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復: 0

[创作] 鱿鱼妈妈14 又贯穿了

[複製鏈接]

1218

主題

1218

帖子

381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812
發表於 2018-6-13 06:52: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人们的恐惧,源自於未知。  --当祈祷不再刚好,生命通常只愿走向癫狂。  阖起书本,书名写着:Stinky tofu in the head  抬头,电梯上的跑马灯显示的是大厅。  『一楼到了,一楼到了。壹牢告罗,壹牢告罗,』  大门左右敞开,大厅索然一空,柜台没有挂号的客人,排椅上没有等待的人群,只有翻倒 的担架,横着的盆栽,血迹,一些不像水的液体,拦腰折断的点滴架,唯一与来人对望的 是一座可携式的心电图感应机,横着的蓝绿色光条似乎呼应着看向它的人:逼----- 。  『The first floor,The first floor,』电梯的播音此刻像是警语般,敲打着唯一能呼吸 的生命,他的心跳声,夹杂在播音之间,如此清楚,却又如此孤独。  『一阶にご到着です,一阶にご到着です。』正当林庆幸握紧腰上的手枪时,才发现一楼 的落地窗零碎残破,外头似乎有许多车辆撞在一起,刺鼻的灰烟从碎片中爬了进来,此刻 他心里想的不是电梯到底还有哪几国语言的翻译,而是这座医疗中心在他与王昱学相谈短 短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麽事情。  正当林庆幸思考着该怎麽办的同时,电梯似乎替他做好了决定,左右的闸门缓缓阖起,然 而自己却没有拒绝,为什麽呢?他自己也不明白,也许是逃不了,或者逃跑了又怎麽样… …他担心父母,担心家人丶朋友丶同事,但他更担心现在着那些人是不是都还是过去的他 们,对自己失去信心,对亲近的事物不再熟悉,那便是成就了未知吧。  「果然……」  自言自语,是他意识到,对於现况的无知还有未来几分钟後会遭遇到什麽,他的确正在恐 惧,即便知道人们一生等着的就是死亡,但总是还没到那尽头,甚至对於这件小学就该明 白的老生常谈早就失去的未知的恐惧。  「不行。」指头在思考过後,快速地压上十三楼的钮。  「至少我现在唯一真正了解的是他,如果对他都失去信任,我一定会崩溃。」  二楼。  「二十多年的朋友了,昱学,你不能骗我!」  三楼。  林庆幸和镜子里的自己面面相觑,手指沿着自己的脸庞,他在确认着自己,除了偶尔早晨 刮刮胡子,洗洗脸,多少年没这样认真地瞅着自己的容貌。  「也可能是恐攻?爱西斯最近很红……」 他自己也知道,那些恐怖组织根本流不出那滩残留在大厅地板座椅间的黏液。  四楼。  「我记得这楼是停尸间。」倒抽了口气,林庆幸又回去面对着镜子。  五楼。  老了,少了年轻时的水份,出油了,鼻头上还有黑头粉刺,他惊讶,居然得要到这种情况 下,才明白女孩子为什麽那麽爱买吸油面纸。  靠得太近,雾气糊了镜中的胡渣。  是不是自己也快疯了,总在胡思乱想有的没的。  六楼。  「如果那些怪物能读取他的记忆,那骗我也不是难事……」  七楼。  「不行。」  狭小的空间里,男人提着枪和书来回踱步,像是一位陷入天人交战的神父,他虔诚地信仰 着天父,此刻,却又找不到理由去信任祂。  八楼。  「我记得,这里是餐厅,还有营养品,牛奶罐头都是在这买的。」 越接近目的地楼层,林庆幸越显焦躁丶疯狂,完全没有一位鉴识官该有的冷静,将刘海向 後扫到头顶,是因为挡不住额头直冒冷汗的关系。  九楼。  开着保险,是因为自己还想求生,林庆幸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双眼,不是想自杀,而是想像 王昱学当时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心情,也许那时候的他更为煎熬,他到底做了什麽恶梦。 别开枪口,林庆幸赶紧地把枪收到腰带里。  十楼。  「书啊书,给我一点希望,不要再恐惧了……」 当林庆幸胡乱地翻开书页,那是夹在其中的一张广告宣传单,上头还有可以方便撕的小洞 洞。  