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w88优德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搜索
热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回复: 0

[创作] 卖鬼翁1-1

[复制链接]

2430

主题

2430

帖子

7628

积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628
发表于 2018-10-23 06: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走奔在阴阳两道的人总在叹息:「昔有卖油 翁,今出卖鬼翁。」  小鬼精魅之间开始流传一句话:「他亦无他,惟 手熟尔。」  但他自己淡淡地道:「厉鬼妄乱东宁时,独祀犹 记唤彼翁。」  这是一门生意,也是一门正义,但千万别忘记礼 貌,在捉鬼之前得先道:「你好,我是卖鬼翁。 」 --------------------- 赤崁楼的糖老伯(1)──半夜别在校园晃荡    黄晓璐不觉得自己像头小鹿,即使好友李怡 欣总是这麽叫她;她只感觉自己现在像个无头苍 蝇为了研究所考试还有期末报告烧破头脑。    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在大三下这学期选修高等 会计学,那大概会让自己的休闲时间再缩减掉一 半。但即便已经尽力调整自己的课表,她仍然体 会到时间不够用的痛苦,什麽时间就像乳沟一样 挤一挤就有的玩笑话根本狗屁倒灶,而更悲惨的 事情在於,她连乳沟都挤不出来。    今天周五早八的财务个案分析在结束时宣告 她周末的阵亡,分组报告只剩下她一个人的部分 还没完成。她可以想见自己在租屋处的七坪小空 间里头喝着便利商店热咖啡打键盘的悲惨模样了 。    对了,小七的比全家的好喝,纯粹是她的个 人意见。    甩开这些如蚊蝇般烦人的思绪,收拾自己的 课本。至少好好吃顿午饭吧,她想。    李怡欣的动作比她快得多,没过多久就站起 身来等待。黄晓璐加快速度,正准备和李怡欣一 起离开,却被拦了下来。她看向那人,抢先开口 :「我周末铁定给你!相信我,何皓,就这个周 末,我保证!」    何皓是小组的组长,当初黄晓璐和李怡欣加 上另一名女同学三个人缺一个组成小组,当天大 概是翘课的何皓便被教授分配过去了。而组长这 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在三名女孩的请求下便交给何 皓了,他也没有拒绝。只是黄晓璐没想到报应那 麽快就来了。    何皓身高不高,一百七出头,脸色有些病态 的苍白,但并不难看。他总是很平静,至少黄晓 璐没看过他激动的样子,和其馀男生的关系说不 上好,但也不坏。这次也一样,何皓听见黄晓璐 的承诺,点点头表示了解,没多说两句就离开了 。    黄晓璐等到他离去後忍不住呼了口气,让一 旁的李怡欣不禁调侃:「你啊,怎麽看到何皓像 看到鬼一样?他到底哪里可怕?」    黄晓璐瞥了李怡欣一眼,回嘴反驳:「你如 果跟我一样报告还没用好,然後一天要收到两次 讯息催促,你就知道有多可怕了。」她摆摆手, 提起手提袋和李怡欣一起往後门走去。    「那你可不能怪我,我可是准时的把『我们 』的报告寄给他了。」李怡欣笑了几声,让黄晓 璐只得无奈地跟着微笑。他们走得很快,但离後 门还有一段距离,加上经过研究生宿舍时还特地 绕了下路,又耗费不少时间。    李怡欣环抱自己的双臂小声地说:「每次经 过附近都感觉毛毛的,小鹿你如果考上了,有压 力要跟我说喔。」    黄晓璐被她的动作影响,也想到前几天的画 面,不禁拍了李怡欣的背:「呸呸呸!不要诅咒 我!」    「我是真的担心嘛!」李怡欣碎念几句,也 不敢再继续乱说话。    研究生自杀,在台湾的新闻版面上可以说屡 见不鲜。而在黄晓璐的学校,今年已经是第二起 了,校方为此只能尽力宣导谘商中心的资源,让 喘不过气的学生有个能够吐露心声的管道,然而 成效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当天她们一样在中午经过研究生宿舍,却看 见警方抬出了盖着白布的担架,以至於现在都不 敢再走那一条近路了。    不再去提令人发毛的悲剧,两人到後门吃了 顿早午餐便各自返回住处。下午没课,黄晓璐可 以开始进行她的周末计画:做报告丶找资料丶做 报告丶找资料……想到这,她顺路买了条明治巧 克力和咖啡,没有甜食的生活就像是没了蛋的蛋 包饭,将失去存在的意义,这是黄晓璐的信条。    她回到狭窄的房间,主要还是被堆叠的参考 书给占据了。没有补习,取而代之的就是更多的 模拟试题和考古题了。黄晓璐放下背包,打开冷 气定时,躺在床上打算小憩一会。    大概是冷气恰到好处的温度与连日如潮的疲 倦同时袭来,黄晓璐没过多久就进入梦乡。