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回復: 0

[翻译] NoSleep-骚扰电话

[複製鏈接]

1264

主題

1264

帖子

3954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954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文网址: https://goo.gl/r2T7DP  原文标题: I Answered a Spam Call  原文作者: FirstBreath1  ------------------------------------------------------------------------------    「您好,请问是韩德森先生吗?」    手机上的「防骚扰」程式会滤掉未知号码,其实我没理由接这通电话。但,去他的,反正 世界上已经没人能听我诉说。此时此刻,就算债务员也好。    2015年,妻子死於谋杀。实在很难早点走出阴霾。那是一场阴阳差错的随机抢劫:在一个 下雨的夜晚,有个扭曲病态的混帐潜入我们家并毙了她。  两天後,嫌犯落网,判处终身监禁——时至今日,他仍在狱中。  在那之後,我从事网页开发。这是一份远端工作,让我能隐居於纽泽西北部森林。不用再 试药也替我的生活带来格外效益。我能放任馀生自由毁坏。  我没朋友了——但也不尽然,有时候......我猜这让我易於错误的地方寻求友谊。    「一世或二世?」我轻叹,拎着一瓶酒坐上办公房的扶手椅。雨降在昏黑的夜色中,狂风 猛烈刮过後院的老松树,我不禁想着或许它已倾倒。  「呃......韩德森一世。」清亮沉静的嗓音於话筒另一端响起。很熟悉的声音,但我想是 已经入肚的半瓶酒在作祟吧。  「抱歉,女士,但......家父六年前就不在了。」我说道,有点不悦少了这方面的纪录。  她顿了顿。  「噢,天哪......天哪,我们这边没有这样的纪录。先生,我非常非常遗憾。我们真的不 知道。请原谅我们的打扰。您介意稍等一下,好让我确认一下纪录吗?」  寻找档案的窸窣声伴随着静电摩擦声持续传来。那女人正把话筒夹在肩膀上吧。我暗自窃 笑通话品质。  「不丶不丶不,没关系,一点问题都没有。别担心。妳什麽时候才要告诉我妳的名字呢? 」我问道,暗自咒骂自己居然在最後关头调起情来。  她笑了出来——非常非常熟悉的笑声。「我叫艾蜜莉,在信用卡公司上班。」她说得很官 腔:「不幸的是,既然您非本人,我们无法透过电话确认产权.......呃........当然, 您刚刚已经承认自己是......」  「没错。」  「我猜您是韩德森先生的儿子吧。」她咕哝,电话中传来翻阅纸张的声音。  「是的没错,女士。但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应该不会被这个老男人的债务缠身 才是?」我满怀希望地问着。  「好,我看看。」背景传来快速搬移及翻书声。「先生,我很抱歉。」她满怀歉意地说: 「规则记载於三孔的活页资料夹中,有点难找。请耐心等候。」  「没关系......没想到还有人用这种方式记录资料......我也会透过电邮收到这份更动确 认书吗?」我问道。  「咦?」  「电邮......就......电子邮件啊。更动确认书呢?」我再次询问,任凭自己的困惑转为 挫败。这女的有什麽毛病?  「我们不会这麽做......还要好几年才会有这麽新潮的服务。」她继续道:「但就如您所 知,迟缴费用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它会影响个人的信用评分。」  「好丶好,当然。」我说,真的开始担心又有点心烦意乱:「我该怎麽做?」  「请问韩德森太太在家吗?」她轻问。  「韩德森太太 06 年就过世了。」  「您说哪一年?噢,我的天。这太震撼了。『我今天真不是普通幸运!』」  我倒抽一口气。这表达方式......是她!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她说话方式,抑或是因为没 什麽人和她用字一模一样。但当她这麽说时......有什麽东西触动我的记忆。    在太太和我相识前,她就在信用卡公司上班。她也叫艾蜜莉。这很像她的声音......但更 年轻,也比我记忆里更充满希望。    「妳姓什麽?」我问。  电话另一头沉默。  「听着丶听着,我知道这样问很怪。但我真的觉得我们认识彼此。拜托~」  「我不能透露个资......」她开口。  「好吧。妳读过杰佛逊高中吗?」  「对......」她惊讶道:「你怎麽知道?」  怎麽可能!?艾蜜莉已经过世了。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就像她,而且更年轻丶更快乐丶更乐 观。这就像我失眠了无数个夜晚,渴望寻求的美梦。然而,我醒了过来:有可能只是巧合 吗?  「妳妈妈是不是叫伊娃?」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而她如老鼠般的回答证实我的臆测。  「请问你是......?」  我深深吸一口气。我真的知道发生了什麽吗?抑或是我已经迷失心智了呢?但我仍继续享 受这通电话:「接下来的问题听起来很怪:今天几号?」  「先生,我很抱歉......什麽......?等等。」她顿了顿,并翻阅纸张。  「今天是 1999 年 7 月 9 号。」    怎麽可能!这是场混乱吗?  是她的忌日!?    「艾蜜莉,听着。」  「好,先生,我们的对话越来越奇怪了......我们还是继续还债规划......」  「专心听我说......有天......有天妳会认识一个男人。艾蜜莉,有天妳会爱上他,而他 也会比妳知道的更爱妳。」我一定要让她记住:「妳们在一起後的第一个节日,他会在十 二天的圣诞连假里,每天买一份礼物给你。」  「还真梦幻呐。」她笑着并叹口气:「你有事吗?」  「我很认真。艾蜜莉,妳会跟他结婚。他会买给妳妳梦寐以求的戒指。妳美丽的婚礼会在 妳家乡举行;妳全家都有出席,包含赛尔达姑姑和田娜希奶奶。」  「我喜欢这个幸运饼乾。」她挖苦道。  「但在两年後—— 2015 年 7 月 9 号——妳会在家中被谋杀。」  她紧张地把话筒换到另一侧。  「那我该怎麽办?」  我告诉她那天不要待在家。不要跟我约会,离我远一点,在其它地方重新开始新生活。但 就在我吼到一半时,电话挂了。      那晚,我听着响彻云霄的奔雷入眠。   我从来没过问原因。也许是上帝丶也许是时间,但以奇怪的方式修正过去的错误。   但昨天早上醒来时......    艾蜜莉就在身侧。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18 15:08 , Processed in 0.081983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