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2|回復: 0

[翻译] Nosleep-我怀疑我是死神 III

[複製鏈接]

1498

主題

1498

帖子

466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662
發表於 2018-7-12 06:52: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文标题: I think I'm a reaper (Part 3)  原文网址: https://redd.it/8uugck  有点难翻……不太习惯这个作者的语言。原文  句子几乎不断句,有的标点还怪怪的,加上一  些错字,有时候看很久才懂。不知道原作者是  哪里人,希望没弄错他的意思,如理解有误还  请阁下们纠正。   ---  Memento mori. * (拉丁文:切记,人终有一死。)   在脸书上一张国中的旧照片看到我的旧掀盖式 手机时,我恍然大悟。当时我在回忆跟贾斯汀 的过去的生活,突然想到那串数字说不定能转 换成文字。一开始很难,因为输入後得出的东 西都毫无意义,但过了一会儿讨厌的自动校正 得出「moment Miri(时刻 米里) 」,我不能 再抱怨了,因为 Google 搜寻将我引导回 memento mori ──切记,人终有一死。  经过几个小时的研究,压力在凯希的大脑累积 的速度比往常还快还大,我的胸口一阵心悸, 心脏像刚跑完五公里一样开始狂跳了起来,没 来由地想大声喊叫到处乱跑,但我没地方能跑 也没理由这麽做。是的,终究爆发了。水闸一 开,「咪咪谷」的居民们还来不及堆起沙包, 又一件可爱的胸罩染上睫毛膏了!  她回来了。  她眼眶的泪水与我下意识松的一口气相互抵触 ,使喉间发出一声尴尬的咕噜声回荡在她小小 的寝室里,才让她困惑了一会儿止住泪水。  我试着用她的嘴巴说话,但吐不出只字片语, 她的头在我意志掌控之外动了,代表着她又夺 回了控制权。她转头看见我跌坐在地的身体, 往後一弹叫出声时,我还感觉到她漏了几滴尿。  「贾斯汀!?搞什麽鬼!?」  她低头,发现我的手上没有贾斯汀那颗能区分 我们的痣。  「不对,是尼克?」她边摇着我的肩膀「尼克 快点起来你到底在这里干嘛?」  一道我从未见过的光一闪而过,让我整个人进 入一场震惊慌乱。  「嗯?」当我再度睁开眼,看见凯希弯着腰在 我面前时,我感觉自己的脸都皱成一团困惑的 怪表情了。她的头发还是那一头我为了找资料 不分心而草草扎起马尾的样子。  「妳醒了!」我从地上跪起来大声叫着,我紧 紧抱住她,紧到她大概动弹不得,搞不好也无 法呼吸。「我醒了!我们同时醒着!」  她连忙挣脱必把我推开:「尼克你到底想干嘛 ?你为什麽会在我房间?」她环顾四周,看见 午後的阳光从她窗前的竹制百叶窗探进来。「 现在几点了?」  「我的手机在你那儿所以我不知道时间,不过 你已经……睡了好一会儿。」  她低头,看见自己其中一只手握着我的手机: 「等等,怎麽………」  「说来话长。」我打断她「我们需要来谈谈妳 最近感觉如何。」  她低头一看皱起眉头,眼泪仍不断从她发红的 双颊留下,我花了一秒才意识到这个表情并不 是羞愧,而是在回想与困惑。  「我不懂,什麽意思?我现在很混乱也有点吓 到,但那是因为我一醒来就看见我男朋友的兄 弟在我彻底被捣毁的房间里不省人事。我大概 上课已经迟到了,而我们三天後就要毕业了。」  「是两天後。」我纠正她,得到一声冷笑。「 但那不重要,妳会想坐着听的。」  我边在她面前踱步边将所有事解释给她听,巨 细靡遗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从我怎麽知道她陷 入忧郁丶发现她打算做什麽,到我过去这一天 已反覆出入她的身体数次。  我告诉她我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麽事,为何受 到诅咒必须替别人承受死亡,和我唯一想得到 能解释这些情况的词就是死神。在我解释的整 个过程中她都只是安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一丝 怀疑不安的表情,就只是安静地听着我说,直 到我结束後才开口。  「嗯……这麽一来就解释得通了。」  虾毁?怎麽会有人能听完这一派胡言後只觉得 「噢原来是这样喔!」,她要不是真的对新事 物接受度够高,就是脑袋他妈绝对有问题。  「尼克,我之前没向你们兄弟坦白。我不是你 们以为的那个人,这身体不是我的。