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娱乐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优格(限)

[複製鏈接]

1979

主題

1979

帖子

6167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167
發表於 前天 18: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活在这个世界上真他妈的难,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麽办。    拜在优格大师门下已三年有馀,天天学怎麽做优格,却怎样都无法到达出神入化的境界 。   做优格不外乎就是酵母菌和牛奶间的交互作用。感觉起来并不复杂,可是实际操作,却 怎麽样也无法如我的意。无论尝试了多少次,都无法做出属於我的独一无二的优格。    优格大师把我叫到面前,他说:「我已经没有什麽可以教给你的了,该学的你都学了,却 无法做出一流的优格,这当中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觉悟还不够。」说完,优格大师 用木板敲了我的左肩膀,顿时痛楚难耐,我蹲了下去,眼泪滴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处。    「滚吧」优格大师说「你留在这里也只是墨守成规继续腐化而已,不如去外面探索世界 。」   我跪在地上三跪九叩感谢优格大师的教诲,但心里想的是,这下我没有安身的地方了, 没有一技之长,我将如何在这个世界中存活。    我带着仅有的一些衣服和家当,开始流浪去了。这世界如此的大,却没有容身的地方, 没有办法,我只好用不成熟的技艺,边流浪边卖优格,希望能找到制作出独一无二的优格 办法。    我在传统市场买了乳牛的胃,并将新鲜的经过巴氏消菌後的小农牛奶倒进去,用晒乾的 稻草绑起来,放在20度C的恒温箱中经过三天三夜的静置。    然後打开牛乳的胃袋将乳清和成块的牛奶倒出来,将牛奶块搓揉成细粉,用筛子筛过, 置放於太阳底下晒乾,    并把稻草切碎加到乳清中,放置一个礼拜,这样。做优格的基本菌种就完成了,    我去超市买来新鲜的牛乳,经过70度C的温度杀菌3分钟,加入晒乾後的牛奶块粉末和乳 清,然後分装到透明的塑胶桶中,移置到35度C的横温箱中五小时就完成了,如镜面光滑, 浓稠的优格,热腾腾的出炉。    我开始贩卖,但大家却对我的优格不屑一顾,有的觉得太酸,有的觉得太稀,不论我怎 麽调整,就是无法达到大家都满意的程度,    我真的不是做优格的料,好几次,我在夜晚醒来,无助地大哭,该怎麽办,我该怎麽办 ,我无助的哭喊,却没有人能回答。只有淡淡的回音,我该怎麽办,我该怎麽办……回绕 在耳边而已。    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我经过了大大小小的城市街道,始终找不到做优格正确的解答, 我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什麽意思,我在河边看着形容枯槁的自己,满脸胡须, 肮脏的长发,我没有对这个世间的依恋,一丝一毫都没有,如果我消失了,谁会难过呢, 没有,一个人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中,我是独自的来,也将独自的离开,    看着河中自己的倒影,我才发现我没有一刻不憎恨着自己,消失吧,要是我消失了一切 就都解脱了。    我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就整个人栽到河水里去了,河水里的腥气窜进我的鼻子,里面包 含着水草的气息,鱼鳞的气息,虾的气息,好轻松,我身体轻飘飘得好轻松,阳光和煦的 照在我丑陋的皮肤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米饭煮成的浓稠的粥的清香,我睁开了眼,一间破烂的木板搭 成的屋子印入眼帘,然後一个瓷制的白色汤匙撬开了我闭锁的牙关,温热的粥滑进了的喉 咙,我想起身却做不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像个废人般的瘫在床上,另一口温热的粥滑 进嘴巴里,我拼命的吸吮着,呛到了,用力的咳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    「别急,慢慢吃。」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声音从右耳传来。    我用眼角馀光撇见了一个头发如泼墨皮肤如白雪的女孩子,当女孩喂完了一碗粥便离去 ,留下我在黑暗中。    我痛哭流涕,我有力气哭了,为什麽我没有死成,连阎王也不要我,把我活生生地丢回 了这个冰冷又寂寞的世界,一轮明月升上来,在我头上的窗户闪耀着,今天不是15就是16 ,我想着,然後就哭着睡着了。    