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1|回復: 0

[创作] 短篇-纪念塔

[複製鏈接]

1371

主題

1371

帖子

4283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283
發表於 2018-7-12 00:52: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余小靖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案子。     不,要说奇怪也不太对,也许用奇妙二字会更符合现实。     S哥近日卖出了一栋位在高级住宅区的豪气凶宅,巴洛克风的两层楼建物气势磅礴地 落在高耸成群的公寓豪宅之中,建物外墙被藤蔓爬满,斑驳又布满岁月痕迹的恐怖模样让 它被冠上了豪宅鬼屋之名丶成为网路上着名的夜游胜地。     虽然是凶宅,但地点丶房屋大小与占地面积都是一大优势,因此S哥还是以令人咋舌 的价格脱手成功,据说购买者也是一名资产丰厚丶出钱毫不手软的企业家。     但同时大概脑子也有点问题。     据了解,这名企业家看上的是地段丶建物本身只是附属,他的理想是将原有建物格局 重新规画後自住,一切乍看之下都很正常,但豪气企业家却有另一个奇妙的想法,要在原 有建物旁的庭院内再盖一座高塔,作为他长年饲养的甲虫们的纪念馆丶让他能随时缅怀。     余小靖得知这个消息时真的是全身问号,甲虫纪念塔?有钱人真的有钱到不知道该如 何运用必须将钱花在这种奇怪的事物上吗?     为什麽不过是一只甲虫居然能在寸土寸金的高价地区占上这麽多坪数?     关於这点余小靖的同事习以为常的告诉她一定是这只甲虫上辈子烧了好香,这辈子才 能成为土豪的宠物。     「那我是上辈子烧太少香吗?」别人看不到的宅儿子鬼飘在余小靖後方嘟着嘴问。     烧太少香?我看是根本没烧香!余小靖在心里狠狠吐槽。     宅儿子鬼生前是个在重感冒丶嗅觉味觉尽失期间误食汽油而亡的蠢蛋,刚好死亡的屋 子是由余小靖负责规划设计,与宅儿子鬼有过一番腥风血雨丶单方面屠杀的交手经验,宅 儿子鬼完败後沉寂了一段时间,最近不知为何打听到了余小靖上班的设计公司,天天飘来 这里打发时间。     她不着痕迹回头瞪了它一眼,渴望这个蠢蛋不要在她上班时来讲些废话!     余小靖将视线移回电脑上的设计图,图面上的设计已经几乎进行到尾声,接下来只等 业主确认後便可开始请相关单位着手进行後续事宜,於此同时,业主认为不要白白浪费时 间,遂要求余小靖先将旧屋子内的隔间拆除,以便後续作业能更加快速。     但看似顺利的表面下总是会有意外,余小靖安排拆除工班进场後的隔天,现场便出现 了状况。     工人回报二楼西侧有一间浴厕拆不掉,并不是隔间墙做的厚实坚硬难以拆除丶也不是 拆了会影响到建物结构,而是只要一有想拆除的念头,手工具就会莫名损坏,用电动工具 也会因不明原因故障,但一拿到外头的房间测试又是完好无恙。     这麽玄的事如果发生在庙宇改建上信徒可能会惊喜认为是神绩,但那里可是座凶宅啊 !在凶宅内发生这种事让余小靖发自内心地觉得非常不妙!     果不其然,余小靖一到现场那间有状况的浴厕门口,便看见厕所内一个半透明丶穿着 白色上衣卡其短裤丶年纪约莫六十几的老头躺在浴缸内,幸福的望着墙壁上的磁砖。     先前来现场探勘时并没有仔细看,直到现在余小靖才发现这间浴厕夸张的令人难以置 信。     