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惠仲线上新闻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0|回復: 0

[心情] 我想我的宝运都用在捡到你-(8)

[複製鏈接]

973

主題

973

帖子

3021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021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由於锦实在太爱睡觉了  刷手游时常常刷到睡着或是睡过头就放生我了  所以有一阵子我都会叫他猪猪锦 连游戏里的宠物小野猪 都叫猪猪锦  锦:hihi    山姆:唷 锦哥早    大木:猪猪锦安安    锦:猪猪锦不是给你叫的   不可否认  当时锦这样回答大木的时候 我的占有欲被满足了   王心凌 - 爱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ZnFZZcagMw  --------------------------------------------------------------------  打起精神 简单的打扮了自己  再次踏上前往高雄的旅程  告诉自己 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跟男孩子单独出去  难得锦南下来玩 我可要当个优秀的地陪才行  我:往小港 一分钟    锦:就同一班车啊 到站了 该上车罗    我:你少在那边骗 啊我看到车了    锦:反正一站而已 就下站在碰头罗   跨过了月台间隙 上了车  松口气的同时其实还是有点失落  经历昨天的见面後 心情变得有点复杂  我对锦的感觉因为没见过面的关系 还能够努力克制在有好感的范畴  在见过面後 压抑住的感情似乎有点无法控制  不可否认的是 锦的外型完全命中我的好球带  另一方面 整天相处下来完全没有冷场以及惬意的气氛  让我对锦有了超过好感的情感  但相较於见面前锦的积极 我总是敏感的觉得  锦在见到我後 把我归类为好友了  松口气是我还能有点时间不用面对锦  失落的是 果然只是朋友了吧  一手抓着车厢内的杆子 一手拿着手机  一抬起头 看见锦带着微笑朝我走来  锦:看什麽 认不出来吗?    我:疴 我在想我是不是认错人 你不是说下车在碰面吗?    锦:脸盲桃 就想说来找你啊   我一直都有很不会认人的问题 最夸张的案例就是  我和前男友也是远距恋爱 而我一直到交往超过半年  我才能有70%的把握认出前男友来  到了西子湾 听着锦说他前几年也有来过旗津   是跟表姊表弟一起来的  太阳非常给面子 本来从出门到方才搭车前都是阴雨绵绵  到了旗津却是艳阳高照  顶着大太阳我们登上旗后灯塔丶走过旧炮台 体力不好的我走的气喘吁吁  我:还好我今天穿休闲鞋...    锦:行不行XDDDD    我:我可以!!!我有在跑步!!   为了跨过泥泞水滩 我差点重心不稳  锦迅速地抓住我的手臂让我站好後便松开了手  被太阳晒到有点无力 我们的话越来越少  便决定买个冷饮後吃午餐  我:啊~~~好凉好凉    锦:你复活了 你刚已经被晒到不太说话了    我:欸?? 这麽明显吗?    锦:超明显   随便选了间海产餐厅 锦点了他最热爱的蛤犡  完全不顾形象的扫光整盘  结束了简单的旗津行 排队上了回程的船  我一向都喜欢甲板的座位 船舱内不流通的空气常常让我觉得头晕  选了一个靠近船边的长椅我便坐了下来  我:啊 拍照!!   用合照来化解我的紧张与尴尬  因为锦坐下的时候 手臂已经完全贴着我的手臂  我必须用尽力气克制自己不要逃  对於和异性的肢体接触我是很排斥的  理由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我排斥的理由是 我怕对方会觉得碰到我很恶心  一连拍了几张後 短短的航程也靠岸了  若无其事的下了船 一起走到盐埕埔就像一般观光客  此时的太阳也没有那麽的灼热 我们的步伐也慢了下来  走到一间我很爱的麻糬店 买了颗大福就坐在店外的长板凳上吃了起来  锦看起来很疲惫 坐在我身边 距离依然很近  靠着墙锦闭上了眼睛  我:你要睡着了吗?    锦:快了    我:我不说话你会睡着吗?    