她翻 了个身,将手上的手机压在枕头底下。  *    下午一点三十分,李怡欣准时到了系办。她 把手机忘在教室里头,只好在下午的课开始前来 借钥匙。顺利地拿回手机,李怡欣却开心不起来 ,她用力把手机往手掌拍了拍,叹了口气自言自 语:「怎麽那麽快就坏了,我才换没多久啊…… 」没别的办法,她最後还是决定拿去手机行修理 ,至於是不是买到机王,唉,那就只能怪自己运 气不好了。    李怡欣离开了教室,将门关上,也因此没有 听见教室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嘟──嘟──嘟 ──」  *    黄晓璐从床上惊醒,往窗外瞄了眼,顿时啊 了一声。她一个不注意睡到了晚上,打开手机看 了看,快九点了。虽然无奈但权当给自己放假吧 ,大不了晚上晚点睡了。    她把手机放在书桌上,进了浴室盥洗,热水 冲掉一天下来积累的疲倦感,让她感觉放松不少 。说不定真的像李怡欣说的一样,她最近真的给 自己太多压力了。    换了一套轻便的家居服,黄晓璐边吹头发边 想:「等报告用完,找怡欣去看个电影吧……」 她看了眼震动的手机笑了笑,真是说人人到。      手机萤幕上,有几通李怡欣的未接来电,黄 晓璐注意了下,这人从下午开始就打电话来,到 底想做什麽啊。她笑了笑,看向李怡欣传来的讯 息:「小鹿!等等来系馆一下!重要!」    黄晓璐一边吹头一边回着讯息:「做什麽? 」    「秘密。」    「你又来了,上次我生日的时候也是用一样 的理由。」    「嘿嘿!」    「快说!」    「(爱心贴图)(爱心贴图)(爱心贴图) 」    「算了!(生气贴图)」    「拜托啦,我等你喔!」    「好啦好啦!再被整一次我也无所谓,不过 你要请我消夜喔。」    「耶嘿,一言为定罗。」    「(赞)」  *    十点的校园里,六月的晚风还没那麽闷热, 黄晓璐换上布鞋朝着系馆走去。她多少能算是夜 猫,而周五的晚上校园人明显比平常更加稀少。 桃园离台北市近,很多在校生周末的时候就直接 返家了,不像黄晓璐家住台南,一两个月才回去 一趟。    她选择走体育馆那条路,会经过篮球场,至 少不会像图书馆附近一样灯光昏暗。越接近系馆 人越少,除了四处溜达的校狗们外似乎再也找不 到别的生物了,喔,大概还有树上的虫,用鸣叫 顽固地渲染自己的存在感。    拐了个弯,黄晓璐抬头看像不远处的系馆, 感到有些冷。她加快了脚步,朝着约好的地点走 去──咦?跟怡欣约的是哪里呢?    她停下脚步拿出手机,映在脸上的白光让脸 看上去有些可怕,接着点开讯息,打了几个字传 了出去:「你在哪?」    「系馆啊。」    「系馆哪里?」    「系馆啊。」    「我知道是系馆,但是是哪里啊?」    「……」    「……」    「……」    「系馆啊。」    黄晓璐感到不对劲了。她环视周围,却找不 到系馆的所在了,她什麽时候又回到转角之前?    她让自己深呼吸,想保持冷静打开联络人名 单,但手指的颤抖显露出她的不安。她终於找到 了李怡欣的电话拨了过去。    没有预想中的嘟嘟声,手机听筒里传来的惯 例女声让黄晓璐差点松开手:「您拨的电话未开 机,请稍後再拨。您拨的电话未开机,请稍後再 拨……」    黄晓璐不敢往前走了,她看着前方向後退。 一步丶两步丶三步丶四──迈不出去的第四步, 她感觉自己撞到了树干。    黄晓璐捏紧手上的手机,没有闲暇去考虑会 不会把手机握坏;她咽下口水,不敢大声尖叫地 回头,还好,後头没有任何奇怪的事物,只是路 灯……吗?    黄晓璐快疯了,她认得这盏路灯,就在前几 分钟,她才拐过的这盏路灯。手上的手机又开始 震动了,没有停止的震动着,黄晓璐颤巍巍地拿 起来看:「系馆啊。」    「系馆啊。」   「系馆啊。」   「系馆啊。」   「系馆啊。」   「系馆啊。」    仿佛永无止尽一样,不停地复制贴上相同的 讯息,她感觉到自己的冷汗浸湿背部,在这时刻 她只能用自己竟然忘记穿内衣这种事来平复自己 的心情。黄晓璐不敢在倒退着走了,二话不说转 身开始奔跑,不敢回头看。    她跑着,庆幸自己出门穿了布鞋而不是夹脚 拖,但是前方的路不断拉长,就像是追日的夸父 永远不会抵达终点一样。黄晓璐很累了,停下来 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息;她闭上眼想要逃离这她 妈的鬼地方,平常很少说脏话的她真的很想大声 骂干。    她缓缓睁开眼,接着却不知道该不该庆幸, 这里不是系馆,这里不是转角的路灯,这里不是 拉长的道路。    这里是研究生宿舍。    黄晓璐口乾舌燥,她不想看见眼前的「人」 ,脖颈有着绳索环绕的紫青痕迹,手上拿着一台 透明的手机,看起来型号跟李怡欣的一模一样。 黄晓璐终於还是得尖叫了,但下一秒就发觉自己 发不出声音,她体验到喉咙的沙哑,还有逐渐无 法呼吸的感觉。    