浴厕内每片磁砖上都被用客制化的防水转印贴纸印上了某知名前AV女优的照片,不管 是片子上的宣传照丶作品封面照还是出席各大活动的全身半身照,整间浴厕的磁砖除了天 花板及地板外全部都印的满满满。     余小靖可真是大开眼界,居然有人能够着迷成这个样子丶连浴室磁砖都不放过?但这 一切夸张的杰作当她看到半透明老头色眯眯的脸便突然能够理解了。     可是理解有个屁用?墙不能拆她不能交差,就算这里是凶宅,深信鬼魂已经被超渡的 业主只会认为拆不掉是拖延的藉口。     余小靖可不想当那个委屈的可怜虫,於是她支开了工班,很有礼貌的走进浴厕内与半 透明老头对话。     「这位先生,这栋房子已经被别人买下了,依照买主要求丶我们需要更动屋内格局, 请问你是否可以让我们拆除这间厕所呢?」余小靖挂出最有诚意的商业笑容丶非常有礼貌 地向浴缸内的老头打招呼,老头一听她说完,鼻子便马上哼哼两声丶面露不悦。     「拆?怎麽可能让你们拆!这些小空空可是我孙子一张一张替我印上去的,小空空美 丽的脸蛋与身材怎麽可能让你们破坏!这间厕所可是我的美好回忆啊!」老头振振有辞地 说道。     美好回忆?     余小靖在心里暗翻了一个白眼,脸上依然努力保持着笑容。     「虽然这是美好回忆,但是你已经死罗!美好回忆这种事就不要记太久,赶快投胎转 世才是正道呦!」     赶快投胎转世不是才能对着什麽小空空这个那个吗?难道当一个鬼在小空空的照片和 砖墙内穿来穿去有比较好?     「小姑娘,我看妳根本不懂小空空对我们男性的意义有多重大!反正妳要是敢拆,我 就让妳们天天鸡飞狗跳丶鸡犬不宁丶拆都没法拆!」老头嚣张的又哼了一声,便转过头去 再也不理余小靖。     余小靖看着这个顽固老头,不停拨弄着心中的算盘想着该怎麽对付他,好在这老头跟 上次的蠢蛋一样都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於是她起身走出浴厕,转往厕所旁的房间走去。     这栋房子的前屋主离开时似乎将不要的东西像大放送一样通通留了下来,房间内还摆 着样式奇丑的床组与桌椅,墙壁上贴着几张老头口中"小空空"的海报,一旁的书柜还放 满了许多小空空曾经拍过的作品,足见这色老头对小空空痴迷的程度绝不输给之前对付过 的宅儿子鬼。     但为了工程进度,余小靖认为既然抓到了把柄就不用再客气丶速战速决才是上上之策 ,她在心中琢磨了几个办法,便匆匆忙忙的离开案场丶回去张罗材料。     隔日一早,余小靖没有进公司而是直接到现场去,她貌似什麽也没多带丶一如既往的 背着自己的包包,後头却跟了一只宅儿子鬼。     「喂喂,我们要去哪里啊?」宅儿子鬼悠闲地在树木间穿梭,疑惑的问。     「去找一个跟你喜好相反的鬼。」余小靖应道,她一早准备去案场的路上发现了在外 头闲晃的宅儿子鬼,乾脆抓着它一起去执行她的计画。     「喜好相反?」宅儿子鬼有听没懂。     「对,这可是世纪之战,你可别丢了自己的面子!」余小靖懒得跟它多说明,反正到 了现场就知道了。     半个小时候,余小靖和一脸蒙逼的宅儿子鬼抵达现场,这个时间已经有工班在里头施 工,余小靖交代好施工范围丶让工班避开那间厕所的区域後,便直接杀往色老头所在的浴 厕。     「哇喔!这是…」一踏入浴厕,宅儿子鬼便对满屋的小空空磁砖发出惊愕的叫声,它 的叫声引起色老头的注意,色老头一脸得意的自浴缸飘出来丶飘到宅儿子鬼面前向它炫耀 。     「小夥子怎麽样?厉害吧!」色老头完全无视一旁的余小靖,打算与宅儿子鬼来个" 男鬼的交流"。     「是满厉害的啦!