锦:会    我:那我要故意不说话让你睡着 然後你就会摔下去    锦:放心 我会往妳那倒    我:那我要不说话 然後偷偷的跑掉    锦:不可以这麽坏心   低头继续吃着我的大福 心里想着锦是不是只是很爱嘴炮而已  吃完将垃圾丢进垃圾桶 我们走回捷运站准备说再见  锦说着他不能太晚走 他还要回台北  看着时间是下午四点半 对我来说时间还早  但想想也是 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普通朋友延迟了回家的时间  上了火车 锦依然没有传任何讯息  在快到屏东时 我想了想便主动发了讯息过去  我:欸 半仙 我可以求签吗?    锦:请说    我:FB给我?    锦:其实我可以直接加妳欸 我找过妳FB了哈哈哈哈    我:什麽时候的事...    锦:乱找就找到了 但妳之前有说妳不加没见过面的人 所以我就没问    我:加吧    锦:所以妳今天说妳之前去日本有租和服 我就想到妳其中一张头贴    我:嗯 那张就是我去日本拍的    锦:我要改搭高铁回台北了 要跟亲戚吃饭   锦这次南下是住在高雄的亲戚家  虽然是长辈 但因为年纪只差了一轮多一些  对锦他们几个来说 说是长辈更像是大表姊  锦:亲戚在开导我    我:开导你什麽    锦:是妳会想挖洞的内容    我:那我不问了 我先骑车   挖洞是之前锦如果说了什麽让我觉得害羞的话  我就会用的表情贴图  到家洗了澡 我疑惑了  如果只是朋友 为什麽锦还要说那些话呢?  如果不只是朋友 这两天好多机会他可以开口的 为什麽都没开口呢?  抱持着疑惑 我回到房间打开游戏  和公会的开始打起了副本  锦:如果真的要去垦丁 妳要去吗?    我:我不确定    锦:妳真的考虑一下 我们要直接租包栋的 所以妳临时想去也可以的    我:嗯 你不睡一下吗? 你今天看起来真的满累的 到家再说一声    锦:好   心不在焉的移动着角色 想着这两天的出游  打开PTT看着射手板及男女板 揣摩着锦的心思  我想在见面前 他跟我应该是一样的 对我是有着好感的  只是见面後是像我一样加深了还是就转化为友情了呢  操作着锦的角色打着材料  刚刚他才传来讯息说 他到家了 只是要整理一下东西  这两天不单纯的行为大概就是   靠得很近   不论是搭手扶梯的时候丶照相的时候丶坐船的时候  锦总是离我很近 近到我只要稍微有动作就会触碰到他  但我知道有些男生并不把这些事当作什麽  就像我大学喜欢的那个男孩子 有次寒流来骑着机车载我的时候  对我说手不要缩在口袋里很危险 抓後面把手怕太冷的话 就把手放他口袋吧  然而那男孩子只把我当很重要的朋友  他说过我是他很重要的人 但不是喜欢的对象   视窗跳出角色被登出的通知  锦回到家登入了他自己的角色  我们一如往常的去解每天都要打的副本 以及每天都要做的头饰  时间跨过了午夜 我们决定连隔天的头饰一起做  相处似乎又回到了见面前的情境   我越来越迷惘了   离开了通讯软体 我们再度回到用组队对话  锦:你可以把这两天的照片传给我吗?    我:哦好    锦:等我五分钟   锦把角色放在了据点 我们常坐的位置後便离开了座位  留下我在游戏中  我想着再这样下去好吗? 想着是不是让锦就不要再天天打给我了  免得我又会错了意 此时退场我们还可以是朋友  哩:今天如何    我:一样没怎样 锦哥问我要不要跟他们去垦丁   哩:他是礼貌性邀约还是...?    我:我不知道 他刚游戏里跟我说 等我考完要再一起出去玩   哩:这样听起来有点暧昧    我:谁知道呢   锦消失了很久 超过他说的五分钟  虽然他本来就常常会突然离开座位  通常都只是活动活动筋骨 或是到沙发上休息  结果再次收到讯息已是LINE传来的  锦:你现在可以接电话吗?    我:可以啊 怎麽了   电话铃响 那是我第一次接到锦除了叫我起床以外的电话  也是我久违的在半夜接到电话  我:喂? 怎麽了    锦:没啊就 这两天很开心    我:嗯 我也很开心唷    锦:嗯...我觉得跟妳相处很开心        不管是打副本或是聊天 还是怎样的都挺开心的    我:嗯   听出了锦在结巴 也听出来他声音有着颤抖  我何尝不是? 我只能用玩笑与单字来掩盖我的无措  但我想窝在被子里的我 嘴角一定翘的很高  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很开心    我:嗯 然後?    锦:然後就是...就 嗯..    我:需要我先睡着吗?    锦:不可以!! 妳不能睡    我:好 我不睡 然後什麽呢?    锦:就... 我很喜欢妳 我们要不要交往看看?    我:你知道这句话我等了两天吗?    锦:我知道... 但我说不出口 我好废啊啊啊啊啊    我:当然好啊    锦:啊啊 我这两天一直在脑内打仗 我一直想开口    我:我一直在等你开口 所以这两天你没讲话的时候都在想要不要说吗?    锦:我一直都想说 但就是一直缩..    