忽然间,一道强而有力的冲击从电梯外撞了进来,书本同时掉在地上,电梯里周围的镜面 全部将里头的倒影裂得不成人形,凹陷的大门没有破,只是有道半公尺的变形。  林庆幸紧紧地贴在离门最远的墙壁。  剧裂的损伤造成电梯停在了十一楼,电梯铁门惯性打开,却因为变形严重卡在一半,晃着 ,像是头重伤濒死的乳牛,为什麽是乳牛,因为电梯给我的感觉比较偏笨重,然後比人类 巨大,所以是乳牛。  林庆幸浏览着手中的麦当当广告纸,随机ABCD搭配可乐的简餐挺便宜的,一旁还有注明糖 醋酱多拿要付钱,看着这些内容,心里不知为何,居然暖了起来。  「噫欸!」  将广告纸塞进口袋,两手使劲地掰开变形的电梯门,边研究着那粗壮的冲击口,大概是一 瓶光拳鲜乳家庭号的大小,以过往鉴识科的经验他知道,同样的力道,接触面越小,承受 的阻力也就越小,如果这道冲击的原物再细一点,也许刚才变型的就不只是这道铁门了。  「恶---啊!」  很可惜,林庆幸并不像电影演的可以把门整个拉开,他只是搬开人可以进出的小缝,然後 钻出去罢了。  越出毁坏的铁门,为什麽不是冲出?答案已经很明显地在上一句了,他还要有点像是硬拔 的那样才能离开电梯,所以不能算帅气的冲出。  虽然四周没有明显被破坏的痕迹,但人去楼空,整层的十一楼没有半点人声,虽然医院本 来就比较安静,但现在却只有冷气冰冷的呼声,连护理师推个医疗车,或是医师丶病人走 路的声音都没有。  经过会客室,杂志安好地摆放在书架上,几本在矮桌上头,书页的角落被冷气吹得要翻不 翻的,墙角的电视频幕是黑的,通常都该有几个病患在看难笑的综艺节目,现在一个都没 有。  一间间病房,没有任何声音,门都是阖上的,但难道都是空房吗?不可能,台湾人不会那 麽浪费医疗资源的。  「逃生梯……」  紧急出口EXIT就在眼前。  好死不死,眼前却有一扇门是开的,微掀的门外有一杯翻倒的纸杯,水仍在流动,应该是 刚翻倒不久,所以里头有人。  林庆幸发挥不熟悉的技巧,因为他是鉴识科,不是实战部队的,可是还是会贴着墙壁,放 轻脚步,把枪机上膛,沿着墙角棱线往门缝前进。  「观世音……」  每一步,都搭配着自己心目中所能想像的神明。  「释迦牟尼……」  踏踏两步,拌着滑步。  「妈祖婆……」  这时候才知道为什麽枪要抵在鼻尖,因为瞬手动作一个转身,会比较快。但是林庆幸似乎 太紧张,抵到鼻子都红了。  「美索不达米亚……」  一个箭步,他没想压开大门,因为那样感觉死更快,所以他连门都没碰,而是跳到门缝另 一侧的墙角,然後枪口瞄准病房里头。  「布吉纳法索!」 乾呕撕裂的喉音,想要稳住内心的冷静,却又不敢太大声就会变成这样,连他自己都不知 道自己在喊什麽了。  眼前的光景没有想像中的怪物,就是那天在解梦师宅邸看见那样,原本还以为又得面对几 支恶心的鱿鱼触角,但他只看见门缝内侧,靠在墙边发抖的女护士,应该是位护士,因为 她穿着护士服,靠北废话,不过她没有戴护士帽冠,虽然疏着包头,不过那包像是煮坏的 狮子头,已经炸开了不少。  「护……士,护士小姐?」  护士转过来的脸仍发着抖,所有的惊慌失措和癫狂边缘全化作一丝丝血丝勾勒在她眼中的 玻璃体上,每过一秒,那种畏惧都像是上头渲染的红色颜料快要溢出来似的,是她的瞳孔 旁,最直接的血脉喷张。  护士看见活人,赶紧将瘫软的双手举起,两只食指用力的压着唇,用力到都陷进肉里去, 这里是夸饰,不是真的压到脸里面,没那麽夭寿。  林庆幸点了点头,对护士比了比,作势要带她离开,他指向逃生口的方向。  护士擦了擦汗,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蹑手蹑脚地站了起来,缓缓推开房门,这下子却换 成林庆幸呆住了--一只粗似休旅车的触手横贯在病房中间。  那些泼洒在墙上丶玻璃上的血迹丶沾着毛发的肉块丶翻倒的床椅帘幕都显得不重要了,破 了一面面墙的触手,一房接一房的贯穿所有病房,上头的吸盘诡异地张合,流落与大厅相 似的黏液,上头的利牙每根都像靴子一般粗,林庆幸看见了一袭破碎的紫色病服挂在尖牙 尾端。  「邹,邹啊!」  护士细声叫道,林庆幸这才反应过来。        End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娱乐新闻  

GMT+8, 2018-8-18 01:38 , Processed in 0.07500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