以某种程 度来说你的疑虑确实是合理的,我跟你一样, 只差在我一直都很喜欢死亡天使这个称号。呼 !卸下面具的感觉真好!」  我张着嘴说不出话,搞了半天人生受到冲击的 居然是我?  「等下,什麽?妳是凯希对吧?如果妳是凯希 ,那这个身体是谁的?」  「凯希是这副身体出生时取的名字,我从她十 六岁开始就用她的身体活着,而我原本的身体 早已腐朽丶化为尘土。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在 於,我这一生都在经历人们的死亡。  「你是新魂,如果你不介意被这麽称呼的话, 你其实算是婴儿。凯希在高中二年级决定结束 生命时,我就决定要代替她活下去了。我常这 样啦,只是想在再度走入年复一年的死亡循环 前尝尝生活的滋味。」  我努力保持镇定,试着理解这些新资讯。  「好所以假如这些都是真的,那为什麽我会变 成凯西?还有你的真正身分是谁?」  「你好,我叫艾格妮丝。」她边说边伸出手跟 我握手,我迟疑了一下照做了。  「因为我打破规则出了点名,所以下界的头儿 就送我一个带着忧郁诅咒的精美的小礼物,想 让我控制这副身体。你应该是注意到了这股能 量前来取代凯希体内的我,他们要你杀了这副 躯壳,好能逼我前往下一个临终前的生命,但 我逃跑後又回来了。对了,欢迎进来啊,你到 这婊子死之前都会被困在她体内,然後你原本 的身体也会随之衰亡。」  「下界?妳刚不是说ㄋ一──妳是天使?」我 还不小心破了音,妈的自从我有记忆以来每晚 历经了无数死亡,而这段对话却着实地吓着了我。  「呃,天使丶堕天使丶恶魔,差不多都一样。 」她用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口吻开始说着。  她一定也注意到了我此刻的想法,所以又说: 「噢,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也是恶魔好吗 大块头!只是你的交涉手腕让你比较幸运而已 ,不像你兄弟,那可怜的家伙注定万劫不复地 以忧郁和瘾头为生,所以我想在他堕入下界之 前给他一个生命周期的幸福。」  这一切实在太难消化了,我从一开始做着怪梦 到现在变成一个恶魔,然後我兄弟也是恶魔? 恶魔生得出来?我还以为他们是一直都存在的 ,前提是假如我相信有恶魔的话。所以意思是 说我们的父母也都是恶魔?  她赶在我另一个想法产生之前再度开了口。  「抱歉把你绑在这孩子身上,但你现在已经淌 进这滩浑水了,所以系好安全带吧,再来是一 段坎坷的路程,过不久他们就会再送我们另一 份小礼物。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所以 我们去找你兄弟吧,要不要?」  她转身走出房间踏进走廊,也没看我是不是跟 上了,我快速回到现实追上她。那个友善的栋 长麦特看到我们从女宿楼梯下来,一副要过来 训我们的样子,但凯希很快地吐出一句「滚」 ,往他屁股撞了一下把他推开,然後加快脚步 前往下个楼梯间到这栋楼的大厅。  我想我喜欢这个凯希……或者是艾格妮丝,虽 然她真的快把我给吓尿了。  要用容易理解的方式交代所有事有点困难,但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得不继续以大篇幅讲述 已经发生的事。我之後发的文会试着让大家赶 上进度,就像是正在发生一样的现场直播。  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来寻求建议的,但现在我只 想把所有正在发生的事记录下来,以防万一我 的故事不会随着我死後进到另一副身体而消失。  目前为止已经又过了几天,在这里先破个梗 ──我还活着,而且我没去参加毕业典礼,蛮 酷的。但不是因为我过去这四年都竭尽我所能 避免现身於毕业典礼,总之我之後会交代更多 事情的。  谢谢你们的支持跟建议,但这整件事的剧情超 展开,我们现在正在到处游荡偷连咖啡店的 Wi-Fi,所以请各位耐心等待。  ---  作者已经八天没更文了,目前只写到第四集,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赞愈来愈少就不写了。一开  始第一集有一千多赞,到第四集只剩下一百多  ……明明还是很好看啊,希望别断尾!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22 18:55 , Processed in 0.073150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