但是磁砖上面如果是印桐乃的话就更棒了!」宅儿子鬼有些惋惜的 说,如果生前知道有这种东西,他大概也会把浴室磁砖通通变成桐乃。     「桐乃?那是什麽?」色老头疑惑的问。     「桐乃就是她啊!」宅儿子鬼自口袋掏出一张桐乃小卡,那是它拜托余小靖烧给它的 唯一一张小卡,因为实体卡片它无法带在身上,才又厚着脸皮对余小靖死缠烂打,以便能 一圆它随时随地将桐乃随身携带的心愿。     当桐乃萌萌的大眼与可爱的笑容映入色老头眼帘,色老头马上露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模 样。     「这种没胸没腿的小孩子有什麽好看的!」色老头哼了一声,还是它的小空空最棒丶 有脸有胸又有腿,那种乾瘪身材的小孩子根本没得比!况且那还是二次元的!他的小空空 可是三次元的呢!     「这才是吸引人的地方啊!整天看那些胸啊腿啊的做什麽?不过就是一堆肉啊!」宅 儿子鬼不服气,马上反驳了色老头。     「肉也是有分美丑啊!男人怎麽能不懂那些肉呢?」色老头用一副"你真是污蔑了男 人的浪漫"的神情说道。     「肉又没有灵魂!我们真正该着重的是内在啊!」宅儿子鬼说。     两只鬼就这麽在狭小的浴厕内起了唇舌之争,最後越演越烈丶谁也不让谁丶乾脆动起 手来,一个老鬼与一个小鬼就这样在浴厕内互殴,自厕内打到厕外丶再打到隔壁的房间。     余小靖至始至终都对这场闹剧冷眼旁观,正确来说这才是她想达到的效果,一个妹系 控和一个巨乳控交锋怎麽可能会有和平场面?这可是关系到自己…不丶是全同好的自尊啊 !     算准这些的余小靖看着事态全照着计画行走,得意地在心中冷笑一声,接着便跟着走 入隔壁房间内丶顺手将房门关上。     房间内两只鬼还是激烈的交战中,一面打还一面互相呛声,什麽妹妹最可爱丶巨乳最 高被当成助长士气的标语回荡在房间内。     余小靖若无其事的将包包放在书桌上,从包包内摸出一支锥子,接着又安静观察着战 况。     或许死亡的时机还是有差,年轻力盛时死亡的宅儿子鬼似乎比较有力,加上妹系控本 身的强烈保护欲,打了这麽久丶色老头渐渐开始出现颓势,逐渐被宅儿子鬼逼向墙边。     余小靖一双鹰眼没有放过这个大好机会,趁着色老头被逼的无路可逃走,她抓着锥子 一把冲向前丶用力将挡在前方的宅儿子鬼推开,接着抓住色老头的衣领丶将锥子穿过衣领 大力的往墙上一刺,色老头不知怎地就这麽被固定在墙上动弹不得。       「欸,我怎麽动不了了?」色老头发现自己被黏在墙上,一脸问号的问着宅儿子鬼。     被撞跌在地的宅儿子鬼自地上爬起,看见墙上的色老头也感到讶异。     「哼!终於逮到你了吧!」余小靖双手抱胸,一脸得意地站在色老头面前,她昨天发 现那面墙是装修的木作墙便突然心生此技,她到工具店买了一支尖锐的锥子拿去给人加持 ,打算用加持过的锥子限制色老头的行动,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臭ㄚ头!妳做了什麽?快放我下来!我和它的战斗还没结束!」色老头发现是余小 靖在搞鬼丶气得大骂。     「这种时候了还在想无聊的争斗吗?想继续跟它战斗,先打过我再说!」余小靖回到 书桌旁又从包包内拿出一支铁槌,气势汹汹地朝色老头走去。     「妳…妳想做什麽?」色老头有色无胆丶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虽然那些东西并不会真 正伤害到它,余小靖的气势却让它感到害怕。     