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诡志-小悟(4)

[複製鏈接]

1294

主題

1294

帖子

404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042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深夜来敲门的访客,通常都不会是泛泛之辈。  特别是在恐怖小说里,深夜访客的真实身份往往都是杀手或是来灭口的真凶,绝非善类。  也因此,当我在半夜打开家门,看到站在门外的竟然是酒鬼时,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 现在这个时间站在我家门口,是想做什麽?」  「你这样子的问法,是把我当成反派吗?」站在门口的酒鬼脸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不知道 为什麽,他此刻的眼神反而比平常工作时更具干劲。  「谁叫你一下班後人就不见了,大家都在猜你到底跑去哪里了。」我打了个哈欠,把门口 完全敞开了,「进来坐吧。」  酒鬼一进到我家後,马上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并问:「有什麽喝的?」  「只有可乐,你要吗?」  一般人至少会说声谢谢麻烦你了之类的话,但酒鬼只是随便回了一声:「嗯。」  我也拿他没办法,只好到厨房打开冰箱把重量瓶的可乐拿出来,并一边跟他对话:「老熊 有跟你说晚上出版社发生什麽事了吗?」  「他刚跟我联络过,那个叫克韦的学生去找你们,结果在出版社里收到了那几则简讯,是 吗?」酒鬼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对,他差一点就要把全部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就只差那临门一脚……」我打开重量瓶可 乐的盖子,小心翼翼倒在杯子里,两杯都倒完以後,我说:「只可惜,他现在跟林帆丶文 柔一样,都成为受害者,陷入不明的昏迷中了。」  在最关键的时刻,克韦还是因为回答不出答案,而在出版社里倒下了。  「老熊说,他们学校的人还有跑来关切,是吗?」  「对啊,你等一下……」我把可乐放回冰箱里,手里各拿着一杯可乐回到客厅,并把其中 一杯放到酒鬼面前,然後坐下来继续说:「我们把克韦送医後,他们学校派了一个什麽法 律顾问的人过来,质疑他们的学生为何会在放学後跑到我们这种三教九流的出版社来,而 且还莫名其妙因为昏倒而送医。」  「老熊怎麽回答?」  「就说克韦是诡志的读者,很喜欢我的故事,偶尔会来这边找我聊天之类的,反正就是随 便打发过去了。」  「这种回答,那个顾问应该不信吧。」酒鬼拿起可乐喝了一口。  「当然不信,不过老熊也呛回去了,他问那个顾问说『你们学校最近是不是有其他学生出 现这种症状?』然後那顾问就不敢说话,脚底抹油溜了。」  「看来学校果然压着这件事情,不想让这件事情曝光……」  酒鬼把杯子放回桌上後,用右手屈指算着:「这样算来,克韦是这起事件中的第六个牺牲 者了。」  「……咦?等一下。」我很快听出了酒鬼话中的错误,「应该是第五个吧?林帆丶文柔加 上克韦,还有克韦说的隔壁班那两个学生,这不是五个吗?」  面对我的质疑,酒鬼眯起眼睛,嘴角透露出深藏不露的诡秘笑容。  他的这种表情,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而我知道这代表什麽意思。  「酒鬼,」我的情绪几乎要高亢起来,「你是不是知道什麽了?」  看来酒鬼之所以会跟老熊报备提早下班,果然是有原因在,而且就如老熊所说,他现在带 着战果回来了。  「我离开出版社後,马上去了一趟医院。」酒鬼开始交代他晚上的行踪,「我跟护士问到 文柔的病房後,就进去跟照顾她的家人们聊了一下,不过看来她的家人对於这件事并不知 情,我完全套不出话。」  「她的家人没怀疑你是谁?」  「我说我是文柔在餐厅里昏倒的时候,跟她并桌丶并且帮忙叫救护车的顾客,因为担心所 以特地来看一下。」酒鬼耸了一下肩膀:「某方面来说,我并没有说谎。」  「说的也是啦……那接下来呢?你不会就这样离开医院了吧?」  「当然不会,我之後就坐在病房外面等待,看看会不会有其他人出现,」酒鬼说道,当他 在追查一件事情的时候,那韧性是很惊人的,「没多久後,我等到了几个跟文柔同班的女 学生,跟她们聊一下後,我得到了另一个情报……这件事是康骏他们从头到尾都没跟我们 提过的。」  