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復: 0

[创作] O大後山

[複製鏈接]

878

主題

878

帖子

2742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2742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宿营回来的那天,也不知道谁那麽傻,约了大家去爬学校後山。  那座小山岗以前有座古炮台,据说是古战场, 也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那地方特别阴的传闻一直以讹传讹地流窜在学校内, 事实上,附近居民早晨丶傍晚老爱在那地方遛狗,假日还会有老人组队爬山。 说是特别阴,但事实上也没有人能说出谁在那里发生了什麽。    苏乔缺心眼地无视自己地狱倒楣鬼的体质,也跟着兴致勃勃地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学长丶姐的吓唬很有震慑力,还是那地方真的有古怪, 总之呢一路上说说笑笑地一行人,在到达入口的那座凉亭後,很有默契地保持了肃静。  众人默默地向里面走去。  苏乔的室友陈诗苑从後面走上来,牵了她的手。  「不要怕啦,没事的。」苏乔反握住她的手,安抚地说道。  在这种诡谲的气氛中,神经大条的人总是看起来很可靠。    走到最深处有一座小土丘, 站上去正好能看到渔港在脚下歇觉,点点的渔火衬着深蓝的海面。 一行人放松了刚才紧绷的神经,在小土丘上坐了下来。 男男女女在大晚上看看夜景什麽的,很有情调。  有人开始讲起了鬼故事。  「之前我听学姐说,曾经有个住女宿的学姊, 想不开要跳楼,但是跳下来的时候反悔了,想找个东西抓, 结果发现她的尸体时候,少了一只手,一直都找不到。 有天,有个学姊开门出去的时候,看到走廊上浮着一只手, 一间一间的在敲大家的房门......」  「男宿的冰箱丶微波炉什麽的,不是都放在101吗? 听说曾经有个学长也是跳楼,刚好就掉在101外面。 有一部份的身体就飞进去101。从此101就一直没有人住得下去。 当时有个铁齿的教官决定去住一个晚上,破解闹鬼的传言。 结果那天凌晨四点,他铁青着一张脸走出来。 教官一直不愿意透露当晚发生的事。 只知道他有大声求救,但是连隔壁的102都没听到......」  「曾经有三个学长也是晚上来爬後山。爬没多久後,手电筒就突然没电了, 他们刚好带了备用的丶全新的电池,换上去之後, 一开,亮了一下,就瞬间熄灭,他们以为是手电筒的问题。 其中一个学长,手机出门前刚充好电,拿出来要照,结果一样,一开,就瞬间熄灭。 他们都觉得毛毛的,所以就决定那天就先不爬了。 结果隔天才知道,前一天有人在後山上吊,死亡时间大概是傍晚, 他们那时候要是再多走几步,就看到他了......」  话说到这里,路旁的路灯配合地闪烁了一下。  众人被吓得哇哇大叫。陈诗苑一个猛然地靠近,害苏乔身体往後倒了一下。  她也被吓了一跳,但还是缺心眼地觉得是巧合,对於大家心有馀悸,感到有些无言。  出了这麽点小插曲,大家也没心情继续待下去,决定下山,回去休息了。    回寝室後,柯琳从她的上铺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没有多说什麽。 林以琦让她们两个赶快去洗澡,准备睡觉,明天还有课。    那天的事,看似就这麽平静的过去了。  苏乔在那之後一直过得很不顺遂,什麽闹钟不响丶踩到狗屎之类的, 从小就是日常,就不说了, 好几次骑机车都差点出了大车祸,不过幸好她都及时煞住了。 她把这样的倒楣视为十九岁霉运加成。  一天走在路上的时候,巷子里突然冲出了一辆机车,在她的小腿上擦出了好大一个伤口。 她在大呼小叫地回到宿舍,准备上药时,柯琳正坐在书桌前看书。 听着她龇牙咧嘴地抱怨那不长眼的机车骑士时,柯琳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苏乔很有眼色地闭上了嘴,默默地开始消毒,心底替自己心疼三秒。  陈诗苑和林以琦也回到了宿舍。  听到苏乔的新款倒楣事, 林以琦问:「乔乔,你最近也太衰了,要不要去庙里拜一下比较好啊?」  「算了吧,我从小就这麽倒楣了,拜了也没屁用。」    总之,这样地霉运又蝉连了好几天。一直到那个周末,苏乔准备回家。 宿舍里唯一一个闲人柯琳送她到车站。  她在车站对面下车,准备过马路。 不知怎麽鬼使神差地,连号志都没看,直直地就往大马路上走, 要不是柯琳看到情况不对劲,赶快下车拉她,她差点就成了公车下的肉泥了。  苏乔能感觉到柯琳蹭地一把火上来了。 她粗鲁地将她又拉回了车边,安全帽丢给她,示意她上车。 面对气势大涨的柯琳,苏乔不敢违逆她,甚至不敢多说话。 明明自己是要回家的,还是任由柯琳载回学校了。    柯琳一路拉着她向社科院走去。 看到办公室门牌上的名字,苏乔很熟悉。 这个教授开的两堂通识课很有名, 一堂是关於台湾的民俗活动,一堂是关於O大所在的城市。  王教授看到他们,有些讶异。 柯琳没有解释她们为何而来,只是对着苏乔说:「把右边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苏乔被她搞得满头雾水,手却还是很诚实地往裤子右边口袋摸去。  拿出了一个平安符。  那平安符有些诡异,红的发黑的底色,浮着一层鲜红的丶奇异的花纹, 彷佛在已经乾涸的血布上,又用了鲜血画上去一般。  柯琳示意她放在教授桌前。  「怎麽解决?」 「你不会?」 「我不会。」 「那你怎麽会觉得我会?」教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柯琳眯了眯双眼,似乎对於这个成竹在胸,却吊着答案的人,有些不耐烦。  「去找到仁爱路47巷的那家店。」 教授随手在便条纸上写下了地址,似乎对於吊着她没多大兴趣。  「仁爱路47巷?就这样?我怎麽知道是哪家店?」  「仁爱路47巷就只有一家店。」王教授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苏乔懵着一张脸,任由柯琳到处拉着跑。 令人意外的是,她们将仁爱路来来回回走过,却找不到47巷在哪里。  她很想要对於这件事有点起伏, 然而遗憾的是刚刚那个神奇的护身符已经占用了她太多的CPU。  她们站在路边,柯琳正在用手机查仁爱路47巷, 旁边一个经过的阿姨看到她们好像迷路了, 热心的上前问她们需不需要帮忙。  「仁爱路47巷?不知道欸。」  她们又陆陆续续问了几个居民,得到的答案不是"不知道",就是"没听过"。   「仁爱路好像没有47号欸。」   一个老伯在路过时,听到这句话,停下了脚步。  「你们在找仁爱路47巷?」他向她们问道。  「你知道在哪里吗?」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6-21 18:10 , Processed in 0.073867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