宅儿子鬼早就见识过余小靖的厉害,此时默默的退到一旁对色老头投去同情的眼神。     没有意外的话,大概又是一场残忍的屠杀吧!     「也没想做什麽,只是你不让我们拆了那间厕所我觉得很困扰,所以想再跟你谈谈那 件事罢了。」余小靖拿着铁锤的手有意无意的晃动着,好像随时都会砸向色老头脸上一样 。     「没门!我不会让你们拆的!我还会让你们连其他地方都拆不了!」色老头一听又是 拆厕所的事,气的破口大骂。     这些可恶的人一直想来破坏它的美好回忆,它怎麽可能让他们称心如意!     「喔?好啊!不给我们拆是吧?那我先拆了这间房间你觉得怎麽样?」余小靖才刚说 完,便大力举起铁锤丶朝贴在色老头身旁的小空空海报大力砸了下去。     "碰"地一声巨响,木作墙面瞬间凹了一个大洞,小空空美丽的脸也瞬间消失,只剩 下灰尘与墙内裸露的隔音材。     「啊啊啊啊小空空啊啊啊──」与小空空海报在同一面的色老头看不到小空空的惨状 ,但却也知道那里的小空空海报遭到了巨大的灾难。     「妳这可恶的婆娘!不准伤害我的小空空!」色老头生气地朝余小靖怒吼。     「只要你答应让我们拆厕所,这里的小空空就会完好如初的还给你。」余小靖冷冷地 回道。     「不准!没得商量!」色老头依然坚持。     「那就没办法了!」又一声巨响,另一张小空空海报也遭受到同样的命运。     随着色老头的固执丶遭受灾难的小空空也越来越多,色老头越坚持丶余小靖就越砸的 不亦乐乎,甚至怕色老头看不清楚是哪个小空空被破坏,还特地先拿到色老头面前晃一眼 再砸。     「哎呀!真是可惜呢!这一片的内容还满吸引我的,只可惜有人不愿意拯救它,只好 让它跟这世界说掰掰了!」"碰"地一声,一片DVD就此升天。     「天哪!这本写真集拍的真是清新脱俗,只可惜有人不懂得珍惜,只能让这股清新遗 留在脑海里了!」"碰"地一声,一本写真集瞬间稀巴烂。     「哇!这个等身抱枕的图案真是太撩人了!只可惜有人不想再抱一次,只好让它可怜 的回归尘土了!」"碰"地一声,老头孙子特别订制给爷爷的孝心也彻底被砸烂。     黏在墙上的色老头随着余小靖越砸越多丶内心开始逐渐动摇,房间内的所有小空空都 是它的精心收藏,有部分还是孝顺的孙子送给他的礼物,现在一样一样在它眼前被破坏殆 尽,它虽然已经死了,但心却彷佛还在淌血啊!     一旁的宅儿子鬼同情地看着色老头,脑中有一股冲动想劝色老头赶快放弃吧!虽然它 与色老头喜欢的类型完全不同,但同样身为男鬼(人),它完完全全能体会这种彷佛硬碟被 清空丶撕心裂肺的感受,况且身为过来人,它知道余小靖这女人有多麽魔鬼,它实在不忍 心看着同类被摧残啊!     砸的忘我的余小靖哪管什麽革命情感丶什麽珍藏回忆,反正不给拆就是她不能交差, 她不能交差就是这案子不能继续,案子继续不了业主可能就会不爽,业主不爽了就会换老 板找她麻烦,她都这麽努力在工作了为什麽还要被一个死掉的人左右命运啊?     生者恒生丶逝者已矣,都已经死了拜托考虑一下活着的人的感受好吗!     就在余小靖准备将色老头第三柜收藏挖出来砸时,黏在墙上的色老头才乖乖地妥协屈 服。     「够了够了,别再砸了!给妳拆给妳拆!都给妳拆吧!」不知何时色老头居然已经泪 流满面,它看着满地的小空空残骸,突然开始後悔自己为何不早点答应,这样就不会有这 麽多小空空受害了!     获得了满意答案的余小靖这才放下手中铁锤,但她似乎还想做什麽丶一把将房门打开 ,接着将固定着色老头的神奇锥子拔起,一手拉着色老头的衣领将它强拖到厕所门前,那 里刚好有一块外侧包着木作框的镜子,她将色老头再度固定在木框上,便拿出手机联络工 班。     