那到底是什麽?我整个身体往酒鬼的方向倾斜,拉长耳朵要听清楚酒鬼得到的情报。  相较於我的迫不及待,酒鬼则是好整以暇地拿起可乐又喝了一口,才将他得到的情报说给 我听:「她们说,在林帆出事之前,在隔壁班就有两个学生因为不明原因而请长假了,可 以合理推测这两个学生跟林帆他们一样,都是收到了类似小悟的简讯。」  我点点头说:「嗯,这点克韦有跟我们说过了,他说这股风波是从隔壁班延烧过来的。」  「但她们还说……」酒鬼换了个语气,像是现在才要进入重点:「在更早之前,隔壁班就 出过事了,有个男学生试图吞安眠药自杀。」  「自杀?」突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词,我有点讶异。  「不过没有成功,现代制作的安眠药可是比阿斯匹灵还要安全,但这个学生还是因为过量 服药而造成重度昏迷。」酒鬼加重了语气,说:「我觉得这个学生才是第一个受害者。」  「你的意思是,那名学生可能是这起事件的导火线吗?」  「我不能百分百确定。」讲述完情报的酒鬼把杯子里剩下的可乐全部喝完,打了一个小嗝 後,继续说着:「但是在他自杀未遂後,康骏他们隔壁班的那两个学生才会受害,然後再 延烧到康骏他们的班上……我敢说,他们每个人之间一定有其关联在。」  我在脑中整理那些学生目前的关系。  康骏丶克韦丶文柔丶惠瑄丶林帆五个同班同学。  加上他们隔壁班先受害的那两个人,以及试图服安眠药自杀的那位同学,这整件事已经有 八个人了。  我隐约看到他们每个人之间都有一条似有似无的细线牵着,只要把那几条线全都勾勒出来 ,确定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切就会有答案了。  如果以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或电玩游戏的人物示意图来形容的话,现在这八个人当中,已经 有六个人的头像都被打上叉叉图案了。  唯二头像还保持清晰能互动的人物,只剩下康骏跟惠瑄了。  康骏绝对是他们当中的关键人物,但是他看到同学们一个接一个收到简讯成为牺牲者後, 却宁愿被动地等待我们帮他解决威胁,而不主动跟我们说出真相,这到底是什麽心态?  难道比起真相被揭露,他宁愿选择承受这份恐惧,陷入永远昏迷的植物人状态吗?  或许,我们应该逼他一把。  我看向酒鬼,用准备要干一番大事的兴奋语气问他:「酒鬼,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跟老熊请 个假吧。」  「你有什麽计划?」  「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去校门口堵人。」  调查到这步田地,我们只能拿手上有的线索去逼他们说出真相了。       ******   在康骏他们所就读的高中门口,我跟酒鬼的出现,就像突然出现在纽约街头的两个原始人 一样,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毕竟这是一间在国内知名的私立贵族高中,在早上的这段期间,载学生来上学的车辆都是 高级进口车,也有不少学生是自己坐计程车来的。  就算是自己走路或是坐大众运输工具来学校的学生,他们走路的姿态丶气势,甚至看向我 们的眼神,都彷佛在问:「这种人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确实,跟这些学生及家长光鲜亮丽的模样相比,我跟酒鬼的外表丶仪态,都彷佛来自於另 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从我们两个出现之後,在校门口指挥交通的教官的眼神就一直紧盯着我们,像是怕我们会 对学生做出不利的事。  酒鬼被他盯得很不爽,於是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最後教官把头别开,专心指挥着道路上的车辆,由酒鬼取得胜利。  就在这胜利之际,康骏跟惠瑄也出现了。  他们似乎说好今天一起上学,只见两人并着肩走在学校围墙外的人行道上,交头接耳看似 正在讨论某些事情。  我对酒鬼打了个暗号,两人有了默契後,便一起默不作声地离开校门口,往康骏他们的方 向走过去,教官完全没注意到我们的离开。  