠心感动到落泪的时刻。  当小澈开始看向家中的角落,对着空气说话的时候,先生不耐烦的神情。第一次跟先生因为小澈的症状开始吵架,被先生家暴的伤口。带着小澈逃回老家,自己坐在火车上忍住不哭的脸。被追到老家的先生殴打时,小澈的尖叫声,以及当自己开始独立开店,小澈默默坐在角落画画的样子。  惠心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多久没有看到小澈的笑颜了。  随着雨势越来越大,河道的水流又再次暴涨,惠心站在岸上,不断叫着小澈的名字,四处搜寻希望可以看见自己的孩子。但都一无所获。雨水淋湿了惠心的头发,头发又湿又塌地黏在脸上,这大概是惠心此生最狼狈的时刻。但现在她一心只想要赶快找到小澈,顾不得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小澈! 回答我!小澈!」惠心着急地在河岸边不断搜寻小澈的身影。滂沱的大雨让视线的能见度降到最低,惠心只希望自己的声音可以传到小澈耳边。  突然!惠心听见了在上游的方向,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歌声。那声音优美动人,但却明显不是人类会发生的声音,惠心一心只想要找到小澈,深怕自己的孩子被这歌声所迷惑,惠心想要先一步找到声音来源,阻止小澈被带走。  山雨让泥巴地变得更加难以行动,惠心为了小澈还是不顾危险地跑了起来,旁边的河道已经又再次翻起滚滚的泥水,污浊的河流夹带着山上被冲刷的漂流木,任何胆敢进入河道的人,都有可能被这些漂流木刺伤。  但是,惠心却顾不上这麽多,因为她看见她最重要的儿子,正一步步涉水前进,往河道的中间走去。个子娇小的小澈,不知道为什麽执意要往歌声的方向前进,惠心站在岸边,看着小澈身陷危险之中,顾不得自己的安危,也跟着冲进湍急的河道。  「放过我妈妈吧!带我走就好!带我走!」小澈站在河中央,脸上不知道为什麽又开始留着鼻血,那神秘的歌声,在他四周回绕着,让小澈分不清楚方向。  「小澈!快过来!那边很危险!」小澈听见了惠心的声音。转头一看,正看见惠心缓慢地涉水而行,往自己的方向前进。  「不要过来呀!妈!」  小澈激动地大叫,想要冲上前去阻止惠心往河里前进,但在水流实在太过急促,两个人彼此都用缓慢的速度靠近对方。正当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彼此身上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心思去注意刚刚那诡谲的歌声已经悄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硕大的神秘黑影,在翻滚的河水中流串,用惊人的速度往两人的方向游去。  「小澈! 小澈!」惠心着急地呼唤着小澈的名字,看着就在不远处自己的孩子,惠心突然想起了竺奶奶在被河水冲走之前说的话。  「惠心呀! 我们等你.......」  惠心停下了脚步,但并不是出於自愿,她感觉到在河流之中,有东西抓住了她的脚踝,阻止她继续前进,那东西有着滑溜的触感,一瞬间往上攀爬她的身体。很快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缠绕住,那抓住她的东西,比她以为的还要巨大,那是一条像蟒蛇一样的鱼尾巴,绑住她的身体,惠心可以感觉到,那似人非人,似鱼非鱼的生物,已经在她身上绕了一圈,可以感觉到那湿滑的触感,长着蹼的手正从背後抚摸她的脸颊。  「不!!! 不要!」这一切都看在小澈眼中,他的母亲惠心已经在一瞬间,被水中的人鱼绑住全身。在惠心身後的人鱼,又开始唱起听不懂的歌谣。  当歌声又再次从自己耳边响起後,惠心虽然身体害怕的发抖,但内心却异常的平静,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将不会有事了。惠心伸出没有被限制住的右手,虽然留着眼泪,但还是努力维持笑容,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後想起自己时,只记得自己充满恐惧的表情。她还有最後一件事情,想要告诉小澈,想要......弥补这些年对他的亏欠。  「小澈......」惠心脸上发出真诚又充满母性的笑容.  「妈妈爱你。」  仁慈的人鱼让惠心说完最後一句话,随即往後一倒,拖着被绑住的惠心,消失在黄土翻滚的河流之中。留下来不及阻止的小澈,独自一人站在河道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小澈连大叫阻止的机会都没有,他张大着嘴巴,声音却完全发不出来,只能咿咿呀呀地发出些不明所以的声音。母亲在眼前被带走的冲击,似乎影响到了小澈的身体,他想要大叫,但喉咙却只能发出乾涸的单音。他一手摸着自己的喉咙,一手抓着头发,不知所措地站在水中。  他四处乱看,想要找到母亲的身影,但惠心已经不知道被人鱼带去哪边了。小澈脸上充满着绝望,慢慢爬上了岸边。眼泪不断地从他脸上留出,雨水跟泪水已经分不清楚了。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啊啊的叫声。雷声又再次打响在山顶的精舍,小澈看向精舍的方向,想到最後一个他可以相信的人:魏宇涵。  即便害怕着精舍的人,但想要救出母亲的心更胜内心的恐惧。小澈站了起来,用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在风雨之中,独自一人往精舍前进。  -- 不是写故事的人,  是被故事拜托的人.  https://chiaen.com/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18 15:05 , Processed in 0.078875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