「西侧二楼的厕所可以拆了,现在快点过来拆掉吧!」余小靖挂上电话丶朝色老头灿 烂地笑了笑。     「这位伯伯,很高兴你愿意让我们拆厕所了,但你犹豫的时间太长了丶我砸的手很痛 ,为了替我纤弱的手报仇,你就在这里慢慢看你喜爱的小空空被拆得一乾二净吧!」余小 靖欢乐的拍了拍它的肩膀,无视色老头难过的嚎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案发现场。     宅儿子鬼被余小靖留在现场监督,一脸不忍的看着色老头一面哭喊着小空空一面看着 承载着美好回忆的厕所逐渐消失,等到厕所完全拆除完毕丶色老头也差不多快被绝望超渡 时,它才默默的飘回余小靖的公司向她交差。     於是阻碍进度的地方彻底被清除掉了,设计图也顺利完成送交给业主,一切就等业主 确认没问题後便可以继续进行。     心情大好的余小靖顺势开导了自那天後感觉心事重重的宅儿子鬼一番,虽然想保护自 己喜欢的事物是件好事,但若是造成他人困扰就应该要好好思考该如何取舍才对!     只是为了案子不择手段的余小靖到底还是个人类,还懂得一点人情世故的她事後也自 己带了箱子替色老头整理了一些没有损坏的小空空收藏品寄给色老头的家人,请他们一起 摆在色老头的供品旁;那只色老头最後也获得自由,带着沮丧的心回家了。         「小靖啊!业主说纪念塔设计的高度太高丶形状太奇怪,被周边邻居连署抗议,所以 可能盖不成了,他说没办法盖纪念塔他就不想住那里了,所以他另外买了一块可以盖纪念 塔的地想直接在那里盖新房子。我想妳手上案子已经很多了,这件案子我就交给晓美处理 了,妳就专心把其他案子处理好吧!」老板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拍了拍余小靖的肩, 便拿着地籍图及设计草图找同事晓美讨论去了。     余小靖在座位上深吸一口气,手中的原子笔被紧握的手握出一条裂痕,一旁的同事看 见她努力压抑的模样,只能再度拍拍她的肩告诉她别生气。     於是那栋好不容易才拆除完毕的房子,在业主的任性之下止步於装修前一刻,被拆得 很冤枉的小空空残骸也被遗留在现场,等待业主再次临幸的那一刻。     妹系控与巨乳控之争没有争出结果,但很明显地彻底输给了一只死掉的甲虫。    後记------------------------------- 感谢再度看完有病的一篇(鞠躬 虽然怨气累积满多的但其实本来打算等彻底忙完再写第二篇 只是前阵子母校要盖有点丑的阿姆斯特旋风塔的事情在学生间引起巨大讨论(虽然我也不知道盖那要干嘛 於是垃圾话夥伴学长就提议我可以写一篇跟炫风塔相关的故事  学长:你可以写一个业主想在自己家旁边为死去的猫盖纪念塔的故事  我:猫太普通了,乾脆改成甲虫吧!  於是甲虫纪念塔就诞生了(?   关於宅儿子鬼的故事欢迎阅读 灵泣呦! 这篇。 再度希望大家的怨气都有地方能舒压,有缘再见O_<   -- 想从沉闷的生活中找出一点突破口的边缘人。 镜文学: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6904 Plurk:https://www.plurk.com/snowinn_5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22 18:47 , Processed in 0.079515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