当康骏跟惠瑄注意到我们从前方步步逼近时,两人都停下了脚步,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 开。  「哈罗,你们好。」我跟酒鬼将脚步停在他们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能聊聊吗?」  「要……要聊什麽?」康骏稍微把肩上的背包往上提了一点,这个小动作代表了他现在正 处於不安状态。  「聊这整件事情,克韦昨天晚上也出事了,这你应该知道吧?」我说:「我们需要更多的 情报,才能帮你们解决这件事。」  「我已经把影片提供给你们了,剩下的情报必须要给我时间在班上问一下。」康骏紧紧抓 住肩膀上的书包背带,眼角馀光穿过了我跟酒鬼中间,看向正在指挥交通的教官,试图想 用眼神跟教官求救。  「别期盼教官能帮你。」酒鬼往旁边移动了一下脚步,挡住了康骏的视线,「自己搞出来 的事情,就必须自己负责,而不是整天想靠大人来擦屁股。」  眼见求救的管道被酒鬼封住了,康骏换了个说法:「但我们上学要迟到了,可能没时间跟 你们聊……」  「你宁愿变得像林帆他们那样,也不想翘课吗?」我整个人往前站出一步,逼迫着他们做 选择:「康骏,是你主动要求我们帮忙的,而你现在必须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我们调查 这件事的速度,比不上你们被攻击的速度。」  听到这个事实後,康骏选择低下头避开我的眼神,我则继续说着:「在前天,我还跟你们 四个一起同桌用餐,而现在却只剩下你们两位了……你若继续保持鸵鸟心态,只期盼有人 能救你们脱离险境,却不把真相告诉我们,很快你们就会一个不剩。」  我又往前站了一小步,掀开了那最後一张牌:「这件事的开头,跟你们隔壁班那个试图吞 安眠药自杀的学生,脱不了关系,对吧?」  掀出底牌後,康骏跟惠瑄各有不同的反应。  康骏整个人突然全身打了一个巨大的哆嗦,就像是隐瞒了一辈子的亏心事在瞬间被人揭穿 似的。  而刚刚都没说话的惠瑄则是小声地低喃了一句:「够了。」  「你说什麽?」我跟酒鬼一起问惠瑄。  「够了。」  惠瑄又重复了一次後,她把头抬了起来。  她的眼眶上已经流出了什麽都不想再隐瞒的悔恨泪水。  「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们的。」      ******   康骏跟惠瑄身上的高中制服,吸引了不少早餐店顾客的目光。  因为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高中学生不可能这种时间还坐在这边吃早餐,而且这两位学生 还跟两个怪人坐在一起,看起来更加可疑。  不过其他顾客的异样眼光并没有影响到康骏跟惠瑄,因为此刻的他们,心里有更大的心魔 存在。  「我们隔壁班那个想要自杀的同学,叫做郭谦。」惠瑄直接从重点开始讲起:「你们说对 了,这一切的事情都是从他开始的。」  当惠瑄在说话时,坐在旁边的康骏却整张脸毫无表情,眼神空洞地看着桌面,犹如一具失 魂人偶。  那种感觉就像是……惠瑄接着要说的话,将会剥夺掉他的所有。  惠瑄接着拿出手机,点出一张照片拿到我们面前,照片中的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她穿 着制服站在摆满花饰的网美墙前,摆出了一个俏皮的姿势,是非常可爱的一张照片。  这女孩又是哪位?我正要问出口时,惠瑄解释道:「她是琼蓁,跟我们同班……你们从照 片上应该可以感觉出来,她很不凡,有很多男生都暗恋她,郭谦也是其中之一。」  琼蓁的出现,让人物分支表又多出了一条线,她在这件事里扮演的又是怎样的人物?  当我思考时,酒鬼突然说了一声:「我看过她。」  「你看过她?」我问。  「对,在昨天晚上,我去医院找文柔的时候。」酒鬼说,原来昨晚提供情报给酒鬼的女学 生之中,有一位就是琼蓁,「她跟文柔是好朋友,是吧?」  惠瑄微微点头,说:「对,我跟她也是很好的朋友……如果光从表面上来看的话。」  「那实质上呢?」  「实质上,我跟文柔只是琼蓁旁边的小跟班。」惠瑄放在桌上的双手突然握紧拳头,语气 中隐含着不甘心的情绪,咬牙说着:「她跟郭谦都是真正的『贵族』,而我们都只是『平 民』……所以我们才利用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赚钱。」  「赚钱?」我有点听不太懂,学生之间的暗恋关系,要如何拿来赚钱?贵族跟平民又是什 麽意思?  