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粽子丶胖子丶书呆子 (2)

[複製鏈接]

2216

主題

2216

帖子

703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032
發表於 2018-10-1 12:52: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下地    想来跟胖子认识也没多久,而认识他的场合也可以说是一个梦靥:军营。    当时我还是一个菜兵,各种被凹的烂事无一缺席的发生。当初看到自己的哨表时真的是 连想哭的心情都有了,如果是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可我在的哨是专门闹鬼的那个;如果是 别的时间也就罢了,可我的时间还是最阴的02-04。    就当我拖如着丧考妣般的脚步上哨时,一双肥厚的手掌直接拍在了我肩膀上,差点没把 我 上哨前偷抽的那口洋菸给拍出来。    我还没准备好开骂就听到身後传来了破锣般的声音:「菜鸟别怕啊。来,胖爷这包朱砂 给你,避邪。」说完他也不等我回应直接往我手里塞了一包东西。    当兵当久真的会变神经病。    我尽可能的用我最凶狠的眼神瞪向了拍我的那个人,只看到了一张肥脸对着我咧嘴笑。    看到的瞬间我脑袋顿时愣了,这张脸我见过,我又看看了他的名字:王月巴。刹那间我 所有的脑细胞都在飞速的运转,试图从记忆中挖出这胖子的身分。    ...这他娘的站在我面前的全国榜首形象也跟读书人差太多了吧。  「你是不是当过全国...榜首?」我试图对我的三观做出最後一点点防卫。    那胖子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大咧咧的笑道:「胖爷我盗亦有道,靠天才考来的成绩胖 爷我可是分毫不取,从没填过大学志愿,要找害你落榜的你可找错人罗。」    这下可好,上哨前偷抽的那口洋菸都被呛没了,胸膛里直直发虚。一路无话,我拖着死 父母般的脚步走向哨亭。    今夜正好满月,月光透过云层把四周都披上了薄纱,这如果是在市区中会相当美妙,可 我是在深山。两盏昏黄的灯照亮了两所哨亭,一道泥巴路硬生生的切开了站在两侧的活人 ,我的大脑这时又在不争气的回顾着我看过的所有恐怖片场景。    那胖子从上哨後就不知在忙啥,一直蹲在哨所旁一股脑的拿着一根东西在那挖洞。我摇 着头,看着山脚下亮着的营区,如同新训时从成功岭上遥望着台中市区一般,只是当时是 渴望着回去阴间,现在是连想回阴间都没办法,只能在深山野岭中当个孤魂野鬼。    「噫!中啦!」那胖子在一片死寂中突然大喊道。我看了看手表,距离上哨才过了15分 钟。    「干你个死胖子要挖粪坑滚远点挖,别吵我。」我直接吼了回去。    「大人做事小孩吵啥啊,胖爷我这是在为高装检奋斗呢。」胖子直接怼了回来,也不等 我反应直接丢了一块东西过来,是一颗泛着青色的金属圆柱。    「拿稳啊小子,这年纪比在场的人相加都还老啊!」我一时反应不过来,直接将手上那 块凉的直入骨髓的东西丢到了地上,那个金属物应声碎成两半。    胖子见状直接骂了声娘,肥厚的大手直接往我头上打了下去。    「妈的陈年40榴枪管就这样被你用坏了。得,你厉害你去生一根出来。」骂完那胖子两 手一摊,直接坐在一旁,拿出一张泛黄的报纸在那琢磨着。    我见自己闯了祸也只能陪笑,递了一只私藏的菸给胖子赔罪。那胖子倒也不客气,直接 点了蹲在一旁用力的享受着尼古丁带来的快感。两点微小的火光就在昏黄的钨丝灯泡下摇 曳着。我凑到了胖子的旁边,他琢磨着的那张报纸上充满着密密麻麻的线条,一旁还有简 单的方位标记和比例尺,看来似乎是一张地图。    胖子看到我在看着那张报纸就骂道:「看啥?那麽爱看胖爷我学长给的高装检藏宝图啊 ?这麽爱看你来挖好不?」    我见到自己不讨喜,鼻子摸摸去把玩刚刚被我摔断的40榴枪管。这时我才发现有些不对 劲,枪管泛着的青光并不是金属氧化後的光泽,而是像有一层发光物黏在上面。我试着用 手指去刮,证实了我的猜测。    胖子看到我在把玩着一根和萤光棒没啥两样的东西就凑上来了,胖子一看到我手上的东 西眼睛就发直了,一张肥脸充满着狂喜的皱摺。    「挖耖你哪来这东西的啊」胖子的唾沫糊了我满脸,真恶。    「....刚刚挖出来的」    胖子听到这直接一拳往我身上打来,直愣愣的对我说「这次发啦!」胖子说完就直接跑 去了刚刚挖洞的地方,拿着他那只破破烂烂的工兵铲拼命的往下挖。    不久後,地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胖子大喊道:「菜鸟,过来帮帮胖爷爷,等等有好处 咱们对半分。」我凑到了洞旁,只见胖子下方是层层的琉璃瓦,令人发寒的阵阵青光从中 透了出来,笼罩着胖子。    胖子看到我跟愣头青一样的站在旁边,直接一把将我抓了下去骂道:「你这菜鸟别光站 在那。来,帮胖爷撬开这东西。」随後胖子直接将另一把铲子扔给了我。    胖子在接缝处倒了一些液体,只见一缕白烟袅袅上升。片刻後接合处那的裂口慢慢的变 大,并伴随着石材被腐蚀的声音。胖子眼睛直直的盯着那道裂口,待裂口能塞进半截手指 时,胖子对我叫道:「就是现在,给老子砸!」    我使尽吃奶的力气,抡起手上的工兵铲就往琉璃瓦上砸,一道猛烈的力量透过工兵铲反 弹到我手上,震得我虎口酸麻。    本以为琉璃瓦至少能被我砸出一个窟窿,但我只看到胖子用一个看娃儿的眼神看着我, 只见刚刚那个裂缝根本没有变大,似乎还有闭合的趋势。胖子一边骂我没用一边抢过我手 上的工兵铲。胖子两只猪蹄膀高举过头,大喝一声,用一个锄田的姿势将铲子砸向了地面 。    只见那片琉璃瓦硬生生被胖子砸个粉碎,一块通而块块通,片刻後一个能容人通行的洞 就出现在了我俩前面。胖子拿了手电筒照了照下面,大约两公尺高的空间中空无一物,只 有底层铺的青砖和那股青光和我俩打照面。    「下面没东西欸,还要下去?」我实在不想拿命去赌那只是可能存在的宝物。    「你懂个屁,这墓是悬棺。」胖子头也不回的骂道,随後直接跳了进去。    我从洞口旁看往里面瞧,胖子那一颗头也在里面往我瞧。    「要进来不?进来出事胖爷保你,不进来被查哨的查到少人你自己的事。」    当时还是菜兵的我别无选择只能进去,毕竟对当时的我而言与其被外号鬼见愁的士官长 拉正外加扣假,我还宁愿真的撞鬼,至少不会被洞八。    现在想想当时的决定真的很蠢,在我当兵的一年岁月我那个哨从来没看过有查哨官,也 许是上哨前要先走个快两公里的泥巴上坡路吧。    还好我退了。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12-18 01:43 , Processed in 0.07492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