我:谢谢你鼓起勇气开口 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    那天半夜  在我和锦认识了一年三个月後  我们在一起了  挂了电话 我向哩哩传达了好消息  那天我和锦聊LINE聊到快三点  我:呐 你知道我今年有跟大宇宙下了订单吗?    锦:什麽订单    我:今年会交到又高丶声音好听丶可以互嘴丶不抽菸不酗酒不赌博丶      有稳定工作丶又贴心丶会打蟑螂丶又爱我丶我也很爱他的男朋友    锦:我先自首    我:嗯? 你抽菸吗?    锦:之前有 但我有跟自己说交女朋友就不抽了 真的QQ    我:你身上没烟味    锦:因为在下高雄後就没碰过了 我本来一见面就要告白的    我:好吧 相信你 反正我也用照片骗了你 幻灭了吧    锦:没有什麽好幻灭的 我本来就不在意这个 而且你现在的样子已经是最好的了    我:如果你早点说 我就不会在旗津差点跌倒了    锦:下次见面我就会牵好妳了     那天夜里我带着笑意睡着了  因为要和锦见面 我已经两个礼拜没有好好睡  我问了锦没告白过前女友怎麽来的  他只说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广泛的来说是女生主动 先牵手了才确认关系  他记得我说过的 我没办法和不是男朋友的异性有肢体接触  即使被喜欢的男孩子牵了 也会藉故放开  所以那两天他靠我靠得很近 但总是不敢直接伸手  亲戚开导他的话就是叫他对於喜欢的女孩子要勇敢一点      锦:我们要顺便想想什麽时候去香港还愿吗?    我:还什麽愿?    锦:拜月老不是要去还愿吗?    我:你许了什麽愿    锦:我比较直接一点 直接跟月老说我的对象是谁    我:原来那时候就...    锦: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然怎麽会这麽认真的寄饼乾    我:你都没见过我欸 你不怕拜完结过见面不喜欢吗?    锦:感觉对了就对了!!!!!     我在和锦相遇的游戏里  宝运一直不太好  哩:捡到这个大宝还不够吗?  嗯,也是  我想我的宝运全部用在捡到锦。   ---------------------------------------------------------------------------  【後记】  终於完结篇啦~~~~  感谢大家不吝指教支持  占了板上八篇版面 感谢大家的包容  我们交往至今也九个月了  虽然因为远距的关系不常见面也有过难过的时候  曾经我因为压力太大一度差点撑不下去  但锦对我突发性的压力溃堤总是耐着性子听我说  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丝不耐烦或怨言  当然除了难过也有好笑的事  我:打球右手好酸喔 好懒得用滑鼠    锦:我没这困扰我酸也只会酸左手    我:嗯?你左撇子喔    锦:......你居然没发现 我们都一起吃了两顿饭欸!!!    我:我真的没发现XDDDD   诸如此类的 其实我也是满粗枝大叶的  身为国考生的另一半 而且在我准备国考半年不到 前男友就跟我提了分手  其实我曾经因此很不安 锦也只说他没有要丢下我的意思 他会等我考上去    >> 对於那些想追射手男孩的女孩们的建议  做你自己 只有当你做你自己不绕着射手转 他才会想追着你跑  虽然我都说我(游戏里)是靠锦养 但事实上是我大多数时间还是靠自己的  锦只是告诉我诀窍 我并不是完全的只仰赖他   >> 对於那些想跟射手男孩沟通的射眷  理性的有话直说 理直不必气壮 他会听的  他们总是重朋友又自由奔放 把自己的底线踩好後 就放他狂奔吧  毕竟 这种奔放的行动力 就是他们最大的魅力不是吗?    射手虽然不像双鱼善於制造浪漫  但相处的时候其实很多地方可以感受到他满满的爱  他会欺负你丶逗你 可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最後 再次谢谢大家的收看 每篇的推文我都有看  本来想写到交往後的一些磨合  但这样真的太过冗长了(其实现在就有点冗长)  如果哪天我们从远距毕业甚至一起步入下一个人生阶段  我想那时候才有资格写我们一路上的磨合吧  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惠仲线上新闻  

GMT+8, 2018-6-19 18:31 , Processed in 0.078291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3 惠仲线上新闻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