惠瑄进一步解释着:「在我们学校里面,有分两个族群,贵族跟平民……」  从这个步骤开始,惠瑄终於开始全盘解释所有的细节。  在学校中的贵族,指的是真正的有钱人丶富二代,这种学生在学校中占了多数。  而平民,指的是生活在普通家庭的学生们,学费对这些家庭来说是非常沉重的负担,但有 些家长却为了面子丶学历丶各种才艺等等各种不同的考量,在家庭财务吃紧的情况下,把 孩子送进了这所私立高中。  林帆丶文柔丶克韦丶康骏跟惠瑄,都是属於平民的族群,在学校内属於少数的弱势。  弱势的他们,只能攀附在贵族的身旁。  学校方面当然不承认这种分类,但是从教职员的服务态度上仍可以感觉出来,贵族学生所 受到的照顾远远大於平民的学生。  琼蓁是康骏班上最为突出的贵族学生,她出众的外表从国中开始就吸引了许多暗恋者。  不过琼蓁的家庭对她非常严格,听说她的父母还下达了一条「进入大学前不能交男朋友」 的严厉规定。  因此,暗恋琼蓁的男孩虽然众多,但他们谁也不敢贸然出手,只怕惹怒了琼蓁的父母。  郭谦在他自己的班上也是实力相当优秀的贵族,据说他每个月的零用钱金额就跟外面上班 族的高阶主管一个月的薪水差不多。  有一次,郭谦把暗恋琼蓁的事情告诉了班上常常跟在他身边的两位平民同学,而这两位同 学也刚好认识康骏。  他们将这件事告诉康骏後,康骏便发觉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平民能够从贵族手上拿到钱的机会。  於是,康骏便开始计划了一场骗局。  除了隔壁班的两位平民同学外,康骏还找了班上一样出身於普通家庭的克韦丶林帆,以及 总是跟在琼蓁身边的文柔跟惠瑄等人一起合作。  第一步,先由郭谦的那两位同学对郭谦放风声,说他们有管道可以联络琼蓁,只需要一点 点跑腿费,就可以帮忙询问她的心意。  一开始郭谦只觉得他们在开玩笑,不过却又心动难耐,便同意让他们去问问看琼蓁对他到 底有没有意思。  再来,则是让文柔跟惠瑄一起写一封给郭谦的回信,因为她们整天总是跟琼蓁一起行动, 对於琼蓁的个性丶笔迹特徵丶各种口头禅或语气都非常熟悉。  回信完成後,再由隔壁班的同学拿给郭谦,当作是琼蓁给他的回覆。  而回信的内容,则是一封假的情书,信中写到其实自己也暗恋着郭谦,但是碍於家中的管 理实在太严,就连手机电脑也都会被检查,如果要跟他交往的话,只能透过这种私底下书 信往来的方式。  收到回信的郭谦太过兴奋,根本没有怀疑情书是假的,就这样全盘相信了。  而在第一封的回信中,康骏还加入了这样的内容:这件事一旦曝光被其他人知道的话,自 己绝对会被爸妈狠狠地教训,所以除了负责传达书信的同学以外,绝不能将这件事透漏给 其他人知道。  就这样,郭谦跟「琼蓁」开始了秘密的书信交往,  为了增加可信度,文柔跟惠瑄也会特地问琼蓁明天会戴怎样的饰品来学校,或是会绑怎样 的发型之类的,再把这些消息写在情书里先让郭谦知道,让郭谦相信他是真的在跟琼蓁交 往。  而负责帮郭谦送情书的那两位同学,则会看准时机怂恿郭谦提高跑腿费用。  由於是富二代,每次的跑腿费几乎都是五千块起跳,有时候甚至会来到上万元,而这些钱 当然就是由康骏等人来平分。  这样作假的地下恋情,维持了一个学期之久,琼蓁跟郭谦两个当事人完全被蒙在鼓里。  康骏原本打的如意算盘是,等到这学期结束後,就在情书中感谢郭谦这一年来的陪伴,不 过自己还是发觉到课业的重要,恋爱什麽的等到大学後再说比较好,然後跟他正式分手, 也请他把这一年来的恋情就当作从来没发生过。  这样做虽然会很伤郭谦的心,不过这也会让他彻底的死心。  而基於对琼蓁的爱,为了不让琼蓁被父母责骂,郭谦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公开出去的。  但是,康骏的计划仍然出现了错误。      ******   「这麽小就当诈骗集团,可不行啊……」惠瑄述说到这边时,我对失魂的康骏啧啧了几声 ,「也难怪你坚持不说出真相,要是这件事曝光,不只你们在学校待不下去,连你们的父 母也会有麻烦吧。」  康骏抬起头来,对我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  我大概可以理解他苦笑中的意思:每次都是贵族比我们平民更享有优势,现在我们把钱从 他们那边拿走,有什麽不对?  「郭谦为什麽要自杀?」酒鬼催促着惠瑄继续往下说。  「因为他看到了。」惠瑄瞄了一眼旁边的康骏,决定说出最後所发生的事情:「当我们在 跟隔壁班那两位同学交换书信时,被郭谦看到了,他偷偷跟踪那两个同学过来的,而且他 还听到了我们分钱跟讨论的内容……」  「这下他知道这是骗局了。」