在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就这样死去吗?也好, 至少不用考研究所了……黄晓璐最後如此想道。 但她突然呼吸到空气了,像是沙漠里见到绿洲的 迷途旅人,贪婪的汲取。她在半梦半醒间看见了 那双很平静的眼睛丶怪里怪气的假胡子丶古怪的 道士袍,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你好,我是卖 鬼翁。」    黄晓璐昏睡过去,轻声呢喃:「何……皓? 」    何皓舔了舔嘴唇,出於工作需要,他特地去 考了人工呼吸的证照,没想到那麽快就派上用场 。    他将黄晓璐轻巧地放下,看着眼前的鬼道: 「这种鬼界只对普通人有用,你该清楚这一点。 」    那头鬼似乎还很不习惯,朝着何皓嘶吼。何 皓保持着礼貌解释:「你不明白什麽是鬼界?简 单来说,死因丶动机丶专长这些你生前拥有的事 物浑杂在一块,专属於你的结界,大概是如此。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古壶放在脚边,接着从自己 的包里拿出一本通讯学课本丶一条绳索,「就拿 你来比喻吧,你的鬼界范围大约从这里到管院, 你可以控制此处的所有通讯器材,甚至掠夺这些 事物的存在,还有就是像距离的拉长,大概就是 因为绳索的关系吧。」    那头鬼看见了何皓手里的物品,开始尖叫, 他感觉到不对,有个声音告诉他:「快逃!快逃 !快逃!」    何皓解释完了,接下来要办正事。他双指一 弹,从指间生出莹绿色的火焰,朝着手上的通讯 学课本开始烧,「但是啊,人类这种生物,不论 活着或死了,害怕的事物都是一样的,即使欺骗 自己,仍然是一样的。」他手里的课本被烧成灰 烬,接着从里头飞散出无数同样冒着绿光的文字 与数字,它们随着何皓的手势飞舞,在那头鬼的 周围组成了一个法阵。    何皓没有停下动作,转而焚烧那条绳索,「 以彼之短,攻彼之短。这种事虽然不太好看,但 是是常态,你应该懂得。」绳索没有如课本一般 飘散,只是换了个存在的方式,何皓双指成剑朝 前轻挥,「不能让你往生很抱歉,但这是我的工 作。」    他手指旋转着,绳索套在了那头鬼的脖颈上 ,越来越紧越来越紧;鬼魂伸出手想要呼救,但 他已没有神佛可以祈求,唯一能够让他欢喜的事 情大概是这难受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    啪!鬼魂破碎了,像萤火虫一样四散空中, 何皓走向前去,拿出壶里的汤杓,眼明手快地倒 入壶中;他的手很稳,每一次出手都准确的捕捉 到一缕光芒。只花了大概五分钟左右,何皓收起 小壶,拿出手机打开记事本:「通讯所研究生刘 鸣义,上吊自杀。(解决)」    他回到黄晓璐身边,戴起耳机放了首林俊杰 的歌,抱起昏迷的女孩离开原地。而宿舍剩下的 空荡,就好像什麽事也没发生。  *    何皓将黄晓璐送回家後换了身衣服,骑上机 车,来到市区的一间小酒吧,打开一扇小门走了 进去。    房里戴着中山帽还有墨镜的猥琐男子看见他 ,问道:「又有新的?」    「很新鲜。」    「秤过没?」    「还没。」    「男的女的?」    「男的。」    「那正好,最近有客户想换点菜色。」    何皓拿出小壶放在墨镜男面前的秤子上,发 出了紫色光芒。墨镜男嘿嘿一笑:「这可是便宜 货。」   何皓摇头道:「无所谓,卖了。」    墨镜男点了根菸,从怀里掏出钞票,数了几 张递给何皓。何皓接过现金,拿起汤杓从壶里捞 出了今日的收获。    墨镜男惋惜地说:「里头那些好货怎麽都不 会捞到呢?」    「我要用。」    「皓小子,我还是很好奇,你接这门生意, 就不怕不得好死?」    何皓转过身,挥了挥手告别:「死人没有话 语权,而且,这是一门生意。」    「没有白的生意,是是是,你比我这人还像 个黑心商人。」墨镜男挥挥手赶人,他盯着何皓 离开的背影,将墨镜微微拉下:「不过我老墨还 是劝你一句,别玩太大。」    何皓依然平静地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说:「 这是一门生意。」    老墨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也是一门正义 ?卖吃的,怎能算是正义?」  --------------------- 各位安好,我是水野,突发奇想的新故事卖鬼翁 开始连载啦。主要更新时间会放在周末,有兴趣 的朋友可以多多支持。 另外在玄幻版的在神国坠落之後同样连载中,方 便也可以去捧个场。 有任何意见也可以告诉我,感谢。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w88优德官网

GMT+8, 2019-4-21 14:56 , Processed in 0.06791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