过了三天,经过女孩的悉心照料我能站起来走动了,我走出破烂的木板拼凑成的房子, 刺眼的阳光照耀在我的眼睛上,我只感觉到一片刺眼的白,其他什麽都看不到,我继续往 前走,碎石子的路面,河水的腥气,当我再度睁开眼时,女孩的脸映入我的眼睛里,她微 喘着,脸颊有淡淡的红晕,蹲在河边检视鱼篓里有没有捉到的鱼,当她蹲下来时,白皙的 乳房就露了出来,我惊讶的发现,我连勃起都不能了,凉爽的微风吹过,我和她相视许久 ,然後我说:「我想要洗澡。」    她笑了,进屋去拿了肥皂出来,「在河边洗就好了,今天很温暖。」她不由分说便褪去 了我的衣服,我一丝不挂的站在她面前,她牵着我走到河里,她卷起裤管避免河水溅湿衣 服,她把河水泼到我的身体上,开始帮我抹上肥皂,泡泡在我身上不断增加,空气中有股 清香,她的手温暖的摩擦着我肮脏的身体,她秀丽的指尖按压着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冰 凉的河水在脚下流过,阳光晒着背,很舒服。    她将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搓揉过,鸡巴也不例外,萎缩的鸡巴她手中慢慢地茁壮,血 液聚集在下腹,一股许久没有的感觉缠绕我心,打了个哆嗦,我勃起了,她将我全身摁在 冰凉的河水里,让河水带走我的污秽,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松开了手,我本能地挺起身子 ,大口的呼吸,新鲜美好的空气窜进我的肺,水从我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来。    她在河边帮我修剪了头发和胡须,   「你不是本地人吧。」她问。    我点点头,   「那你是谁?要去哪边?」    我看着远方的天空,无助地摇了摇头。   「随便你。」她站起身,进屋去了。    我跟在她身後,见她洗了米放进锅子里又加了水,拿起枯柴和稻草,在灶里生了火,我 走过去,说;「我来吧。」 她把枯柴递到我的手上,过没多久,满室的米饭粥香,我们喝 了粥,相对无语。    晚上,青蛙在窗外拼命地叫着,我张开眼,用火柴点燃了放在床边的两条蜡烛,想起了 她之前说;「怕你晚上看不清可以用。」    我赤手拿着蜡烛,蜡油顺着鲜红的蜡烛滴落到手掌上。    我走到她的房间门口,敲敲门,没人回应,我推开门,只见在黑暗中,两只眼睛熠熠的 发光,不用蜡烛她就看的到所有的东西。    她问我:「你来干嘛。」    我回答;「我想妳了。」    「那你就上床来吧,」她说。    我爬上床去,亲吻她的脖子,我脱下她的衣服,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粉嫩的乳头昂扬 着。她张开双腿,甜蜜的屄张开着,    我心头一凛,发现我又无法勃起了,她伸出手,往我的鸡巴抓去,那软趴趴无用的鸡巴 在她手中像块黏土被搓揉着,她叹了口气,将我的鸡巴放到她的口中,她用舌尖灵活的顶 着我的龟头,温暖的温度萦绕在我胸口,痒痒刺刺的感觉传上来,就像馒头发胀一样,我 的鸡巴也开始长大,龟头鲜红的露了出来,我看见她用力的吸吮我的阴茎,两颊些微的凹 陷,发出呻吟声,她的嘴巴越来越快,到最後我忍不住了,将大量的精液射在她的嘴里,    我看着她微开的嘴巴,白色的精液从她嘴角滑落「好酸」她说。    然後她亲吻上了我的嘴唇,我感到一阵痛苦,我从嘴巴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眼 泪经过嘴角滑落,不由自主的,我躺在她怀中哭得像个小孩。    我终於知道为什麽我总是做不成优格了,那不是别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自己,我 身体属於极酸的体质,因此,经过我手的菌种都带有这种酸味,所以不论我再怎麽努力也 无法成功做出好吃的优格,    唯一的救赎只有把我身体的酸水吐乾净,把那些痛苦的回忆,悲伤的孤独通通发泄出来 才能净化我的身心灵,这样我才能做出好吃的优格,但痛苦和孤独已经成为我身体中的一 部分了,我无论如何不能将其排除在外,於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每次我在做 优格的时候,我就会用力的想起她,我的手掌充满了她柔软乳房的触感,想起她身体光滑 像泥鳅一样的皮肤,这样,我浑身的酸性才能在那瞬间减缓,并使手掌充满温度,让空气 中爱的菌种在我手掌上停留,    那天,我为她做了优格,我将双手浸泡在没消菌过的鲜乳里,我的手掌带有她的体液和 自己的体液,和空气中的酵母菌融合,发酵成了前所未有好吃的优格。    从那时候起,我深深的体认到,有爱的优格吃起来才是最好吃的优格。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9-26 03:32 , Processed in 0.07275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