酒鬼点着头说:「然後呢?郭谦有什麽反应?」  「我们本来想拉住他解释,可是他转头就跑走了。」惠瑄回想起那个时刻,声音也忍不住 走调了:「到隔天,我们才知道他是跑回家想吞安眠药自杀……」  发现自己全心投入的恋情只是一场骗局,而且骗自己的还是最相信的同学,也难免会有这 样的反应了。  只不过吞安眠药自杀是失败率最高的一种方式,如果弄不好的话,还会因为过量服用而重 度昏迷,就像郭谦这样。  「但丶但是……」惠瑄的音调突然来到破音的边缘,几乎快要沙哑地说:「郭谦他丶他没 有死,只是昏迷,可是他的灵魂却找上了我们,要我们把答案告诉他。」  终於来到了最重要的部份,也是昨天晚上克韦来不及跟我们说出口的部份。  我迫不及待地问出口:「答案到底是什麽?」  但跟答案相比,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又是什麽?  「根本就没有答案。」康骏这时开口了,他终於选择了配合我们,身为这个计划的首脑, 每个细节都在他的脑海里了:「郭谦所问的问题,就在他自杀前所写的最後一封情书里面 ,他在里面问琼蓁,愿不愿意跟他公开约一次会,他可以承受所有後果,而且还说期待着 她的答案……但是根本就不会有答案。」  透过康骏的解释,总算揭晓了问题的真面目。  难怪到目前为止,林帆丶克韦他们全都说不出答案。  因为根本就没有答案,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建立在谎言上的,不管答案是愿意或不愿意,也 全都是谎言,根本不成立。  或许,郭谦虽然试着自杀,但他内心的某一部分仍不愿意接受这是骗局,他仍觉得这是真 实的,琼蓁真的有跟他相爱过。  昏迷後的郭谦,不知道靠着什麽力量,可能是被骗的不甘心,又或者是对於答案的执着, 他的意念用都市传说「小悟」的方式,一一找上了骗他的同学们,要他们交出答案。  如果没有答案,就会被拖入地狱,跟他一样陷入重度昏迷。  这下子,我脑海中的人物图总算全连起来了,郭谦跟琼蓁的加入,终於让整起事件的来龙 去脉都清楚了。  但是,眼前最重要的问题仍没有解决……  「你们知道真相了,」揭露真相後,康骏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声音相当无力,「现在 有办法可以救我们了吗?」  康骏那无力的声音代表他对於这件事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  但我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  「方法还是有的。」  我的回答带给了他们一些希望,惠瑄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康骏也挺起了头,「真的?」  「对,我相信都市传说还是有规则存在的,在收到简讯後,只要采取正确的对应,就会没 事。」我坚定地说:「等到你们两位平安无事後,我们会再把克韦跟文柔他们也救回来。 然後,你们必须公布自己所做的事情,向郭谦跟琼蓁道歉。」  「那我们收到简讯时,到底该怎麽回答才是正确的?」康骏焦急地问,也不晓得他到底有 没有把我最後说的几句话给听进去,他现在眼前唯一看到的,应该只有死里逃生的机会, 而没有知错的反省吧。  「把正确的答案告诉他,你们只能这麽做。」  听到我的答覆,康骏原本绽放出希望的眼神突然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那个问题根本 就没有正确的答案啊,而且就连问题本身都是不成立的……」  「只要求出正确答案,就算是原本不存在的问题,也会跟着成立了。」  这句话听起来可能像某种歪理,但又不能否认这句话也是有道理存在的。  而要结束这件事的唯一方法,就是顺着这个道理走。           =====================      --  大家好,我是阿摊。  闹鬼的路边摊:http://batan.pixnet.net/blog  鬼话连篇路边摊: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7-17 00:41 , Processed in 0.071196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